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9 所谓感情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89 所谓感情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奶奶,你看谁来看你了?”

    胡笑笑领着陆西法一路欢歌笑语地进来。嘴如连珠炮似的道:“你看,多巧!我在电梯口撞到他。一问之下才晓得是奶奶的孙子。呵呵,呵呵……奶奶,我就领着他一起进来。”

    “那真是无巧不成书。”陆老夫人腿上摊着书,笑容中略显有点疲倦。

    “法,这么晚你怎么来了?今晚,集团的庆典宴会举办得成功吗?”

    “嗯,挺好的。”陈洛阳心不在焉地回答,眼睛往病房中一扫,并没有发现想找的人。

    “奶奶,微尘来了吗?”

    “没有啊!”老夫人装得很惊讶地问:“这么晚,她怎么会过来我这里,你们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他皱皱眉头,黎辉明明微尘来了这,空气中明明有她留下的香水味,为什么奶奶要谎?

    “法,别站着,快坐下。胡家和我们也是世交,笑笑是个好姑娘。你们都是青年人,聊聊熟悉一下。”

    陆西法耳朵根痒痒,这些话听上去耳熟的很。

    他和微尘刚见面的时候,他们也是这样的话。犹言在耳,现在却换了对象。

    陈洛阳屏息打量胡笑笑一眼,他们把他当什么?

    配种的公猪吗?

    硬塞一个女人又一个!

    他刚刚才确定自己的心意,爱上微尘,他们就——

    胡笑笑切好橙子,用果盘端出来。

    “法哥哥,吃橙!”她用竹签插起橙肉送到陆西法的嘴边,自来熟得很。

    “对不起,我不喜欢吃橙。”他毫不犹豫避开她的殷勤。

    爱上和自己一样的同类没有什么了不起,爱上不同才是孤勇!

    胡笑笑尴尬地举着橙肉,干笑着放回果盘里。沮丧地嘟起嘴转过身向陆老夫人做鬼脸。

    “法,不要对人家女孩子这么冷淡嘛。多聊聊——”

    “奶奶,既然微尘不在,我先走了。”

    “法,再坐坐。笑笑——”

    陆西法抿抿嘴,走过去低头凑到老夫人耳边,一挑眉头,把陆老太太膝盖上摊开的书拿过来摆正。

    “奶奶,你手里的书——拿反了。”

    陆老夫人脸顿时僵硬,“是吗?还真是老了。”

    她镇定地把书摆正。

    “奶奶,中国有句古话。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做牛马。我和微尘挺好。你别担心,我会和她结婚。还有就是……我不喜欢看见有人欺负她,谁都不行,哪怕是您!”

    陆西法完即走,片刻的停留没有。

    陆老夫人气得嘴唇哆嗦,胡笑笑立在一旁,声地:“奶奶,他——”

    “不识好歹的东西!像死了他下贱的妈!”老夫人闷哼一声,把手里的书重重合上。

    “奶奶,我们该怎么办?”

    老夫人寻思一会,孙猴子再能耐能也翻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陈洛阳再不服管教,也难玩出花来。

    “笑笑。”

    “是。”

    “你今晚就随法一起回去,该怎么做你知道?”

    胡笑笑甜甜地笑道:“奶奶,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的!”

    ——————————

    陆西法没有想到,微尘一夜之间就从他的生活中消失。

    她和微澜的房间被收捡得一干二净,她们的东西都被搬空。取而代之的是胡笑笑的进驻。

    胡笑笑带来一只纯种的波斯猫,蓝眼白毛,走路悄无声息。

    脱下的护士服,胡笑笑像魅惑的妖姬,曼妙身姿,真丝睡袍摇摇荡荡。

    “法哥哥……”

    “你干什么!”陆西法像被火烧到一样跳起来。“你来我的房间做什么!谁准你进来的!”

    “你怕什么?”胡笑笑呵呵笑着,怀抱猫咪,撩开被子侧身躺在他的床榻。

    “女皇漂亮?泽阳哥哥送我的。”她用手支起头颅,一手抚摸着白猫的长毛,睡衣宽大领口露出整个滑腻的胸部。

    她看他一眼,缓缓除下身上的肩带、裙子、内衣、底裤……

    陆西法站在床旁,长叹一声。

    他无法理解这些女孩,前赴后继地爬上他的床。

    不,她们要上的是陆氏集团继承人的床。

    胡笑笑趁他愣神的片刻,已把他的手压在自己胸上。

    “我不喜欢你。”他抽回自己的手。

    “呵呵,呵呵呵。”胡笑笑笑得欢乐而肆意,“我也不喜欢你。可这不妨碍我们上、床、**、结婚、生孩子。和我结婚,你会有许多许多好处。”

    她搂着他的脖子,把自己丰满的胸压在他的胸膛。近得可以听到他粗重的呼吸。

    “和你结婚有什么好处?”

    她笑,粉红的舌头舔舐他胡渣初生的下巴,“我不会干涉你、给你充分的自由。你想花酒地就可以花酒地。”

    “对我这么多的好处,那你又有什么好处?”

    “我的儿子是你的继承人,我能分到相应的股权,这就是我要的好处。”

    简而言之,婚姻就是一桩买卖。夫妻双方各取所需,各得其所。

    爱情已经在这**裸地撕裂。

    “你和陆泽阳上过床吗?”

    胡笑笑不可自抑地笑,“你不会是要求我是处女?”

    “微尘呢?”

    胡笑笑皱了一下眉,“我听泽阳哥哥,季微尘就是一节木头,他喜欢的是季微雨。”

    “是吗?”

    “是啊!想一想,做女人做到她那份上也是可怜,没爹没妈。陆泽阳不喜欢她,你也不喜欢她……”胡笑笑的手滑入他的裤头里,一直往下延伸。

    “你看,它翘起来了。”她笑得毫无矜持。

    他巍然不动,任她非礼。

    “那晚上,她是来找奶奶了?”

    “你是——季微尘?”

    胡笑笑皱了下秀眉,厌恶地道:“是啊,哭哭啼啼的。喜欢你,对你有感情……多可笑,和奶奶对你有感情。”

    她皱起的眉头好像成年人谈论“感情”就像孩玩泥巴一样的幼稚。

    “你对我有感情吗?”

    “有啊。”她扑哧一声,像听了一个极好笑的笑话,“陆西法,感情是最靠不住的东西。因为什么东西都不能把它固定下来。所以因为爱情结婚的人往往会离婚收场,以利益结合的夫妻才牢不可破。”

    “我真是难以理解你们的哲学。”陈洛阳冷笑,把她的手从自己裤裆里拿出来。“为了少奋斗五十年,我把我的名字和人生卖掉了。我不想再把我后半生的感情也卖掉。”

    “你——你不会是真喜欢那截木头?”胡笑笑错愕地问。

    “你才是没有感情的木头。”

    胡笑笑气白了脸,曲起手指差点就要甩他一记狠辣的耳光。想到陆家媳妇的头衔,忍下嚣张气焰,手指在他胸膛上点着,笑道:“你试过就知道,我是不是木头?”

    “谁的床都能往上爬,不是木头是什么?”

    “你——”

    “陈洛阳绕过她往门外走去,“我劝你快点离开,我宁可做和尚,也不会碰你!”

    “陆西法!你以为你是谁?”胡笑笑抄起床上的枕头朝他砸去,“要不是陆泽阳死了!我看都不会看你一眼!”

    陆西法回过头来,冷冷地注视着她,道:“胡笑笑,现在你终于像个人有点感情。今晚上你那么多话都像放屁一样。但这句话你得对,如果不是陆泽阳死了,我也——看都不会看你一眼!”

    “你——你——”

    骄纵狂浪的胡笑笑从没有被人这样羞辱过,何况羞辱她的对象还是一个她看不起的人。她冲过来,曲起指甲想抓破他的脸。

    “泼妇!”陆西法抓过她的手狠狠把她摔到门外。“来人!把这个泼妇给我扔出去!”

    巨大动静惊起的佣人们,踌躇地站在廊下。

    “还愣着干什么!”他大吼一声,“你们不知道我是谁吗?我姓陆,叫陆西法!是这个家的继承人!”

    一语惊醒梦中人!

    站着的佣人飞快上来,把赤身的胡笑笑用被单包裹住。

    “陆西法,你记住,你记住!”

    他站在廊上,看着胡笑笑被没有尊严的抬出去。深知把胡笑笑抬出去的不是自己,是胡笑笑谄媚的权贵和金钱。

    他继承了陆泽阳的一切,好的坏的,都可以拿来己用。

    金钱并无善恶,恶的是人,不是金钱。...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