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0 小鱼(1)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200 小鱼(1)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微尘点头,低眉顺眼跟着黎辉走进房间,走到陆老太太床前。

    “奶奶,你还好吗?我来看你了。”她的温顺稍微抚平了陆老太太不顺的心气。

    “微尘,事还是那么个事。法不懂,你应该懂。”

    “我……”

    “他结婚你就结婚,是不是要经过我的同意?我们的家庭和普通人的家庭不一样,牵一发动全身,法也不是过去的陈洛阳!你是不是想生米煮成熟饭,逼我就范!”

    “奶奶,我没有!”微尘急切地想解释。

    “你没有就好!”老夫人下巴一抬,暗示她看床头桌上搁着的东西。

    微尘眉尖儿一跳,走过去拿起桌上的文件。上面赫然印着几个大字《婚姻协议》。

    她草草扫过几行,差点气背过去。上面苛刻的协议条件,桩桩件件都是对她极为不利。

    “微尘,希望你明白。正因为法才回到陆家什么都不懂,我不得不保护他。这份协议就当做是你们婚姻的补充协议。该你的绝不亏待,不该你的你也休想带走!”

    微尘又羞又气,手捏着冰冷的文件,半晌不出话来。

    她想袖手而去,黎辉殷殷的目光注视着她,要她忍耐。

    可继续忍耐下去,她又觉得枉顾了陆西法捍卫她权力的付出和义愤。

    “奶奶——”

    “季姐,老夫人的意思你都明白了吗?明白了,就先签字!”黎辉打断她的话,匆匆递过去一支笔。

    微尘很生气,声向黎辉抗议道,“黎顾,我想和奶奶把话清楚。我是真心喜欢陆西法,我不是贪图他的钱!”

    黎辉用身体荡在她和奶奶之间,声道:“微尘姐,和一个病入膏肓,土埋在脖子处的老人有必要清楚吗?她的想法真的重要吗?我知道,今你签字,是让你受了委屈。但请你想一想总裁,集团内部派系林立,总裁根基不稳。老夫人在集团还是有一呼百应的能力的。万一他们正因为你的事闹僵……你也不想给总裁添麻烦,他已经够辛苦。即使富甲下也有许多做不到的事。再,这份协议是为宽老夫人的心,只要总裁在,他不会任由老夫人胡来。”

    黎辉的话得如此,微尘还能什么。陆西法的辛苦她看在眼里,他不是陆泽阳,没有生任性的资本。

    她拿起笔,颤抖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黎辉长舒一口气,把协议合起来。

    “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微尘低着头,退出病房。

    黎辉把她签好的文件递到陆老夫人眼前过目,老夫人淡扫一眼,冷哼,“算她识相!还摆脸给我看!”

    “没有,季姐不是摆脸给老夫人看。她……就是一时半会没想通。”

    “她想不通,我还想不通哩!”老夫人气愤不平地道:“若是泽阳还在,根本轮不到让我操心这种事。泽阳比法能耐多了!轻而易举就和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女人结婚,这是愚蠢至极的事!”

    “是,是……泽阳少爷在这方面那是没得。”黎辉低声附和。

    陆泽阳就是一个人渣,玩女人玩出名。老夫人偏还夸他好,陆西法对感情一心一意就成了愚蠢。

    黎辉越想越觉齿寒,老夫人表面上看着是在不停抬举陆西法,骨子里不知道对他有多冰冷。

    “哼!都是一群给脸不要脸的下里巴人!”陆老太太手一伸,无意中抚落床旁桌上的外文书。

    黎辉忙弯腰捡起来。“老夫人——”

    老夫人看了一眼书皮,想起那晚陆西法来找微尘是,扫到书页上对目光,嫌恶地道:“扔了。”

    “是。”

    书被无情地抛进垃圾桶,发出沉闷而令人窒息的声音。

    老夫人抿紧了唇,眼睛空洞地望着前方。她的人生已行江结束。本来应该安享晚年,没想到年迈如斯还要和命运进行抗争。

    “还有什么事吗?”

    黎辉摇头,“没什么,就是——”

    “就是什么?”

    黎辉踌躇着,也不知道该还是不该。

    “不是总裁的事,是夜先生——”

    “贺兰夜?他怎么呢?”

    “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fower公司突然中断了和我们的合作,也没有给我们集团任何的解释,突然就这样消失了。”

    老夫人沉吟片刻,干枯的手指握在一起揉搓着,“贺兰夜是不是找到他要找的人?”

    “应该没有。”黎辉摇头,“这几个月来,我们地毯似的搜索,不计后果地投入人力物力。ab型血型的人很多,rh阴性血的人也找到不少。但同时是ab型血rh阴性血的人却只有三个,而这三个里面没有一个能达到夜先生的要求。”

    “那就不要管他,随他去好了。”

    “是。”黎辉应到,“老夫人,还有一件事。有风声,聂家被盯上,上头有人要动。”

    “早晚的事,他们攀得高,风头太健。”陆老太太把身体靠回身后的软枕上,安稳地闭上眼睛,“政治这东西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人算不如算。他们和我们虽然都出越郡,可素无往来。他们倒或不倒和我们集团没什么关系。咱们静观其变就好。”

    “是,是。”黎辉不断点头。

    “我累了,你先出去。”

    黎辉退出病房,长长地出了口气。

    万事纷杂,千头万绪。没有一件舒心的事。

    ————————

    她又做噩梦了。

    一个人在风雪里飞奔,穿着薄衫,打着赤脚,跑得飞快,手心里捧着一颗流血的心脏。

    心脏在跳动着,温热地充满旺盛的生命力。

    血滴在洁白的裙摆上,绽放开成美丽的梅花,一朵两朵……

    裙子上的梅花掉到地上,转眼拔地而起无数棵鲜树香花。

    硕大的花朵开放在枝头,洁白如雪。

    她看呆过去,忘记自己要干什么。

    用手一触,血迹沾到花瓣,花朵迅速萎谢、凋零。

    花树枯死了,她手里的心脏也停止跳动,变成黑的焦炭,成沙滑落。

    “咚咚咚,咚咚咚。”

    “微尘,微尘,你醒来了吗?”

    她从梦中惊醒,手脚冰凉。明明知道自己刚刚做了梦,用力去想,却是马上忘记。

    “什么事啊,陆西法?”她坐起来,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地打个哈欠。

    “我来了个朋友,想介绍你们认识。”

    他的声音很激动,像中了彩票一样地高兴和亢奋。

    微尘心里猛然一沉,有种不祥的预感。

    经过张水玲、再经过奶奶,她很难相信有什么好事降临。

    她赶紧起床,开玩笑般地问道:“我马上下楼。请问,是你的男朋友还是女朋友?”

    他在门外哈哈大笑,“你出来就晓得。”

    微尘不敢耽搁,快速地梳洗打扮,出去前对着镜子快速在脸上抹了两把粉底,化一个淡妆。

    女人可怕的直觉,往往好的不灵,坏的灵,准确得可怕。

    微尘一开房门,惊讶地发现他仍站在门外等她。

    “你……”

    他春风满面,兴奋地:“我太激动,太想第一时间告诉你。来的朋友是我失踪一年的学妹梁泡泡,今她来找我了!你看,多巧,原来她也在西林市!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微尘心情一坠,五味杂陈。

    “她是不是……你提过喜欢星星的女孩?”

    “是,就是她!”

    她话没完,就被陆西法扯住柔荑拖着下楼而去。

    “微尘,去见见她,你一定会喜欢鱼的。”

    她会吗?...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