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1 小鱼(2)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01 小鱼(2)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她会吗?

    微尘苦涩地想:她应该很难会喜欢一个在他心目中占据着重要位置的女人。

    花园中水柳婆娑,扶木桥尽头的古典凉亭中。翩姿的少女在凉亭中踟蹰,她一会儿张望、一会儿踱步,一会不安地看看手上的腕表。

    这位稍显稚嫩,有着明亮双眸的少女,便是消失了一年多的梁泡泡。

    她的出现和消失一样的突然和没有预警,像三月的春雨,忽然而至,被惊到的不仅有陆西法也有张水玲。

    她突然到来,孤身一人。干干净净的过膝长裙子,头发高高束起马尾,不变的是脸上依旧真甜美的微笑。

    她看见陆西法,像看见多年不见的亲人,如鹿一样热情地奔入他的怀抱。

    “洛阳、洛阳!真的是你!”

    陆西法呆然了三秒,手掌僵硬地在她背上滑动一下。

    有些人,有些事,一旦错过就是永远错过。

    时间不对,地点不对,当初所有的萌动和惆怅都化为乌有。

    他承认,如果梁泡泡没有失踪,如果他没有成为陆西法。他和她的未来会有不同。但现在,雨过了晴,他的心境也产生了变化。

    “洛阳,我现在是不是该称呼你为陆先生?”梁泡泡抬起头来,明亮的眼睛雪亮雪亮。

    对视之间,他瞬然明白,怀里这个敏感的优秀女孩,心如他一般明透。

    他们走过那段青春岁月,经过洗礼,缔结了比友谊更深邃的感情。即使不能成为对方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位异性情缘者。心里的感情不会变,真心也没改变。

    他们以默默把对方视为知己,视为和亲人一般重要的人。

    他释怀了,彻底放下。

    他不再是孤独的陈洛阳,他是有妻子,有家人的陆西法。他兴奋而迫不及待要把梁泡泡介绍给微尘认识。

    季微尘、梁泡泡,这两个女人都是他生命中最要紧的女人。

    他像所有的男人一样,希望她们能相处融洽。

    水榭中的梁泡泡不停徘徊,直到看见陆西法牵着微尘的手从远处走来,她忧愁的脸上才现出一抹开心的微笑。

    “她就是你的人?”微尘问道。

    “是。”

    见到梁泡泡的第一面,微尘才真正明白张水玲在酒窖前那番话的意思。

    梁泡泡有一双漂亮灵动的眼睛,她眼睛中流出的光,和陆西法眼睛里流出的光芒一模一样。

    他们都是同一类人,对这个世界充满信仰,如同少年虽然愤世嫉俗但依旧相信爱和正义。

    “微尘,这是我最好的朋友——梁泡泡。鱼吐泡泡,所以我们大家都叫她鱼。”

    “鱼,你好——”

    “你好!”不等微尘完,梁泡泡非常热情地上前拥抱了她

    一下,“我知道你是洛阳的未婚妻!太好了!我真怕他一辈子都交不到女朋友!没想到居然比我还早婚。呵呵——”

    梁泡泡不停话,拉着微尘的手看上看下,“你叫季微尘,长得真漂亮!比照片上的还要漂亮!不介意我叫你微尘。洛阳真是好福气。”

    梁泡泡真心的赞美没有让微尘心里有多少高兴。她一直微笑地看着泡泡。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微尘有点违心地道。

    “鱼、鱼——”张水玲兴冲冲地从水榭的另一端跑过来。宛若高兴得语无伦次,她错开微尘,上前用力抱住梁泡泡。

    “鱼,你这一年多去哪儿呢?把我和洛阳可担心死了!特别是洛阳,你再不出现,他都要把地球翻过来!”

    张水玲一边,一边含笑,目光挑衅地看着陆西法身后的季微尘。好像在,看,看我过什么?

    梁泡泡的出现猝不及防,张水玲不知道,她的出现和贺兰夜有没有关系。如果没有,那她算是白求了贺兰夜,如果有关系,那么贺兰夜的手段确实厉害。云淡风轻把梁泡泡轻轻推到他们面前。

    想一想,凭陆氏集团都无法做到的事,他不动声就完成了。可知,他的能量在更高的地方。

    张水玲的话使梁泡泡羞红了脸,她不好意思地看了微尘一眼,腼腆地从张水玲的怀抱中滑脱出来。

    “水玲姐姐,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没变。”

    “我是真的,你别不信。”张水玲瞪大眼睛,执着地抓着她的胳膊道:“洛阳委托了许多人去找你,要不是为了找你,他也许根本不会回来继承陆家的家业。”

    气氛顿时尴尬,梁泡泡和陆西法面面相觑,张水玲的法很让人不舒服,也许她就是想让人不舒服。

    陆西法岔开话题,“都家别傻站着了,都坐下。”

    “是啊。鱼,你是客人,快坐下话!”张水玲喧宾夺主,摆出女主人的架势。

    这下弄得鱼这个客人不好意思,偷看季微尘的脸,担心她会生气。

    微尘笑若繁花,她会生气不如觉得张水玲可怜。故意把梁泡泡找来给她上眼药。

    一个人自导自演兴趣盎然,却没有一个观众肯陪她入戏。

    “鱼,你坐。”微尘大方地道。目光一转,看到凉亭石头桌上简单的水果拼盘。对陆西法笑道:“贵客来了,光有水果怎么够?我再去准备些慕斯蛋糕和锡兰红茶来。”

    “你别去,让佣人去就行了。”陆西法心疼地拉住微尘的手,不许她离开。

    “不好?”微尘俏皮地朝他眨眼睛,“你和学妹,一定有许多话。我坐在旁边……你们话不自由!”

    “有什么不自由的!你别瞎想。”他得义正严辞,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梁泡泡也在一旁推辞,“微尘,你不用忙。我不吃什么。”

    “不行,你第一次来我家做客。”微尘执意要去吩咐人多准备些食物。

    陆西法眼睛一瞟,看到一旁坐着的张水玲,道:“水玲,你去准备些吃的。你同鱼做过室友,知道她的喜好。”

    张水玲气得嘴都歪,又不能拒绝。瓮声瓮气地答应一声,扭头而去。

    看到这一幕的梁泡泡,捂着肚子笑起来。

    “我没看错?陈洛阳你真的是变了——居然敢指使张水玲跑腿!到底是做了豪门继承人,底气十足!”

    陆西法也笑,“你别笑我!有时候我也是一个头两个大。可人总会变,对不对?立场改变,观念也会变。”

    “鱼,吃橙。”微尘笑眯眯的,亲自剥橙。

    “谢谢。”

    血橙清甜,甘美的甜味中蕴藏着一丝丝的酸苦。可那酸苦太淡,回味起来只会把甜衬托得更甜而已。

    陆西法激动的心情,微尘看在眼里,显而易见梁泡泡的出现让他兴奋地乱了方寸。

    他的眼里、心里只有这个乍然出现的梁泡泡。

    微尘不嫉妒是假的,但再嫉妒,她也提醒自己要谨记陆西法已经是她的夫,她不能像张水玲一样失去分寸。

    “鱼,这一年多,你究竟去哪里呢?为什么没有去美国念书?”

    他的提问连环炮似的,一个接着一个。

    面对提问,刚刚话多得不得了的梁泡泡突然变成哑炮。目光躲闪,搪塞道:“这一年多,我……不过是四处旅行。看看不同地方的云,走一走不同地方的桥,认识认识不同的人。哈哈,哈哈哈!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你真的好?”

    “好……好啊。”

    她越吱唔,越是让人起疑。

    “这一年中,你都是一个人?旅行也是一个人?”

    梁泡泡窘得头都抬不起来,干笑两声,“有时候是,有时候不是。你就别问了。好不好?反正,我很好。”

    “如果真好,为什么不把实情告诉我?”

    “你以为是柯南啊,还实情?我的就是实情。”

    “你这一年多的失踪是不是和屈未然有关?”他刨根问底,步步紧逼。

    梁泡泡听到屈未然三个字,像被踩到尾巴的猫,尖叫着跳起来,“呵呵,呵呵。和他有什么关系?你别乱猜!”

    有时候,越是想隐藏自己的情绪,越是泄漏得越快。

    陆西法也站了起来,腾腾升起怒火。

    “鱼,你忘记屈未然是怎样一个人?他是怎么对待你、对待我的!他就是一个纨绔!”

    陆西法的怒火澎湃得像沸腾的海水,咕噜咕噜要溢出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