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5 不要离开我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95 不要离开我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忙了一,脑子和身体累得一塌糊涂。

    吃过晚饭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点属于自己的时间,他拿起心爱的手工工具,想为心爱的人打造一个飞机场。手里摆弄摆弄着,就趴在工具台上睡着。

    微尘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他趴在桌上睡着。睡颜俊美,手里的工具还松松的握着。

    她轻手轻脚走进来,把他手里的戳子拿下。心地坐在一旁,凝神看他。

    奶奶和股东们对他的要求和希望多如繁星。

    陆泽阳在世的时候,绝不可能听他们这么摆布。因为泽阳不是陆西法,他生下来万千宠爱于一身,名正言顺就是继承人,不怕奶奶不把集团交给他。

    陆西法不同,突如其来得到的幸运,始终让他揣揣不安,生恐辜负上的恩宠。

    他每一的时间安排得满满,星期都没放松。

    上午去公司,下午练习高尔夫和球。晚饭前,和外教进行英语的对话口语练习。临睡前,还要抽空看一看公司最近的财务报表,分析分析未来前景。

    她不忍心叫醒,就这么好好地安静看着。

    最近,他好忙,要学、要处理的工作堆成山。早出晚归,他们连好好话的时间都没有。

    书房里安安静静地,不安静的是她的心跳。微尘注意工作台上摆着一些未晚餐的房子。

    她好奇地打量着那些房子,把它们拿起来放在手上端详。

    这是一个木头搭建的手工模型的机场,有跑道、飞机坪、飞机和泊车,样样东西皆是精巧无比。

    这个飞机场和普通的飞机场不同,从空中看,它的平面是简洁鲜明的正六边形,像人的两个眼睛。内圈是机场的迎客面,有汽车和公交,把乘客送到登机门,外圈有飞机靠港接驳。

    更叹为观止的是整个机场的所有结构,大到路、连桥、跑道,到花板、地板、楼梯与家具设施的安排,都采用正六边形几何模数,贯穿使用于建筑的每个角落。

    微尘看得有趣,如真孩童一会拿起飞机在跑道上呼呼飞行,一会揭开机场的顶盖欣赏里面的陈设,直到陆西法醒来都不知道。

    “这是你设计的机场吗?”她看着他,兴奋地:“太棒了!”

    他打了个哈欠,揉了揉酸痛的脖子,“不是我。这是德国柏林泰戈尔机场。”

    “德国的机场?你去过吗?”

    “没有。”他耸耸肩膀,“以前是想去没机会去,现在是有机会没时间。”

    他伸手拿起一架飞机放在手上,“德国柏林泰戈尔机场是一个冷门又被低估的机场。它建造于1965年,是建筑师辈出的黄金年代。”

    “1965年?”微尘吓了一跳,问道:“它现在还在使用中吗?”

    “在啊,不过也许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更好的机场取代它。它就会慢慢消失。毕竟已经使用这么多年。”

    他站在她的身旁,把飞机在跑道上模拟起飞,下降,靠近航站楼。一扫刚才的困倦,兴致勃勃地道:“你知道吗?这座机场有着全世界最短的步行登机距离——30米。它所有的设计元素都指向一种建筑的乌托邦——六边形、非中心化、无隔离。无任何多余的商店和曲折的路径,使乘客可以方便快捷地登机、达到疏散。因为它所有的设计宗旨就是围绕飞行。一切以空、飞机、乘客服务。”

    他在大学学习了四年建筑,如果不是奶奶找到他,现在他已经在国外继续自己的建筑梦。从他接触、认识到这座机场,他就对它充满神往。

    “不可复制的泰戈尔机场——代表自由。”他把飞机嗖地从她眼睛旁擦过,然后停在她的手上。

    “六边形是世界上最美形状。”

    微尘看着手上的波音飞机,好奇地问:“最美的形状不应该是代表金星和维纳斯的五角星吗?”

    “五角星代表的是美丽,六边形代表的是无限。”

    “怎么?”

    他笑着走到窗前,指着园中大树上啾啾归来的鸟道:“地球上到蚂蚁、蜜蜂,大到非洲草原迁徙的角马,空中的大雁,海洋中的鲸鱼,它们都是成群结队,高度统一,一致行动。最神奇的是它们的群体没有领袖,但是它们都知道该如何行动。而我们人类倘若没有人领导,就是一盘散沙。”

    微尘轻笑,即使有了领导,许多时候还是一盘散沙。

    “迷底就是,所有的动物在集体行动中遵循的都是一条非常简单的原则:它们在行动中彼此只看周围六个同伴的行为,只要和它们保持一致就行。所以,我们才能看到,罗马上空的欧洲椋鸟,像巨大礼花爆炸,在空中绽放,却能彼此牢固地粘在一起。然后又像一朵游动的云,飘到其他地方,继续绽放……仔细想一下,这个规律和斯坦利的六度分割理论又许多雷同之处。世界上所有不认识的人,最多只要通过六个人就可以互相知晓。即使到现在,依然有学者通过互联证实地球上两个完全陌生的人,建立社交络的最短路径平均只需要六个人。这在数学模型上被称为世界现象。”

    微尘饶有趣味的听他高谈阔论,她喜欢他侃侃而谈沉浸在自由的思想国度。

    他的话刚停,她刚好走到他的身边,手指慢慢抚摸上他的衣襟,扬起热切的眼。

    “陆西法,你到底想什么?六个人,六边形……”

    他凝视她的眼睛,伸手把她抱住,“微尘,我想,其实我们早以认识,不过隔着六个人而已。”

    她咯咯笑起来,为他蹩脚、难得的幽默。

    “我不是开玩笑,”他把她抱得更紧一些,“真希望通过那六个人早一点认识你。”

    微尘大笑,这个可爱的大男孩。

    “是的。我们早应该认识。”

    她爱他。

    深深的爱又让她深深不安,越在乎的越怕会失去。

    害怕某一,他们会走入人海,再也不见。

    “陆西法,如果有一,我们走散了。不管到哪里,你都要来找我。”

    “我们永远不会走散。”

    “不要永远,永远不要。”她捂住他的嘴,“命运这个恶魔是听不得人类永远的。如果有人了永远,他就会要来打破。”

    她的梦魇,是父母离去前的最后一夜。

    爸爸妈妈去看一位老朋友,素来乖巧的她像有心电感应一样。抱着妈妈使劲大哭,不许她走。伴着她撕心裂肺的哭声是妈妈不停在她耳边的“微尘宝贝,好乖乖。放开妈妈,让妈妈去。妈妈爱你,永远爱你。”

    “永远有多远?”她哭着问妈妈。

    “永远就是大海和星辰都消失了,妈妈的爱也不会消失。”

    她放开手,看着爸爸牵起妈妈的手,向她挥手“再见”。

    那一晚,大海和星辰都没有消失,而她的爸爸妈妈没有再回来。

    她失去了爸爸妈妈,失去幸福的家。过了一个礼拜,懵懵懂懂的她和妹妹们一起被人送到不常来往的爷爷家。

    送她们的人是社区的阿姨,一直在她们耳边叹气。

    黑的玄铁大门前,迟迟不见人来开门。

    三个孩子哭成一团,嚎啕之声震动地。微雨吵着不要待在这里,要回自己家;微澜吵着要爸爸妈妈。

    悲痛过度的季老爷子在屋子里听见孙女们的哭声,冲出来狠狠甩了微尘一个耳光。

    “哭什么哭!都是你妈妈那个丧门星害死我儿子!”

    完,他转身回去,狠狠把门关上。

    老爷子的举动把三姐妹吓得忘记哭泣,微尘捂着脸,身体都是麻木的。

    这是她第一次被人抽打耳光。

    “老头子,你是干什么?”

    她听见,奶奶在屋里和爷爷大吵,“微尘是你的亲孙女!”

    “你看她的脸——”季老爷子同样吼道:“长得那么像她的母亲!是她母亲害死了我们的儿子!”

    社区的阿姨也被吓懵,等到奶奶出来开门。她才回过神来。

    “微尘,你……要乖喔。”阿姨低下头来,担忧又心疼地:“你爷爷是难过。有委屈多想想妹妹们。”

    微尘捂着脸,看着奶奶一手牵起微雨,一手牵起微澜。

    她跟在奶奶身后,眼泪簌簌地滑下。

    好多年,她不知挨过爷爷多少个耳光,也一直记得他那句“是她的母亲害死了我们的儿子!”

    活在丧子的爷爷奶奶膝下,她的心始终是沉重的。

    没有把父母留下来是罪、长得像母亲更是一种罪过。

    回到爷爷奶奶身旁,她就是来替母亲赎罪。

    早失去童真的欢乐、照顾妹妹、答应爷爷各种无理要求、牺牲自己的青春和爱情……

    “微尘,你怎么哭了?”

    她擦了擦眼睛,想起自己过去受的苦。

    “陆西法——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离开我……”

    他不懂她为什么伤心,被她汪洋般的眼泪吓住。手足无措,傻乎乎地抱着她,不住点头。

    “别哭。你都是我的妻子了,我怎么会离开你?”

    她像失孤的孩子,使劲往他怀里钻去,祈求温暖和爱。

    他们的唇合在一起,他们的心贴在一起,他们的身体慢慢合二为一……...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