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0 用心看世界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90 用心看世界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季姐,请你在这休息两,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出来。”

    “黎顾,你费心了。”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房门徐徐被合上,微尘疲倦的脸在黎辉面前慢慢消失。他站在门口叹了口气,才转身离开。

    “姐姐,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回江城?”房间里的微澜跳起来,使劲拉拔着门闩,“可恶,他们是软禁我们吗?”

    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做囚室,她们也算高级待遇的囚犯。

    “可恶!这群混蛋!”微澜拳打脚踢一阵后,不得不放弃,“姐姐,婚事都黄了。他们为什么不放我们直接回去!”

    “不知道。”微尘木然地摇头,把自己抛到柔软的大床上。

    她不愿意想,也不能想原因。

    脑子昏昏沉沉,倦、累和难过。

    “姐姐!”微澜走过来,把她脸上的乱发拨开,“你真喜欢他啊?”

    什么是喜欢?

    如果离开他会舍不得,失去他会心痛的话,那么她是喜欢他的。

    喜欢有什么用?

    在利益的结合体里,爱情往往是最不堪一击的东西。

    谁动心,谁就是傻。

    “微澜……”她伸出手,抚摸着妹妹的脸。“如果爸爸妈妈在就好了。”她就不必这么辛苦,一直伪装坚强。

    “姐姐。”

    她觉得好累,早就累了。许多时候想坚持都无法坚持,好想做断线的风筝被风吹落山谷。掉在哪儿就化在哪儿,裂成碎片。

    “姐姐,你不要丧气话!爸爸妈妈要是活着——”

    “他们死了。”

    “姐姐!”

    父母死的时候,微澜才两岁,父母的印象早已模糊。她不像微尘肖母,她和微雨肖父,比较得到爷爷喜爱。失去父母的痛远不及微尘深刻。

    微尘把头埋在洁白的枕上,让眼泪一颗一颗沁润下去。

    ——————————

    胡笑笑不见了,如同微尘一样如空气般从他身边消失。

    第二早上,坐在陆西法旁边吃早餐的乃是一个秀丽带着腼腆笑意的女孩。

    张笑笑、李笑笑、王笑笑?

    他一点都不想知道,早餐都吃不下就匆匆出门。

    “今是什么安排?”坐在车上,他想不起今日的工作日程。

    黎辉回答:“约了贺兰夜打高尔夫。”

    “好啊。”他,打高尔夫可比面对笑笑们舒心多了。

    今日阳光和丽,宽阔的绿荫高尔夫球场,忙碌的是奔跑的球童。

    陆西法和贺兰夜悠闲地挥杆,黎辉跟在他们身后。

    他们一边闲聊,一边漫步。

    “做了继承人感觉如何?”贺兰夜打出一记标准杆,赢得声声喝彩。“一定不好受。哈哈,哈哈哈。”

    陆西法一愣,没有想到贺兰夜会窥透他心里的苦。

    有钱人的世界真是累,心累。

    自从当了集团继承人之后,比做穷学生的时候累多了。

    以前虽然没钱,可每一件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知道努力念书,就会有好成绩,期末就会有奖学金。假期找一份暑假工,兼两三份家教,发狠干两个月,下半年的生活费凑合着又能弄出来。

    而现在,衣食不愁,不要为钱担心。可每一份摊在他桌上的企划书比高考卷子还难。每一个人都殷切地望着他提笔签下“同意”或“批准”两个字。

    他手中的笔千斤重,因为不知道在企划书上签下同意或是不同意的后果是什么。

    商场如战场,瞬息万变,陆氏集团的辉煌和成就代表的是过去,它的未来在他的笔下。

    如果企业的发展是场大考,不待时间揭晓的那一,谁都不知道结果。

    这场考试,不能补考,没有重来。

    好多次,他汗水淋漓从噩梦中醒来,梦见公司破产,集团倒闭。

    他似一个罪人站在门前被人唾弃,胸前挂着一块大牌子:

    “我没有做错什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输了。”

    这句话,是诺基亚在被微软收购时,诺基亚的ceo约玛·奥利拉在记者招待会上最后的话。

    拥有得越多,责任越大。

    他真害怕自己的失职会让这艘航空母舰沉入海底。

    为了成为一个完美的传统家族继承人,他需要全方面的包装和学习。

    股东要求他最好既是生活中的谦谦玉公子,又是能上场杀敌的大将。既能看得懂企业报表和股票k线图,又热爱运动,富有高雅的爱好。既能稳重得体尊重各位叔伯,又能在记者媒体面前风趣幽默。

    简直恨不得能十项全能,样样冠军。

    他们关心他的一切,唯独不会关心他的感受。

    “有时候不要太在意别人的感受,”贺兰夜带领着他往前方走去,“你要做真实的自己。”

    陆西法微微叹息,“谈何容易?”

    贺兰夜向他摇了摇手指,“一无所有的时候当然不能要做自己,但你现在已经拥有许多,为什么还要委屈自己?钱财的终极意义,是做它的主人而不是奴隶。我看得出来,你不是有野心要把所有人踩在脚底下的人。”

    是的,他不是。他只想宁静的生活。

    贺兰夜掏出白球亲自摆好,道:“人上人的世界不是一般的世界,要想在我们这个世界生存,必须要有一些狼性。想一想,每你经手的资金则百万,多则亿万级,任何一个差错都能万劫不复。而你面对的是瞬息万变的市场风向,每一次的决定也许就要改变企业未来的命运。许多优秀的企业家都难以熬住这种非人的生活。金钱、毒品和性,这是我见到过最多的东西。所以,如果不能改变,就保持住你想做普通人的心。也许关键时刻,他会救你一命。”

    陆西法笑着点头,表示他的话已入他的心,“贺先生,你的基因库的收集工作完成得如何?”他带着白手套,转换话题。手起杆落,高尔夫已经打得像模像样。

    听见陆西法“基因库”三个字,他身后的黎辉眼皮一跳,不自觉地望向前方的眼眸深邃的贺兰夜,迅速垂下眼脸。

    “还不错,比想象中顺利,也比想象中不顺利。”

    贺兰夜的话模凌两可,倒激起陆西法的兴趣。他停下手上的球杆,问道:“什么意思?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地方,你可以随时找我或者是黎顾问。”

    贺兰夜的目光梭巡到黎辉身上,烈日阳光下黎辉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笑容也僵硬起来。

    “现在……确实是有些地方需要陆氏集团帮助……”

    “哪些地方?”

    贺兰夜眯起眼睛,目光望向远处,“我们的基因公司想进入高校和工厂收集更广泛的基因模本。但我们毕竟是外来企业,难以在短时间取得大家的信任,所以我希望能依托陆氏集团良好的本土化上,进行推广和宣传。”

    “爱出者爱返,福出者福至。我相信完善人类基因库是一项有益的事情。贺先生,你放心,只要有需要我们能帮助的地方,我们集团一定义不容辞。”

    听了陆西法的话,贺兰夜笑得如鬼魅一样。

    “陆先生,谢谢你和你集团的慷慨和善意。比起你的前任继承者来,你真如使一样。”

    前任继承者?

    陆西法的心思一动,贺兰夜的是和他感情寡淡的父亲,还是陆泽阳?

    他还想再问几句,黎辉指着手表,急急道:“总裁,时间到了。我们该去商务会了。”

    陆西法脸上有些羞赧,这个被权力和金钱分割的世界,他就像误闯进白球里的黑球,努力学习,努力适应,努力褪去本来的颜。

    “贺先生,对不起,我要先告辞了。”

    “没关系。”贺兰夜谅解的一笑,挥起球杆,打出一记漂亮的老鹰球。“陆先生,有时间我们再切磋切磋。”

    “好。”

    贺兰夜的话让陆西法思索良久,财富于他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自从做了陆西法,他变得快不像自己。

    易怒、暴躁、多疑、容易沮丧又容易自责。失去用心看世界的能力。

    他喜欢微尘,喜欢她的温柔美丽、善解人意。

    和胡笑笑们比起来,微尘简直单纯得像一张白纸。如果她和胡笑笑一样抱着别样的目地接近他也没关系,他爱她,会用爱把她留下来。

    “黎顾,带我去见微尘。”

    黎辉手一震,资料差点滑到地上,“陆总,季姐都已经回江城去了。”

    “准备飞机,我马上去江城找她。”

    黎辉干笑两声。

    陆西法嘴角弯出幅度,似笑非笑,“别骗我了。我没和任何一个笑笑在一起,奶奶是不会把她放走的。我想见见她。”

    “陆总,别让我为难。”黎辉注视着他的眼睛,陡然心里没了底气。

    渴望的眼睛,光芒都是一样。让人容易想起自己年幼的孩子。...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