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5 世界上最难的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85 世界上最难的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陈洛阳心不在焉地听着耳朵边的喋喋不休,那些唾沫横飞的资本家在些什么,他十句话难得听进去一句话。

    他的眼睛不时望向会场大门入口处的季微尘,她的愤怒、责怪、怨恨……

    她是应该怪他,他这样的——混蛋。

    应该被她深恨。

    “洛阳、洛阳。”张水玲拉了拉他衣袖,“你在看什么?”

    他“嗯”了一声,掩饰地问道:“宾客名单里有没有屈未然的名字?”

    张水玲摇头,“没有,我刚刚还确认过。他有送致贺的礼品过来。可人没有来。你也知道——”

    张水玲没有完余下的话,虽然“官商勾结、官商勾结”,都是老百姓讨厌的一丘之貉。可两者之间,永远是官在前,商在后。

    陈洛阳现在是有钱,远远没有权势来得尊贵和崇高。千百年的“官本位”,一时还难以被“金本位”替代。

    屈未然的家世背景,注定他能傲视群伦。

    陈洛阳的眼睛显出失望,落寞地饮尽红酒。

    唉,终于相信,他所拼尽全力到达的终点,不过是别人的起点。

    “法哥哥!”微澜嘟着嘴,端着酒杯婷婷走来。她眼眶红红,似有泪意。

    “微澜,你怎么呢?”

    “我的脚崴了……”

    陈洛阳刚伸出手扶她,微澜手一偏,酒杯中的的液体径直泼向他身旁的张水玲身上。

    ——————————

    微尘凝视看会场中央,突然焦点中心发出一阵骚动,像沸腾的水花从锅里冒出来。

    不一会儿,张水玲脸铁青,从人群的包围圈中出来。黑的礼服上扑满琥珀的酒液,一条上好的裙子全毁了。

    微澜正举着空酒杯,站在陈洛阳身边诚惶诚恐,眼睛中难掩得意。

    张水玲气急败坏地往洗手间方向而去。

    微尘低手抚抚鬓角,深吸口气,提起裙摆缓缓而优雅地向他走去。

    她穿过会场,人人自动让开一条路来。

    奶白的裙摆沙沙扫着地面。

    刚刚休息室的女人们都猜错了,她的裙子不是法国高级订制。而是,在上海老师傅处订做的改良旗袍。

    老师傅一月才做一套,预定得提前三年。

    为了保持身体,她坚持不懈地坚持健康饮食、运动慢跑、健身瑜伽。就是为了穿上这袭旗袍,美美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没有什么是不需要付出代价的。她坚信,曾经所有的纠结、难过都是在遇见他之前所付出的必要代价。

    女人美在风骨,不在皮相。

    一件人人都能买来即穿的奢侈品,和一件必须等待三年才能穿的旗袍,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她身上的白不是白,是云朵。云朵上的金丝银线是太阳的霞光,照在海面升腾的波浪上。

    这件衣裳搁在谁身上也是要喧宾夺主,使主人黯然失。

    没想到,穿在微尘身上,它就服帖得像只宠物猫,尽心尽责地烘托出主人美丽的脸。

    “陆西法……”她带着笑,走到他的跟前。

    陈洛阳收回自己视线,脸上浮现半刻的羞赧。

    他懊恼自己太没用,又被她的美迷住眼睛。

    “我们能谈谈吗?”她。

    距离开舞的时间已经不多。

    “嗯。”他点头。

    “我们去外面。”

    “好。”

    他随着她的脚步来到室外,会场外有一露的花园。

    宾客众多,这里也算补充会场,给大家一个缓冲的半私密地带。

    虽是缓冲地带,一眼扫过去,该有的准备一样不拉。

    花柳扶苏,型餐台上有鹅肝、鱼子酱、法国蜗牛和松露。光线昏暗,暗夜闻到扑鼻的花香。

    绚烂和奢靡,尽在此刻。

    他端起一杯黑品诺一口饮下,面对美丽的她,他极需要酒精来镇定心情。

    “微尘……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他的指腹摩挲着杯壁,不敢抬头看她,“你过的,只要我能把喜欢的人带到你的面前,你就会离开。”

    微尘忍着心里的愤怒。想大叫、想大喊、想狠狠抽他耳光。

    “你骗我,对不对?”她强颜欢笑,努力使自己语气和缓,“喜欢不需要道歉,欺骗才需要。我知道张特助不是你喜欢的人。你带她来不过是想羞辱我,让我知难而退。”

    她太聪明,一眼看穿他的把戏。

    微尘的话,他无法否认,就像无法否认他的过去。

    如他身体里肮脏丑陋的另一部分血液。她不喜欢、不认识、不了解的另一部分他。

    是陈洛阳,不是陆西法。

    他默默把酒杯放下,决定快点离开。

    “我要回会场了,开场舞马上就要开始。”

    “陆西法!你想带张特助开舞吗?”微尘失态地擒住他的袖子。

    “不可以吗?”他无礼地:“水玲最近都在学习探戈,老师夸她跳得不错。”

    微尘的手捏得紧紧,咯到柔软掌心的坚硬是她送他的袖扣。

    “你死心,今晚上张水玲都不会回来!”

    他眨了眨,低低怒道:“季微尘,你对水玲做了什么?”

    “你不能带她开舞!”

    “为什么?”他火冒三丈地掀开她的手,“你非要这样?会场里有那么多的女孩,没有张水玲,我随便邀请谁开舞都行!”

    她立马怼了回去,“你大可试一试,看谁敢接受你的邀请!”

    “你——”他快气得要跳起来,才发现自己像跳梁丑,一步一步全被设计。

    做继承人有什么好,生活的每一步都不由己。

    爱谁、和谁在一起、结婚、生孩子,都要被人安排。

    “你,你们——”气到发狂,他终于冲她吼出心里的话:“季微尘,我不是陆西法,我是陈洛阳!”

    冲动之下,他掀翻了身旁的桌子,桌上的佳肴美酒哔哩啪啦全砸到地上。

    他瞪着她,周身散发怒火。

    污渍泼到微尘的裙摆上,玷污了云朵的洁白。

    她含着眼泪道:“我知道你是谁,不知道的人是你!你就是你,不管是陈洛阳还是陆西法都是你!在我心中重要的不是你的名字,而是你这个人!但你走到会场,到达别人的视线,你的名字就是陆西法!陆西法代表责任。你今晚的任性不是伤害我,是伤害奶奶、陆氏的股东、千千万万的员工。他们的希望很简单,奶奶希望你能顺利继承家业,发扬光大,股东们希望你能带领集团,每年分花红,员工希望年年加薪,生活安逸!这件事只有陆西法可以去为他们做,陈洛阳不可以!你懂不懂?”

    同样,他也声嘶力竭地吼道:“我想做陈洛阳,我不想背叛我自己!如果我都不是我了,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季微尘猛地一耳光甩上他的脸。

    她的掌心很热,巴掌很冷。一瞬间打掉他满腔的火热。

    “如果你执意要纠结做陈洛阳还是陆西法,谁也没办法把你拉出死胡同。可我告诉你,人生的意义是靠你脚踏实地去开创出来的,而不是靠别人赋予。如果你要用别人的看法来左右自己,就永远是被人牵着鼻子走。希望你明白,你已经足够幸运。可以有力量去做许多自己过去想做又做不到的事情。”

    他呆呆站着,左边脸颊热红热红。

    “你自己好好想一想。”

    转身一刻,微尘眼中泪雨如暴。

    她终于知道,世界上最难的事就是改变一个人的观念。

    泪水冲花了精致的妆容,本来应该展现美丽的时刻,却狼狈不堪。

    “姐姐,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啊?”微澜匆匆过来,拿出纸巾给她,“大不了我们马上回去,我去买机票。”

    微尘用湿巾用力擦去脸上的花妆,她是要回去,但不是现在。

    “微澜……我们进去会场。”

    “姐,你还要去啊?”微澜气恼地跺脚,“法哥哥和他们也太欺负人!我们还去干嘛!”

    “不,我要去。“微尘坚定地。“一码归一码。”

    不管发生什么,至少也要把这舞会撑完。

    纸巾擦得去泪痕,擦不去红肿的眼睛。看见她和微澜独自回来,黎辉的脸又黑了三分。

    “季姐,会场里的宾客们都在等着——总裁开舞。”

    微尘点点头,朝黎辉声道:“黎顾,陆西法在花园。麻烦你再去劝劝。告诉他,无论他想请哪位姐开舞都可以的。不要让舞会缺了男主角,成了明的笑话。我明一早就会离开。”

    黎辉钦佩地看着微尘,刻不容缓,也不得安慰她的话,点点头,马上转身去了。

    “姐!”微澜的嘴嘟得老高,“都这个时候,你还顾及他什么?他要作死,让他去作死去!我们才不管!”

    舞会开窗,股东们将怎么看待这位马上要全面接掌陆氏集团的继承人?

    他的莽撞、真、不按牌理出牌的任性都是致命伤。更可怕的是,他的不慎将关系集团千万员工的未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