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9 错误的努力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99 错误的努力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微澜睡了吗?”

    微尘点点头,轻轻依偎入他的怀抱。

    “你们两姐妹了什么,了这么久?”

    他的吻一点一点落在她的头顶,微尘叹息一声,想到微澜又想到微雨。

    “陆西法,我想喝点酒。”

    暗夜对饮,解乏,解愁。

    陆家的地下室有巨大的酒窖,电脑控制衡温衡湿,珍藏大量稀世名酒。每一个房间都有酒柜,酒柜中常备好酒。

    他从酒柜中随意取下一瓶红酒,

    微尘接过,手指在标签上滑过。

    是号称“生命之水”的轩尼诗李察干邑。

    陆西法是不懂酒,不然,心都要痛死。美物被毫不珍惜当可乐一样随意喝掉。

    “干杯!”她拿起酒杯,笑着自斟自饮。

    他什么都不,就陪着她痛饮。

    “你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想喝酒?”

    酒精染红她的脸,红扑扑的脸蛋像香苹果一样好看。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不想的故事。”他靠在她的身旁,微笑着道:“许多事,如果你不想就不必告诉我。你只要知道,无论发生什么,我都在你身旁。”

    完,他用自己的红酒杯轻轻地和她的碰了一下,“祝你也祝我!”

    微尘笑起来,脸上洋溢起真心的笑。

    她是苦闷,想到微澜爱上不该爱上的谷自新,想到微雨和莫缙云。这些苦不出,只能靠自己慢慢消融。

    酒瓶见了底,她仍感觉意犹未尽。

    “我再去酒窖拿酒。”

    陆西法把头搁在膝盖,迷迷糊糊点头。

    喝酒伤身,为了让她少喝一点,他拼命向自己灌酒。谁知,酒量太差,一会就醉了。

    夜已经很深了,温室的花朵都沉入梦乡之中。

    张水玲还没有睡,自从见过贺兰夜之后,她的神经一直处于亢奋之中。

    不,应该是强烈的忐忑不安中。

    贺兰夜是她见过的最恐怖的人,没有之一。

    他是鲜活的人,可的每一句话都好像没有温度。笑像在哭,话得越轻柔越让人胆怯。

    她不知道贺兰夜有没有去找梁泡泡,也不知道他找到梁泡泡后想要干什么?

    外面的世界静悄悄,一切都风平浪静……

    张水玲感觉自己像处在暴风的风眼中,四周都是风,卷起一切,马上就要把她吹到际。而她却感觉不到一丝风,发丝也不见飘动。

    时间滴滴过了午夜,她仍在翻阅杰西斯·罗宾逊的《世界葡萄酒地图》。她的书桌上摆满了诸如此类的众多书籍《葡萄酒宝典》、《最全咖啡知识》、《雪茄的保养与储存》、《世界奢侈品之最》等等等等。

    黑暗让所有的感官都敏锐起来,她沉浸在书本中,亦听见沙沙脚步穿过门口。是裙摆扫过地面,步伐很轻,却很有韵律。

    她的寒毛竖起,怒火从脚趾燃烧到头顶。

    她放下手里的《世界葡萄酒地图》冲了出去,跟踪着脚步穿过幽暗的长廊,走过玻璃温室,径直来到酒窖的位置。

    从厨房延伸一条长长的梯子一直通往地下酒窖。

    微尘喝了点酒,有些醉醺,她略带着酒意,回头看向张水玲,“张特助,请问这么晚不睡,是有什么事吗?”

    “我是来谢谢你的。”张水玲冷冷地道。

    “谢我?”微尘顺着她的话无意识地回问:“不知道张特助要谢谢我什么?”

    “谢谢你让我找到自己的位置,以什么样的身份在他身边待下去。”

    微尘脚步晃动,以手抚额,微微笑着。原来张水玲是来示威,让她难堪的。

    “张特助,不必客气。往后我和陆西法仰仗张特助的地方还有许多。你是奶奶亲自送到我们身边的,我不会亏待你。”

    “季微尘!”张水玲捏紧拳头,冲站在橡木门入口处的季微尘,嚷道:“你不要得意,我已经联系上了梁泡泡!”

    微尘的手搁在门把之上,傲气地回过头来瞪着她,脑子里晕晕乎乎,“那又怎么样?”

    “你等着瞧,泡泡来了之后,你就会知道——洛阳爱的到底是谁!”

    “是吗?”季微尘笑颜如花,“其实我一直都知道陆西法爱的是谁。我看,真正不明白的人是你!你既不知道陆西法爱的是谁,也不知道你自己想要什么!”

    “你别胡,我不明白什么?”张水玲怒道。

    “你——根本不爱陆西法。你只是不甘心,不甘心所有的好处都和自己无关!”

    张水玲气得脸孔变形,恨恨地道:“季微尘,你会为你今的话付出代价!”

    ————————

    加湿器徐徐吐出湿润的温热气息,房间里温度二十六摄氏度,湿度百分之五十,刚刚好控制在人体最适宜的范围。

    陆老太太做完治疗,正斜依在绣着海棠花的缎面枕头上半闭着眼睛。

    董事们齐刷刷地站在她面前,一个一个挨这向她做汇报。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老人,看过的风雨比他们的晴还要多。任何的狂风暴雨都没有把她摧毁,即使现在垂垂老矣,可集团的任何事都休想瞒过她的眼睛。

    黎辉站在队列的最前面,他心不在焉地听着,眼神和几个董事在空中交汇,平和地马上错开。好像真是不心对上,而不是有心。

    他在心里默数,张董、王秘、杜总监、黄经理……这里半数人都和他一样,慢慢倒戈,投靠到来陆西法的麾下。

    有道是良禽择木而栖,越往后这种情况会越来越多。也许某一,高床软卧上的老妇人就真变成孤家寡人。

    部门主管们做完最后的汇报,鱼贯走出病房。

    最后由黎辉向老夫人报告陆西法这个月的行踪、安排、生活动态。

    黎辉言简意赅,报告完毕后合上平板,道:“老夫人,总裁最近工作十分努力,不但配合我们的工作,自己对工作的参与度也非常高。董事们很满意,看见他走上正轨,终于像继承人的样子。”

    听了黎辉的话,陆老太太欣慰地点头,脸上露出难得的微笑。“法不能只是像一个继承人,他就是继承人。”

    “大家都,总裁的改变都是季姐的功劳。”黎辉一句画蛇添足的表扬,让老太太顿时拉下脸来。

    “黎辉,你们不要掉以轻心。有时候成事在一个人,败事也在一个人。法对微尘有心,当然是好事。可太有心,就是坏事。大丈夫不能太感情用事。”

    爱情再美,能当饭吃,能做衣裳?

    “老夫人,结婚是件好事——”

    “没有孩子,怎么结婚?”

    “总裁和季姐都年轻,一定会有孩子的。”

    “黎辉,你是不是被他们收买了。总是为他们好话?”

    “不是。”黎辉立即改口,“老夫人,你要是不爱听,我就不了。可总裁的决心是谁也阻止不了的。我怕老夫人将来会因为这个和总裁疏远。总裁和老夫人在世界上是唯一彼此的亲人,重逢不易。如果又为这疏远,那样就得不偿失。”

    黎辉的话到陆老夫人的耳朵里,唯一的亲人,仅有的指望。

    “微尘来了没有?”

    黎辉忙道:“季姐早来了,一直在门外等着,老夫人不叫她,她不敢进来。”

    老夫人一抬眼皮,开恩般地道:“还算懂规矩,叫她进来。”

    黎辉出去,把门外的季微尘请进来。

    “季姐,”他声在微尘耳边道:“待会儿你就多顺着老夫人,先哄着她同意。谨记,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空。”

    微尘点头,低眉顺眼跟着黎辉走进房间,走到陆老太太床前。

    “奶奶,你还好吗?我来看你了。”她的温顺稍微抚平了陆老太太不顺的心气。...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