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3 热血青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83 热血青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来,我们来跳舞!跳一曲探戈!”

    “不——”

    “不能不!在舞会上拒绝一位女士的邀舞不是绅士该有的行为。”她俏皮地用指尖压在他的唇上,挺直背脊,把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腰身。“到时候,你来邀请我跳舞,怎么样?”

    “啊,可——可我不会啊!”他手脚同用地像只笨拙的鸭,终于承认自己不会。

    “不会没关系,我教你,跟着我的脚步——一二、一二、转圈——扶着我的腰——”

    “微尘!微尘!”

    他急得满头大汗,越是怕踩到她的脚,越是手忙脚乱,在她软羊皮鞋子上留下无数个脚印。

    “对、对不起。”

    “没关系,陆西法不要看我的脚,要看我的眼睛。”

    优美的音乐在房间里一遍一遍回荡。

    她嫣然转身,粲然一笑,颠倒众生。

    他的脚步从跟不上节拍,到跟错节拍。从走对了手,又忘了脚,到手脚一致。

    他颠颠倒倒,和她共舞许久。

    “这是什么曲子?”

    “探戈!”

    “什么!探戈!?太难了!”他喘气如牛。

    她一个回眸,将藕臂挂在他的颈脖上,脸贴着脸,眼望着眼。

    “我只会跳探戈。因为它来自孤独,代表三分钟的爱情!”

    他身体一立,半晌没有动弹。

    她亦静静站着,似梦,似呓,“洛阳,我不要你爱我很多,一点点就足够。”

    “对不起,”他不由自主地抱歉,“微尘,我从没想过要伤害你或是让你难过。”

    何况她还是一个招人喜欢的女孩,有娇美的容貌和温柔的性格。

    可她的生活和他有壤之别,她是连喝矿泉水都要订制的人,而他冬里饮自来水都可以打发。

    正如张水玲所言,她要嫁的人是陆氏的继承人,而不是他。

    微尘,你爱的人是我吗?还仅仅爱我的姓名。

    面对他的沉默,她低头含笑,颤颤的飞睫上沾着水气。

    又一次被拒绝。

    她没有责怪,更没有谴责。

    “洛阳,你听,这首探戈是西班牙名曲porunacabeza,这是一句赛马术语,指的是差一个马头的距离。翻译过来就是只差一步或一步之遥。洛阳,我总觉得,我和你的距离只差一点点。每次我向你靠近一点,你就远我一些。是什么在我们中间阻隔?”

    阻隔他们的是什么?

    是他的怯弱和怕辜负。

    陈洛阳知道自己话不能多,她有魔力会牵着他往前走。

    “你别乱想。”他伸手像个狂妄的男人揉了揉她的头发。

    动作做得粗旷,内里的底却是情深款款,

    “脱下鞋子,让我看看你的脚。”刚才他可是猛踩了她好几下。

    她暗暗在心里叹了口气,他又转移了话题。

    微尘收拾情绪,顺着他的意思,把脚上的白羊皮鞋踢掉。

    雪白的脚上,青青红红。

    “你不痛吗?”他皱眉。

    “我心里痛。”

    他对她的话置若罔闻,俯身把她抱起来。

    “对不起。”他:“你看,这就是我们之间的阻隔。舞步不在一个频率上,勉强只会受伤害。”

    “我不怕受伤害。”她任性地抱住他的脖子。

    “我怕!”

    ——————————

    季微尘和陈洛阳越离越远,张水玲是高兴的,这代表着她又有了几分希望。

    她的特助身份也越来越受到同仁的重视,大家不看僧面看佛面。谁也猜不准这位吹枕头风的特助将来会升到哪一步。

    做了特助这么久,张水玲真正用心去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

    追寻梁泡泡的下落。

    她知道梁泡泡是她和洛阳之间最后的纽带和联系。

    只要有这张筹码,她就可以把洛阳紧紧拴在她身边。

    皇不负苦心人,在她契而不舍的坚持追查下,梁泡泡的下落终于有了些眉目。

    陈洛阳贪婪地看着她带过来的资料,上面明晰地写着,一年前梁泡泡在蔚海出现过。她不仅出现在蔚海,还在海边客栈打过几个月的工。只是几个月前,她又忽然失踪。直到现在也了无音讯。

    “鱼不去美国念书,跑去蔚海干什么?”陈洛阳迷惑不解。“而且,现在她又去哪里呢?”

    “不知道,”张水玲为难地摇头,“据客栈老板,看见过一个男人来找鱼。然后鱼就辞职和那男人一起走了。”

    陈洛阳大惊,“那男人是谁?”他不敢相信心里奔腾的答案。

    “屈未然。”

    真的是他!

    “是,我拿未然的照片给他们辨认过,他们一眼就认出来就是照片上的男人带走的鱼。”

    陈洛阳胸中燃起一股怒气,手指成拳捏攥得紧紧。

    “砰”地一响,他的拳头狠狠砸在桌面上。

    “屈未然现在在哪?”他和鱼无冤无仇,他带走鱼想干什么?

    桌上滚烫的咖啡从杯子中泼溅出来,倾在他的手背上。

    张水玲情急地嚷道:“洛阳!”马上用纸巾替他擦去污渍。

    “未然带走鱼,一定有他的用意。”到这里,张水玲的心里也泛起隐隐苦涩之意。

    “你别着急,着急也没用。我已经以公司的名义向屈家发去邀请函,邀请他们参加公司的庆典宴会。我想以陆氏集团的财力和实力,屈未然一定是会来的。”

    陈洛阳眼睛一亮,他现在的身份是陆氏集团的继承人。屈未然还不知道他的新身份,待他来了的时候就可以逼问他关于鱼的事。

    “水玲,你真是聪明!”陈洛阳的心情稍稍好转。

    “这没有什么,我是你的特别助理嘛。”张水玲耸耸肩膀,自嘲的口吻,心里五味杂陈。

    他们的关系外人看着羡慕,其实是不知底细。

    她和他,就如一般同事,上下级。

    “听,庆典宴会上你要和季微尘开舞,是这样吗?”张水玲无话找话,“你可要好好练习练习。我记得大学的时候,你可是同手同脚大王。”

    陈洛阳怔忪,被她的话提醒。

    “你会跳探戈吗?”他问。

    张水玲一愣,茫然地表情已经泄漏她的不会。她马上到:“没关系,我可以去学!一个星期的时间足够了,我一定能学会的。”

    女人的野心一旦蓬勃,起来,男人都要胆寒。

    陈洛阳看了她一眼,从抽屉中拿出一张银行卡,“拿去,请老师,订礼服都需要钱。”

    张水玲踌躇着,似想接,又怕接。

    “我有钱……”

    “拿着。这是工作。”

    张水玲最终还是收下了,即使她不收,陈洛阳想方设法也会让她收下。

    经历了种种点点的事后,洛阳明白一个道理。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尽量用钱去解决,不要牵扯感情。

    一个人的感情才是最贵的奢侈品。

    ——————————

    人类是群居动物,每一个人的生活总离不开人。

    在信息交通不发达的过去,聚会是非常好的沟通渠道。即使到了现在,传递消息的功能减弱。人们还是保持了事聚,大事大聚的习俗。

    即使不在日常生活中聚,络上的聚合无处不在,无时不在。

    集团庆典是昭告下陆氏集团终于有了新的继承人。

    这是陆家的大事,更是商业上的盛世。

    许多宾客提前从各地汇来,他们携芳带柳,要一睹陆氏集团继承人的真容和风采。

    庆典开始前几,陈洛阳便开始不停地和各等人物会面。

    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每一个都是集团的生意伙伴,涉猎行业的上游下游。

    大家聚在一起,玩玩高尔夫,球,弄弄红酒和雪茄,也谈论各自的生意经。

    大部分时候,陈洛阳听得义愤填膺。

    这些可恶的资本家,想得不是做实业,振兴实体经济,开口闭口就是资本、股票、上市、快速圈钱。

    所有的宾客中,陈洛阳只对一个人感觉比较好。

    从美国远道而来的flower公司的老板,姓贺兰,名夜。

    没有人向陆西法详细介绍过贺兰夜的身份。哪怕是黎辉,他也是支支吾吾,飞快掠过。

    虽然没有更多的资料,但所有的人都很尊敬贺兰夜,包括不见任何来宾的陆老夫人单独见了他三次。

    贺兰夜低调,话不多。吃素,不沾烟酒。这一切都和常见的商人都很不同。

    他英俊非凡的脸上常常没有任何表情,个头很高,身材匀称,咖啡头发在阳光下微微发淡。出奇的是,他的两只眼睛在晚上是一眼黑,一眼蓝,在白又呈现出一眼红、一眼金。

    贺兰夜指着自己的双瞳告诉陈洛阳,会变的眼睛是一种病,叫做虹膜异症。是虹膜素缺失引起的,这是一种基因病。

    对了,他在国外进行人类基因研究。这次回国的目的就是为了完善人类基因库的采集。

    “人类的许多病症都是基因引起,如果能破解基因密码,许多疾病将不药而愈。”

    贺兰夜的言论激起陈洛阳无限好感,他终于遇到一个不谈生意、不谈标准杆、大师杯,不逼他喝威士忌、不抽科伊巴的人。

    他大力支持贺兰夜的基因采集工作,如果有需要陆氏集团将会坚定地支持。

    拥有巨额财富的人应该为社会做更大的贡献。

    面对陈洛阳的热血,贺兰夜微微扯了扯嘴角,双瞳的颜变得奇异而危险。...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