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7 谁愿意?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87 谁愿意?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开舞之后,一切回归正常,插曲永远只是插曲。大家纷纷携伴进入舞池,女士们飞扬的裙摆相互交错。

    黎辉松了口气,今晚的经历一波三折,跌宕起伏。

    好在——也算有惊无险。

    他有些气愤地看着坐在会场一角沮丧发呆的张水玲。

    该死的女人,差点把他害死。

    幸好陆西法及时悬崖勒马,没有铸成大错。

    陆西法呢?

    刚刚还在跳舞——

    黎辉在会场绕个大圈,终于找到在会场外台阶上抽闷烟的他。

    “陆总,你怎么在这里?”黎辉生怕他又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快随我进去,还有许多人正等着和您认识呢!都是集团的老朋友们。”

    陆西法点点头,心情还在波澜起伏。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太蠢,纠结于一个无用的姓名做什么!

    名字只是一个符号,不能决定他的未来。

    微尘得没错,他想做谁,要成为谁才是最重要的。

    执着是苦海,何不放下。

    跟着心里的感觉去走就好。

    去做一件事就用尽全力,喜欢一个人就不瞻前顾后。

    不管是叫陈洛阳还是陆西法,不管微尘是因何缘故来到他的身旁。

    他喜欢她,就喜欢她。

    他要放下心中的扭捏,以拥抱的心情接受这段关系。

    他陈洛阳,也是陆西法,要和季微尘恋爱、结婚、给她幸福。

    放下心中的纠结,他无比地轻松和雀跃,脸上的笑容也轻快起来。

    “黎顾,以前的我是不是很傻?”

    黎辉被他的话弄的莫名其妙,紧张地:“陆总,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吗?”

    陆西法哈哈一笑,站起来拍着黎辉的肩膀,道:“黎顾,你别紧张。真没事,没事。我们进去。”

    “好好。”

    他们还未踏入会场,微澜便像火箭炮一样像陆西法冲过来。

    “法哥哥、法哥哥——”

    她咋咋呼呼地冲开两人,冲他们嚷道:“我姐,我姐不见了!”

    ————————

    微尘失踪?

    确切地,她是无脸见人躲了起来。

    为什么躲起来?

    不想被人看见她的伤心、难过。

    她也无法面对自己心里的无力。

    明明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却无法去改变。

    就像过去,她感受到会要发生的危险,可还是松开了爸爸妈妈的手。

    她逃出喧哗热闹的宴会,失魂落魄地沿着繁华的大街徘徊。

    身上云朵般的长裙沾上泥土,变成风雨密布的乌云,眼睛中下起大雨。

    她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也无心知道,只顾着自己内心的彷徨和伤心,低头疾驰。

    “呦,姐,你这是怎么呢?”

    微尘迷茫地抬头,不知不觉误入后巷肮脏之处,被几个目带淫的猥琐男人挡住去路。

    “啧啧,姑娘。看你哭得眼睛都肿了,真可怜!”

    微尘想往后退,其中一个男人截了她的后路,另一个把熏黄的指差点伸到她的脸上。

    “姐——”

    “别碰我!”微尘吼道,打落他的脏手。

    “这妞还蛮厉害啊!”

    “呵呵,呵呵。”

    男人丑陋地笑着,团团把她围住。

    微尘边躲边退,被他们逼退到墙角,心里的恐惧一层一层累积。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呵呵……”

    微尘后悔不迭,都怪自己太没警惕性。现在真是叫不应,叫地地不灵。

    “放开她!”

    尾随微尘而来的莫缙云抄起地上的木棍,向地痞们挥去。

    “滚!”

    坏人怕猛汉,莫缙云毫无章法一顿乱挥。地痞们无心恋战,转瞬之间四散而逃。

    微尘被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坏了,腿软地顺着墙根滑了下去。她把脸埋在掌心,瑟瑟发抖。

    “微尘,别哭。”莫缙云脱下身上的西装,披在她肩膀上。“他们都走了。”

    “你……你也走……”她把西装甩回到他身上。

    “我不走。”莫缙云固执地道,大掌温柔地摩挲着她圆润的肩膀。“我走了,谁来保护你!”

    黑暗、孤独、害怕吞噬了微尘。

    一瞬间的懦弱,她被莫缙云拥入怀中。

    他紧紧的搂着她,大手在如云的秀发里穿梭,贪婪地嗅闻其甜美。

    为什么?

    陆西法,为什么出现的人不是你?

    她鼻端充满奇异的香,是雄性荷尔蒙的味道。

    他的唇压了过来,扑满她的口鼻。

    轻颤、侵入,一点点漫过她的皮肤。

    他爱她,全心全意,心无旁骛。

    她的手指颤抖地握住他的衬衫,只要轻轻一抓就获得她一直求而不得的爱情。

    可是,可是——

    她要这样的爱情吗?

    甘愿退而求其次吗?

    “不,不——”微尘猛然推开他。

    她不要这样的爱情,不要这样的男人。

    莫缙云错愕地看着她,不解为什么突然改了剧本?

    “缙云,谢谢你对我的帮助。”微尘用自己的力量慢慢站起来。她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眉眼里藏不住厌恶。

    “微尘……”莫缙云靠近一步,伸出自己的手。

    面对他伸出来的手,微尘抱紧自己,退后一步。

    “对不起,缙云。我不能接受你的感情。”

    想到自己差一点就软弱,差一点就陷到他的温柔,忘记了微雨。她就为自己羞愧。

    “微尘,是不是因为微雨?我可以马上和她清楚,我可以马上和她分手——”

    “够了!”微尘凶狠地像母老虎一样地瞪着他,“缙云,我再一次,我们不可能,不是因为微雨,是我心里没你。而且如果你敢伤害微雨的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微尘……”

    “不要叫我,也不要再跟着我!”微尘转过身,挺直脊梁往巷口走去。

    ————————

    微尘出了巷子,冷风一吹,吹干脸上的泪痕,脑子也清醒七分。

    真是傻了,两手空空稀里糊涂走到此陋巷,差点遇到危险。

    爱情让人愚蠢,深陷爱情果然让人智商为零。

    她正准备扬手招辆出租车,一辆加长林肯停在她的面前。

    司机下车打开车门,弯腰恭敬地道:“季姐,请上车。老夫人在医院等你。”

    看来,今晚宴会上的事情已经传到奶奶耳朵。

    “奶奶找我有什么事?”

    司机摇头,“还是请季姐亲自去一趟。”

    微尘咬了咬唇,把头一低,猫腰钻入林肯。

    车行缓缓,到达疗养院时已过午夜。

    疗养院里静悄悄的,微微的路灯像萤火虫一样。

    老夫人的病房灯明窗亮,孱弱的老人正带着珐琅眼镜靠在枕头在灯下读着原文书。看到有趣处,她笑着把书里的段落指给身边的陪护看,陪护看了一遍后,也笑起来。

    微尘进门后才惊觉身上还披着莫缙云的西装,想脱下来已是来不及。

    陆老太太眸光一扫,什么都没。指了指身边的椅子,示意她坐下。

    陪护站起来,准备出去,也被陆老太太摆手制止。

    微尘注意到这位陪护眉清目秀,虽然身上穿着护士服但和一般的护士截然不同。

    她更美、更媚、更让人感觉舒服。...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