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6 原地等待的幸福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86 原地等待的幸福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她被你气跑了,不去追吗?”

    贺兰夜从花木掩映的绿植物后侧身出来,他望着脸上犹带着五指红痕的陆西法。嘴角抿起一个微笑。

    他常是冷漠,更难开口管他人的闲事。

    可能是今晚的月亮、可能是今晚的音乐,让他从暗处走到台前。

    “贺兰先生。”他没想到贺兰夜会在这里。

    “我不是故意想听。实在一时没有走出来。”贺兰夜微笑着道:“我看得出来,你喜欢她。既然是喜欢,为什么又把她逼走呢?”

    他踌躇一下,“我虽然爱她,但恐怕不能提供给她想要的幸福。”

    贺兰夜轻笑起来,宽阔的肩膀微微颤动。

    “陆先生,一个人的幸福从不是来源另一个人的给予。我想,你也是误会那位女士的意思,她爱你本身就是幸福,你接受她的爱意就是幸福。你知不知道否认她对你的爱和关怀会给她带来巨大的痛苦。要珍惜为你流泪的女人,因为没有任何人会永远在原地等你。”

    陆西法的脸变得难看,他想起微尘离去前绝望的眼神。

    他一直希望微尘能自动地离开,但这一真的到来了。心情却十分沉重。

    “陆总、陆总!”黎辉噔噔噔地跑着过来,满脸大汗地对陆西法道:“舞……舞会马上要开始了,大家都等着您去开舞呢。”

    黎辉看见陆西法身旁的贺兰夜,脸微微吃惊,立即恭敬地半低着脑袋,喊了一声:“夜先生,您也在啊。”

    贺兰夜没有话,转头重新返回阴影之中。

    陆西法片刻之间,已经重新做了决心。

    为什么要放弃自己钟爱的人或物呢?

    如果真爱都无法给予一个人幸福,那么什么才能给予幸福!

    他应该相信自己能给微尘想要的一切,包括爱和安全感。

    “黎顾,张水玲在哪里?”

    黎辉眉头簇成麻花,没想到火烧眉毛,他还在操心张水玲在哪里。

    “张特助应该在张特助应该在的地方。总裁,我们就别管她了。快去会场。”

    “不行。我必须要看见张水玲才入会场!”

    时间紧凑,黎辉无法,只能先让人把张水玲带到陆西法跟前。

    原来这短短的数十分钟里,张水玲都被黎辉派去的人关在洗手间。

    张水玲被吓坏了,看见陆西法,眼眶不由地马上红起来。

    “张水玲,你没事?”

    她摇头刚想抱怨几句,不想他更快一步地对她道:“水玲,时间来不及了。我们先入会场。”

    黎辉扼腕叹息,张水玲一脸喜。

    —————————

    porunacabeza的音乐响起,会场中的众人都在翘首以待陆氏集团新任继承人的开舞。

    像王子挑选王妃一样,大家都在窃窃私语,究竟谁是这个幸运的灰姑娘能被王子选中。

    音乐激亢,微尘却感觉曲子催人泪下。

    她吸吸鼻子,告诉自己不能哭,要忍耐。视线还是一遍一遍被泪水模糊。

    比起自己的难过,她在心里默默祈祷,陈洛阳不要再任性、不要再任性。

    求你了,快点出现。哪怕是和张水玲开舞她都可以接受。

    不要以为你手里的东西是经地义地得到。

    老爷像听见微尘的祈祷,陈洛阳终于出现了,他的身边站着得意的张水玲。

    黎辉跟在他们身后,一脸无奈,默默看着会场中的微尘摇头。

    微尘咬住嘴唇,转过身去,实在控制不住滂沱的眼泪。

    委屈、心酸、难受,满溢在她心间。

    这个结局,她实在是难以接受。这个伤心的地方,她也真是待不下去。

    “姐姐……”身边的微澜看着她伤心也跟着心痛。

    微尘哭得肩膀耸动,心里发恨地想:大不了回江城,随意找个人嫁了,也比着他要强。

    “洛阳,我们跳舞!”

    陈洛阳目光追随着远处的微尘,不自觉地迈开脚步向她走去。

    信心满满的张水玲万万没有想到,他会撇下她,径直往微尘的方向走去。

    “洛阳,你不是要和我开舞吗?”她失态地拉住他的袖子嚷道。

    “张水玲,谁我要和你开舞?”

    “你不和我开舞,为什么又让黎辉把我带来?”张水玲气急败坏地问。

    “我请黎顾问把你带来,只是是想确定你没有因为我的莽撞受到无妄的伤害。我要邀请跳开场舞的人从来就不是你。”

    张水玲目瞪口呆,愣在原地。傻傻看着陆西法一步一步走向会场角落季微尘站着的方向。

    回荡的提琴声绵绵如泣,压过了季微尘软弱地抽泣。

    她背对这会场,完全没有预料到他还会来邀请她开舞。

    “姐姐,姐姐。你快看——”微澜在身边使劲拽着她的胳膊。

    看,看什么看!

    微尘甩了甩手,她什么都不想看见。

    “姐姐!你快看啊——”微澜不依不饶,几乎要把她的胳膊拽断。

    “微澜!”

    她转过头来,惊讶地发现,陈洛阳居然就站在她的面前。

    英俊的脸庞上还带着浅浅的巴掌红痕。

    他犹豫一会,向她伸出右手,“微尘,我们开舞。”

    她傻乎乎地望着他,对现在的状况有些搞不懂。

    他不是要和张水玲开舞吗,他不是叫嚣着要去找别人开舞吗?

    为什么又来找她?

    她难道很丑,还是很差,除了他就找不到男人共舞?

    见她迟迟不答应他的邀请,他着急地道:“微尘,我们一起开舞。你看,在这宴会里。我除了你,谁也不认识。”

    他不等她同意,大胆地伸手握住她冷冰冰犹在颤抖的素指。

    音乐响了一次又一次,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

    多年的教养让微尘知道,她应该笑,可她的眼中只挤出透明的液体。

    他的手很暖,微微渗出汗水。目光如水,步伐稳健。带着她滑入舞池,翩翩起舞。

    相比之下,她这个舞林高手狼狈极了,紊乱的心跳让舞步也纷纷乱乱。

    再也找不到比今更糟糕的男女主角,一个带着巴掌,一个满脸泪痕。在舞池中,步伐凌乱,跌跌撞撞。

    一步之遥,永远一步之遥。

    音乐停止,会场响起雷鸣掌声。

    “微尘……”他的脸贴过来,轻碰她的脸颊。

    “……”

    他什么,她已听不清楚。

    她泪沾在他的脸上。

    只听见,自己内心的低泣。

    陆西法,再见。

    可能就这样,失之交臂,最后相忘江湖。...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