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3 先斩后奏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93 先斩后奏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事情峰回路转快得让人措手不及,最、最惊愕的人莫过于微澜。

    本来以为可以回家,没想到,不过是从酒店搬回陆家,

    她不怎么喜欢陆西法和他奶奶,更不喜欢姐姐迅速倒戈的态度。

    “姐姐,你是复宠了吗?”

    微澜的话让微尘俏脸一红。

    “女人恋爱,智商为零,真是一点没错。”微澜愤愤不平地向千里之外的二姐微雨抱怨。“下有这么蠢的女人吗?她还是我姐姐!”

    电话那头的微雨听了直笑,“你真是笨,真以为他们是在医院和好的吗?姐姐真厉害了一回。呵呵——”

    “啊,二姐,你是大姐欲擒故纵?”

    “我可什么都没。”

    “你明明就——”

    微澜气得要摔电话,这个两个姐姐,永远把她当孩。

    不是骗来骗去,就是装来装去。

    “季微雨,你再不——我就要去问大姐!”

    “你别——”听到微澜发脾气,微雨才道:“我是想,陆老太太可是比爷爷还厉害的人物。她人在医院,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中。以姐姐的个性能在她眼皮底下玩出花样,简直登!但是,陆西法可不一样。你想一想,姐姐一大早把你拉到医院,带的花还是和他一样的火鹤花。你就没有一点怀疑?”

    “啊?你,他们联合把奶奶给骗了!”微澜无比耿直地,“他们骗奶奶干什么?奶奶让姐姐过来就是想他们在一起啊!”

    “老太太的在一起和我们理解的在一起可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

    微雨叹息,道:“所以我才不愿和你这些!你真是头脑简单!”

    “简单一点不好吗?我看,你和姐姐就是喜欢把简单问题复杂化。把自己弄得很累。”

    “爱情是每个人都要经过的一课,将来某一,当你遇到一个真爱的人,你就晓得!”

    “他爱我,我就爱他。他不爱我,我马上离开。二姐,人不要自虐啊。”

    微澜得信誓旦旦,微雨在电话那头哑然而笑。

    世界上的许多事情,往往是嘴上承诺得到,脑子和身体却做不到。

    要潇洒放手,最后却往往失去仪态,毫无下限地一次次跪求。

    “你怎么不话了?”

    “不了,和你这孩子也无什么可的。”

    “看不起人!”微澜挂了电话,气得腮帮子也鼓起来。

    ————————

    月朗星稀,正是情人呢喃的好时候。

    低低的娇喘从温室传来,羞得月娘也要闭上眼睛。

    挤窄的沙发上,微尘的身体像染上红胭脂,微喘的娇滴,在他怀里轻颤。

    好来温室聊、话、看星星……

    结果,径直把她推倒。

    骗子!

    他像疯了一样,把笑笑们勾起的**统统发泄在她身上。

    怎么拥有都还不算够。

    “陆西法……疼……”

    他赶紧把力收一点,“好一些吗?”

    “嗯。”她害羞地点头。

    他侧身在她身边躺下,温柔地像海浪一样推着她。

    她嘤嘤嗡嗡,享受一波又一波的冲刷。

    一切归于宁静,她靠在他的怀里累得一动都不想动,闭着眼睛休息。他的长手扯过沙发上的旧毯子,把他们两人包裹住。

    “今我被微澜笑了?”她嘟起嘴,声抱怨。

    “她笑你什么?”

    “她笑我像你的妃子,一会儿被宠爱,一会儿被你打入冷宫。”

    他发出爽朗的大笑,感觉自己爱极了怀里的这个妙人儿,吻一个接着一个落在她光洁的额头,“明,我们就去结婚。”

    成为他的妻,就不会再有这样的担忧。

    微尘猛地睁开眼睛,身体在他怀里颤了一下。

    “你冷吗?”他用毯子把她裹紧些。

    她确定自己不是冷。“你刚刚什么?”

    “我们去民政局,把结婚证扯了。怎么样?”

    这次听得一清二楚,她的脑子“咣当”一响,猛地坐起,直愣愣地看着他。

    “你是真的还是逗我玩?”

    婚姻不是儿戏,富豪的婚姻更是如此。它代表的是两个家族的利益捆绑。

    句难听的话,没有婚前协议的婚姻,一个签字下去,就要被人分走一半身家。

    多少豪门在结婚前,律师要草拟出来用法律固定下来的条条框框就能写满十几页。

    他看她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着急地道:“我这么求婚是不是太草率了?没花、没戒指……”

    要花还不简单!

    他的目光搜到身边的花盆,伸长手臂掐下一朵紫红的花。

    花有了。

    他又拽下身边一根藤萝的柔茎,在她指上编了一枚草戒指。

    微尘哭笑不得,他随意摘下的紫花,可是牡丹中的稀罕品种——魏紫。出自五代十国洛阳魏仁博家。花紫红,成皇冠形。被后人推为“花后”。

    他不识货,一点不心疼。伸手就摘了。

    “你愿意嫁给我吗?”

    “你不后悔吗?”她声:“如果我生不出儿子,像我母亲总是生女儿……”

    “别你生女儿,就是一辈子没有孩子。我也要和你结婚。”

    对微尘而言,最动听的情话莫过于此。她心底的隐忧被他一眼看穿。

    他的唇贴在她耳边轻语,“傻瓜,别哭。我过的,我要保护你,不许任何人再欺负你。”

    —————————

    打雁的被雁啄了眼睛!

    几十年的老江湖居然被刚出道的年轻摆了一道!演得一出好戏,把个吃盐比吃米多的老人结结实实堵了一回!

    陆老夫人气得把桌上的花瓶打翻到地上,“还有没有办法补救!”

    黎辉头垂得低得不能再低,哆哆嗦嗦地:“除非……季姐同意补签婚前协议。法务部已经……加班加点把协议拟了出来。”

    真真是个补救的好法子!

    “婚都结了!你以为她还会签字!”陆老夫人冷笑。

    “是……是有点难……”

    上车再补票,猪才会同意。

    黎辉额头直冒冷汗,谁也想不到,陆西法会来这招。

    釜底抽薪,把结婚证扯了。杀得他们措手不及。

    普通人家结婚都不是事,况且一个百亿继承人的婚姻。无钱无势的穷光蛋可以闪婚,他也选择闪婚不是害人吗?

    知道他闪婚后,黎辉腿都软了,连滚带爬来到医院。

    黎辉来时,一对新人正站在老太太跟前,金童玉女似的,身后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老太太哑巴吃黄莲,气得舌头打抖,装笑都装不出来。

    黎辉汗流浃背,忙出来打圆场,道:“恭喜恭喜,预祝两位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陆西法把微尘搂得紧紧的,笑道:“谢谢你,黎顾。只是最近三五年,我都没有要孩的计划。我想和微尘先过一过两人世界。”

    三五年不要孩!

    黎辉脸都变了,老太太更是脸难看。

    她的身体如风中残烛,一两年都不知熬不熬得过。何况三五年!看不到陆家的下一代,她死都闭不上眼睛。

    “微尘,你也是这样想的吗?”奶奶直问站在他身后不发一语的微尘。

    “我——”

    “奶奶,微尘的想法自然和我是一样。”

    陆老太太气得把头偏向一侧,话都不想。

    气氛难堪,陆西法不想微尘继续受奶奶的冷脸,坐一坐便带着她告辞而去。留下黎辉冲当炮灰。

    黎辉何其无辜,祖孙斗法,他受夹板气。

    “老夫人,你别气坏身体。我看,季姐还是通情达理的女孩子。如果我们私下找她商量——”

    “是啊!往后什么事都要通过她去吹枕头风,让她蹬鼻子上脸,在我头上拉屎!这就是你这个高级顾问做的好事!是我把陆西法交给你带出来的好结果!”

    爆头一顿数落,黎辉噤若寒蝉。

    老夫人气愤难平,瘦弱的手指曲得泛白。

    “黎辉,去把那个特助给我叫来。”

    黎辉一时愣神,特助,哪个特助?

    “就是法自己升的特助,他的初恋——张水玲!”

    从疗养院出来很长一段路程,微尘还在不安地频频回头。

    “你可真不怕!”她握住他的手,道。

    “怕什么?”他笑着:“她永远是我奶奶嘛。”

    “中国人的恶劣根,就是爱演。彼此都已经恨得老死不相往来,在外人面前还要演父慈子孝、以德报怨、母子情深。”

    他笑笑着拉住她的手道:“我不但不喜欢演,还要戳穿他们的假面具。”

    “你这个坏蛋!就不怕把奶奶气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