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7 潘多拉宝盒(2)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97 潘多拉宝盒(2)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聂树荣?”贺兰夜在心里翻找关于这个名字的蛛丝马迹后,道:“我对你们中国的政治体系一点都不敢兴趣,不过聂先生还是有耳闻的。他是红后代里少见的一位强悍的实干家。这件事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因为屈未然是他的私生子。这就是为什么,我和陆西法明明知道梁泡泡和他在一起,也撼动不了的原因。他像铁桶一样保护着她。”

    贺兰夜眨眨眼睛,为她的话感到有趣。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对他构成防御。

    美国总统、英国女皇的办公室也能如无人之境,一个的屈未然,他能放在眼里吗?

    “张姐,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找到梁泡泡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

    “夜先生若能找到梁泡泡,让她来见一见陆西法,就是对我最大的好处。”

    “你的这个要求一点都不过份,我一定会满足,也应该满足,因为你帮了我很大的忙。”

    “谢谢。夜先生,我就不打搅了。”张水玲扶着沙发椅背站起来,迟疑半刻,明知道他可能不会回答,但仍忍不住问道:“夜先生,请问你要找ab型rh阴性血的人要干什么?”

    贺兰夜诡秘一笑,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抛出一个问题,“张姐知道潘多拉的魔盒吗?祸害在最高层,瘟疫和灾害在中间,希望则永远被锁在盒底……”

    ——————————

    爱到情深,就想底下的人都来分享他的幸福。

    陆西法想给微尘一个盛大婚礼的想法死死卡在陆老夫人那。奶奶死活不松口同意,咬定非要等微尘生下儿子或是等她死了。

    如此之下,陆西法决定越过奶奶,自己亲自来操办婚事。

    首先第一步是要一个得力帮手,他琢磨来琢磨去,最合适的就是墙头草——黎辉最合适。

    “我?我来操办婚礼?”

    黎辉惊讶地看着给他下达消息的陆西法,他可没接到老夫人关于陆西法和季微尘结婚的指示啊。

    “黎顾,结婚是我的意思,婚礼也是我的意思。”

    “结婚是好事。”黎辉圆滑地:“成家立业,当然是先成家,后立业。总裁结婚,不仅是你一个人的大事,更是陆氏集团的大事。我想,老夫人知道你的心意后,一定会大力支持。要不要我陪你去一趟医院,和老夫人再道道?”

    陆西法最近和着这些人精,也历练出一套皮笑肉不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策略。

    他笑着道:“黎顾开玩笑,陆氏的明规矩、暗规矩,你比我知道得更清楚。我擅自和微尘办了结婚手续,奶奶不知道气成什么样。她不同意,我还是要结婚。黎顾,你直管公关部,这几个月把别的事情都放一放,先管管我的婚礼。如果有可能,我也希望你能帮我去服奶奶,有些要不得的老规矩不能再遗祸下去。”

    黎辉这下装笑脸都装不出来,陆西法是老板,老夫人也是他老板。

    皇太后和太子打架,他这顾命大臣很难办啊!

    黎辉苦着脸道:“总裁,你知不知道,这世界上最难坐的船就是脚踏两条船。”

    他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陆西法哈哈大笑,幽默地回应,“黎顾,那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最难穿的鞋就是鞋。你想一想,船翻了,顶多呛两口水。一辈子穿鞋的滋味可不好受。”

    黎辉咽咽口水,鞋子里的脚趾头不由自主地往回缩了缩。没骨气地做着最后的挣扎,“总裁,要不,你再和微尘姐考虑……考虑……”

    “为什么要考虑?这有什么好考虑的吗?难道黎顾也觉得重男轻女是对的事情吗?”

    “当然不是。”

    “既然你也知道这完全没有道理,为什么还要三番五次推阻我?”

    “老人的心意也必须要考量。”黎辉无奈地摊了摊手,“我们毕竟是孝为先的国家,对不对?”

    陆西法心里飙起三丈高的怒火,极为愤怒黎辉和稀泥的市井做法。但他没有像从前冲动的发泄出来,而是皱着眉头,装作思忖片刻,“我理解你立场的为难,因为奶奶不仅是长辈,还是你现在的衣食父母。可是,黎顾,奶奶不会永远都是你的衣食父母。历史的长河总是往前发展。如果你不信,大可试一试。我听黎顾不但有两位掌上明珠,而且女儿们都在国外念书,一年的花费不?””

    黎辉听了这话,后颈的寒毛陡然根根竖起。他坐直身体,大气不敢再喘一个。

    打蛇打七寸,很显然,陆西法的话只戳黎辉要害。

    威信有了,陆西法马上又行怀柔政策,安抚他道:“黎顾,你也不需要多紧张。我这个人最是非分明,我也不会让不公义的事情在我身边发生。”

    陆西法软硬兼施,黎辉瞬间失去往日的风度,老老实实坐在他面前唯诺点头。

    他的女儿一个在英国读高中,一个在美国刚进大学。所谓中年危机,就是他这种男人。上有老,下有。病不得、懒不得,甚至死都死不得。

    陆西法笑道:“我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黎顾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的父母拿无子的理由要求你和太太离婚,你会不会同意?将来,你的女婿向你提出要生儿子才娶你女儿的要求,你会不会像今这样大度地让你的女儿理解老人的做法,再考虑考虑?”

    黎辉低着头不话。

    将心比心,如果真有这样的事。当然绝对是不能考虑的!

    提出这种要求的家庭是永远不可能提供给女性尊严和幸福。

    “你也不会同意,对不对?有些事情落到别人身上总可以把话得很轻松,真临到自己头上,就一点都不可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黎顾,我真得要求不多,希望你能帮我。有时候,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

    黎辉吸纳吐气,考虑良久后。站起来,大胆地道:“人人都士别三日,刮目相待。今日我还要一句后生可畏。看得出来,这几个月你成长了。真的成长为一个合格的集团继承者。不但有有自己想法,还有了把想法转变为行动的办法。往后我会像追随你父亲一样的追随你,尽心尽力!”

    听到赞扬陆西法没有得意非凡,他同样站起来,向黎辉伸出自己手,非常真诚地道:“你不是我的跟随者,而是我的的合作者和师长。往后我要学习的地方还有许多,我做得不好,请多包涵。”

    他的话真诚得让人动容。

    优秀的品质和高贵的人格从不会被时间淹没,相反在时间的磨砺中会越来越显出它的珍贵。

    人有棱角和性格不见得就是一件坏事。

    黎辉伸出手,和陆西法的手紧紧相握。

    这个有着温暖掌心的年轻继承人他不畏强权、不畏势力、难能可贵还是一个好人。...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