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6 潘多拉宝盒(1)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96 潘多拉宝盒(1)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无声地暗夜,悄无声音,一切都静悄悄的。

    张水玲已经来静华轩三。

    微尘得不错,她和陆西法深深相爱,并没有任何破绽留给张水玲。

    非常之事,非常之法。

    张水玲披上黑的外衣,匆匆从大宅出来。她来到西林最昂贵的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必须要门禁电梯才能到达。

    “对不起,姐。我们酒店没有一位夜先生。”前台姐委婉客气,直接把张水玲拒绝。

    “请你转告夜先生,我知道他想找谁,我也能帮他找到。”

    五分钟后,电梯中下来两个身高马大目测二米的彪形大汉。

    “是你找夜先生吗?”

    “是……”站在他们面前,什么都不都能感到一种无形的巨大压力。

    “我……我……”张水玲深呼吸数次,鼓足勇气,“请带我去见夜先生,我知道他要找的人在哪里。他见了我,一定不会失望。”

    张水玲被彪形大汉客气地带上总统套房,贺兰夜坐在窗前的皮椅上。他微笑地看着她道:“张姐,希望你的消息不会让我失望。”

    黑夜中看着异眸的男人,不管他的脸有多英俊,那鬼魅的感觉如影随形。

    张水玲觉得自己不是在面对一个人,而是面对着一个不出声的魔鬼。她的心思全被他看穿。

    她的眼眸轻垂,避开他的眸子,“夜先生想要找的是不是ab型rh阴性血型的人?”

    “你怎么知道我想找ab型rh阴性血的人?”

    “我曾无意中接触过flower公司的资料。”张水玲毫不掩饰:“我发现你们公司所谓的基因收集不过是在做大范围的血型筛查。你们寻找的是稀有血型,也就是我们所的熊猫血。”

    贺兰夜没有否认张水玲的推测,他站起来走到酒柜,为自己倒了杯酒。

    他很兴奋,很高兴。长久的等待,希望之光在一点一滴地泯灭,连他这个从不感觉希望和失望的人都快撑不住的时候。张水玲的到来,就像上帝的旨意,给他这个罪人最后以光。

    他抿了口酒,缓缓道:“人类的血型并不只有abo一种系统,除了abo系统外,最重要的就是rh系统血型。该系统的重要性仅次于abo系统,也是人类33个红细胞血型系统中最复杂、最富有多态性的系统。rh血型是因发现恒河猴rhesusmonkey红细胞免疫所产生的抗体也可使人红细胞发生凝集而被发现。明人的红细胞和恒河猴红细胞具有相同抗原。故取rhesusmonkey字首的两个字母将其命名。”

    他得很慢,并不着急,因为既然命运之神现在来到他的身后,他不着急马上推开幸运的大门。他要享受这种站临在命运之巅,扼住命运咽喉的痛快感。

    贺兰夜摇晃着红酒杯,用鼻尖嗅着酒体的芬芳甜味,优雅无比地叹息,道:“你知不知道,我等得太久……中国人中间a型血28%、b型血24%、o型血41%、ab型血只有7%。汉族人口中99%的人都是rh阳性,rh阴性血型的人不足百分之一。而ab型rh阴性血更是百万分之一的机会。我如大海捞针,在海滩上找寻一颗沙砾。张姐,我要找的人是你吗?你是——ab型rh阴性血的人吗?”

    他的话音刚落,张水玲的身后即出现三个彪形大汉把她团团围住。

    “我不是——”

    张水玲话没完,整个人就被压在桌上。

    她感到有人粗暴地抡起她的袖子,手臂上一紧,一根尖针刺入她的血管中。

    “啊——”她尖叫,“放开我!”

    红的液体顺着采血针流到试管,有人把试管拿走。五分钟后,贺兰夜收到简讯,气得把酒瓶摔到地上,酒瓶粉碎,玻璃四溅。

    “你玩我!”

    张水玲抚着被强行扎针抽血的胳膊,怒道:“我从没过是我!我是o型——”

    “闭嘴!”贺兰夜失控地冲上去甩她一耳光,“——ab型rh阴性血的人是谁?”

    张水玲的脑子嗡嗡做响,她心里升起恐惧,强烈怀疑自己是不是犯下致命错误。

    “、快!”贺兰夜快要失去控制,他掐住张水玲的咽喉,两只眼睛发出嗜血的光芒。

    “……是……”

    “是谁?”

    不能和魔鬼讲条件,再不讲他一定会掐死自己,死亡的恐惧让张水玲心惊胆寒。

    “…………鱼……”

    贺兰夜松开了手,张水玲脸苍白,她的肺像回到水的鱼大力呼吸着新鲜空气。

    “鱼是谁?如果你敢骗我,你将会看到你的血一点一点从身体里流尽了!”

    “我没有骗你!”

    张水玲缓过劲来,不再拐弯抹角,在最短的时间内在脑子里进行语言的组织。

    “鱼是我大学的学妹,本名叫梁泡泡。如果你在寻找rh阴性血型的人应该知道,在中国苗族是rh阴性血型最多的一个民族。汉族不足百分之一,苗族rh阴性血型却有百分之十几。”

    贺兰夜的眉头舒展一下,张水玲得没错,许多医学文献和资料都有研究,中国苗族的rh阴性血型率和白人的比例差不多。

    “梁泡泡的父亲是苗族人,所以她是rh血型一点都不不奇怪。”

    “她也是ab血型?”

    “是!”张水玲回答得肯定又坚决,“念大学的时候,我和她一个寝室。我曾陪她去医院挂急诊。当时医生还开玩笑。这种ab型rh阴性血型比熊猫血还稀少的珍贵血型的人可千万不能出事。一出事就是大事。”

    贺兰夜脸上突然浮现一丝笑容,如被某一样柔软的东西撞入胸怀。

    他恢复平静,重新为自己斟了一杯酒。

    今晚上情节的大起大落,让他有如在做过山车。他开始觉得自己被命运珍惜,马上又被抛弃,现在又觉得命运还是待他不薄。

    “你要喝酒吗?”他温柔地问。

    “不,不用。”张水玲害怕地从地上爬起来,双腿仍在发颤。

    有些人越温柔,越可怕。

    贺兰夜慢饮着问:“梁泡泡现在在哪里?”

    “那就要靠你了。”

    “靠我?”

    “是。因为梁泡泡已经失踪一年多了。我猜,她现在是和屈未然在一起。”

    贺兰夜放下酒杯,感觉张水玲一直在带着他兜圈子。

    但想到要找到这个ab型rh阴性血型的人还得靠她提供线索,所有的不耐只得暂时忍下去。

    “屈未然又是谁?”

    “不知夜先生知不知道聂树荣这个名字。”

    “聂树荣?”贺兰夜在心里翻找关于这个名字的蛛丝马迹后,道:“我对你们中国的政治体系一点都不敢兴趣,不过聂先生还是有耳闻的。他是红后代里少见的一位强悍的实干家。这件事和他又有什么关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