正文 202 小鱼(3)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02 小鱼(3)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陆西法的怒火澎湃得像沸腾的海水,咕噜咕噜要溢出来。

    梁泡泡挨了骂,努起嘴,眼睫上挂满了露珠。“洛阳,我不否认未然曾经做过许多坏事。可你也,人是会变的。我——我现在发现他也不是一个坏人……或许是你对他误会太深。”

    “误会?我对他没有任何误会!他就是一个不学无术,只会仗着父荫横行霸道的公子哥!你你了解他,泡泡你你有多了解他?”

    梁泡泡心虚地低头。

    她不知该怎么,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看过不知算不算对一个人的彻底了解?

    “洛阳,今时间不早了。我要先走。有些事情以后再和你解释——”

    “鱼,你要去哪里?我们才见面。”他挡在她面前,表情异常严肃,“你今不把话清楚,就不许走!”

    “我真的要走。”梁泡泡愁苦地。

    她今还是偷溜出来,再不回去,被屈未然逮着又是不得完。

    “不行!”

    微尘在一旁看得好气又好笑,这两个人争执起来像极孩子似的,一点都不成熟。

    “陆西法,”她笑着出来打圆场,把手搭在他的肩上,委婉地道:“你别这样。哪怕再好的朋友也没权力限制对方的人生自由。对?”

    哪知,他把手一挥,吼道:“对个屁!我就是不能让她和屈未然在一起!”

    微尘没有防备,被他飞来的拳头重重地打中鼻子,鼻根一酸,眼泪哗地就流下来。

    “微尘!”陆西法来不及抱歉。

    张水玲慌慌张张跑过来,叫道:“洛阳,洛阳。那……那个……”

    “那什么?”他冲张水玲吼道。

    “屈未然来了!他是来接——鱼。”

    张水玲最后的话音刚落,陆西法就像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

    “洛阳!”梁泡泡脸骤变,马上跟着追出去。

    跟在后面的微尘揪住欲走的张水玲,问道:“张水玲,这些都是你干的?招引来梁泡泡不够,把屈未然也招引来!”

    张水玲冷笑,“季微尘,问那么多干嘛?你过的,你做你该做的,我做我该做的!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

    屈未然是跟着梁泡泡的脚步追到陆家来的。他有些懊丧,自己的眼睛只是稍许离开一会,鱼就调皮地从他指缝溜走。

    他报上姓名,很快陆家就有人引他进去。

    他的父亲和家族背景是无往不利的通行证。他也早已经习惯被人拱着、捧着,簇拥着从一扇门到另一扇门。

    开车经过繁华叠障的花园,来到金碧辉煌的前门,穿过挂满名画肖像的长廊,目所能见的是鲜花、草皮和阳光。

    屈未然的嘴角微动,不出是笑还是讥讽。

    没想到,麻雀真有变凤凰的时候。

    他很早就收到消息,陈洛阳将要成为陆氏集体的继承人。他还惊讶,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如此多。没想到,无巧不成书,偏偏是他认识的那个傻瓜被金蛋砸中脑袋。

    陆氏集团庆典的邀请函早早放在他的案头。

    他就是不想来。

    为什么要出席为陈洛阳或者叫陆西法举行的宴会?

    想看他屈未然下巴掉地上的吃惊表情?

    想在他面前抖落抖落威风?

    不好意思,他不奉陪!

    “屈先生、屈先生请往这边?”

    屈未然微微一笑,指着墙上的肖像,问指引者:“这位就是你们新晋的继承人——陆西法先生?”

    “是,”指引之人很高兴地道:“屈先生怎么知道?我们总裁出现在公众视线里的时间还不长,许多股东都不识他哩。这张肖像也是不久前才挂上去的。”

    “哈哈,哈哈哈。”屈未然大笑,不客气地挖苦,“因为我看这一排的肖像中,就这张一脸穷酸相。”

    完,他不理别人惊愕的目光,径直往前走。

    屈未然被领到偏厅的会客室,请他稍坐一会。窗外的风景不错,点心和茶水滋味不错,不过还是比他家的差了那么一点点。

    他永远不会承认,陈洛阳会拥有比他更好的东西。

    “屈未然,你有胆子来这!”

    声音如暴雷响起,屈未然手里的糍米团子骨碌碌滚到地上。他在心里头可惜两声,扭头看着会客室门口脸铁青的陆西法心里泛起嘀咕,乡巴佬的泥腿子,穿上西装学雅痞,人模狗样。

    屈未然抬抬眼皮,优雅地用温毛巾去手指上沾到的糖粉,道:“陈洛阳,这里是你家?我没记错这家人可姓陆,你姓陈——”

    陈洛阳私生子的出身是忌讳,屈未然偏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往人痛脚上踩。

    “屈未然!”

    “算了!我也懒得和你闲事!”屈未然把毛巾往桌上一扔,阻喝住他的话道:“鱼在哪,我是来接她走的。”

    “鱼不会和你回去!”

    屈未然眉头一掀,眉宇之间风雨欲来。

    “陈洛阳,这可由不得你!”

    “屈未然,你大可试试。”陆西**起袖子,准备好好教训他。

    “好啊!试就试!”屈未然不甘示弱,将身上的西装一脱,像老虎一样冲礼物过去。

    微尘和梁泡泡赶到会客室时,温馨的会客室已经乱成一锅粥。

    陆西法和屈未然,抱在一起,你来我往地扭打着。

    “你们、你们别打了!”梁泡泡的声音宛如火上浇油,让两个成年男子放弃高级谈判形式,像学生一样不过就动拳头。

    “放手!放手啊!”梁泡泡势单力薄,怎么也拉不开他们。

    “谁也不许来帮忙,今看我不揍死他!啊——”陆西法气喘吁吁。话间,下巴被狠揍了一拳。他气红眼,顺手给他揍回去。

    这些人……

    微尘抚额轻叹,男人幼稚起来,智商直接倒退回幼儿园。

    “大家都散了,这没什么可看热闹的。”

    微尘挥手把远远躲在暗处的佣人遣走,微笑着对焦急的梁泡泡道:“鱼,你就随他们。他们打累了,自然会停。”

    “可是、可是——”梁泡泡左看看陆西法,右看看屈未然。都是人高马大的大个子,他们不累,她已累得够呛。“微尘,真的不管?”

    “不管!”微尘坚决地拉过梁泡泡的手,往外走去,“看他们自己要不要脸。多大的人,念的书都白念了!爱打架就打去!让他们打个痛快!走,我们去喝茶!”

    听到她这么,拳来脚往的两个大男人停下来。

    他们大汗淋漓,模样狼狈。

    谁都没有话,只是用目光互相恶狠狠地瞪着对方。结束武力,改用目光做起武器。

    默不作声地相互盯了对方好久,屈未然首先反应过来。他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黑着脸过来抓住梁泡泡的手往大门方向走去。

    “鱼,我们走。”

    “屈未然,你、你不许带鱼走!”陆西法指着他们的背影嚷道。作势又想追上去拦住他们。

    “陆西法!”微尘拖住他的手,“你疯了吗?他们在恋爱!”

    “不可能!鱼绝对不可能喜欢屈未然!”他气急败坏,坚决不相信。

    “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是你傻才没看出来!没有人逼梁泡泡,她是自愿跟着走的!你傻吗?梁泡泡喜欢屈未然,笨蛋!”

    微尘的话如当头棒喝,让愤然的陆西法安静下来。

    得没错。如果不愿意,不想走,梁泡泡不会自动自觉地任由屈未然把她带走。

    他啊,真是傻!

    梁泡泡的支吾和对屈未然的维护都明一个问题,他们在爱着对方。

    ————————

    “疼不疼?”

    微尘心疼地用药棉花涂在他眉角处的擦伤上。

    “啊——”他龇牙咧嘴地怪叫一声。“痛——”

    “知道疼,刚才就别逞能啊!”微尘气愤地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脸上挂彩,奶奶看见该多心疼!明上班,下属们问起来,你要怎么回答?”

    他无赖地道:“就告诉他们是你家暴我!”

    “你才家暴!”微尘气得把药棉全扑他伤口上。

    “啊,好痛!你谋杀亲夫啊!”他捂住嘴角叫道。

    微尘扭过头不理他。

    “真生气了?”他把药棉扔到垃圾桶,讨好地道:“我就开个玩笑,你别生气。明把你的化妆品借我涂涂,能出门见人就行。”

    看他知道错了,微尘也不得理不饶人。重新用药棉帮他涂搽伤口。完了,又拿热鸡蛋在肿起来的地方慢慢揉着。

    她的动作轻轻的,他舒服得闭上眼睛。

    “你是不是喜欢过梁泡泡?”她冷不丁地问道。

    他怔忪一下,还没话,脸就先红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