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2 胆小鬼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82 胆小鬼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雨越下越大,打在透明的温室屋顶,溅起一朵朵透明的花。

    半夜睡不着,微尘心烦意乱,又无处可去。

    莫缙云的表白让她气愤,气愤他对微雨的利用和欺骗。

    唉,她该怎么办呢?

    微雨爱他爱得那么深——

    往后,她如何去面对微雨?

    因为莫缙云,她似乎也成了共犯。

    她来到温室,想在花海绿植之中坐一坐,让清新的植物散走心中的郁闷。

    没想到,有人比他来得更早。

    陈洛阳正慵懒地坐在复古沙发上抽烟,他看见她,在暗夜中向她招了招手。

    微尘走过去,闻到他浑身的烟酒味。

    很臭,很难闻。

    饮醉酒的他和平日颇有些不同,很痞气的样子,放浪形骸。

    他拿出香烟,敲了一根递给她。

    微尘已是愣住。

    他邪气地:“别装,我知道你会。”

    她接过香烟,他用打火机点燃。

    他的香烟不知什么牌子,很糙,呛喉咙。

    微尘皱了皱眉头。

    他又为自己点燃一根。

    不知他抽了多久,地上已经铺了一层烟屁股。

    “你别抽了,对身体不好。”

    他鬼魅地一笑,用力再吸一口,道:“你看,好男人会劝女人戒烟,坏男人则会开烟给女人抽。季微尘,你怎么就不会选呢?”

    “你别误会莫缙云是我妹妹微雨的男朋友!”

    她向他解释,想起莫缙云的表白心里又是一阵烦乱。

    今实在没心情和他话。

    “你慢慢抽,我先走了。”

    她刚站起身来,马上又被他扯回去。

    他用了很大的力气,微尘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被他压在柔软的沙发上。

    “季微尘,我是男人,他看你的眼神明了一切!他喜欢你,他爱你!你不懂吗?”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嘶吼出来。

    他憎恨陆西法这个名字!

    他曾对自己发过誓,一辈子就做陈洛阳,永远做陈洛阳!

    而现在他屈服在庞大的金钱之下,改头换面背叛了六岁的自己。

    他厌恶这里的一切,这个名字、这个集团、它的财富、荣耀……

    只是,唯独,他不讨厌她。

    这个美丽的女孩,赛过最美丽的仙女。

    在他的身下微微喘息,面潮红。

    他的手背顺着她光滑的脸颊一直往下,抚过她的颈,来到锁骨。

    她还能呼吸吗?

    越来越是不能了,胸膛剧烈地起伏,像要欲飞的鸟。

    他把手掌摊平,手指撩开她的睡袍,伸了进去。

    女性的柔软是造物主的恩宠。

    他发出一声轻叹息,双眸越来越深邃,像永恒闪烁的恒星。

    微尘气愤地把手里的香烟直接按在他的手背上,烫得他猛地松开了手。

    “你——”他恼羞成怒,不过疼痛确实让他的理智回炉。

    “我看不懂的人是你!”微尘坐起来,把衣襟拉好。“我真不知道你在怕什么?”

    他抚去手背上的黑烟灰,不甘示弱地:“我没有怕什么!”

    “没有怕什么,就光明正大的来!”

    “什么光明正大?”他一时反应不过来。

    她撩起袍子,大胆地跨坐于他腿上。双手搂着他的肩,堵上他的唇。

    他惊呆了,顿时酒意全消。

    “你来啊!”她激他,故意把睡衣褪到肩膀下,露出半个圆润的胸。

    “刚才不是摸我吗?为什么现在不敢了?”

    陈洛阳赶紧把她推开。

    老,他不过趁酒发疯想把她吓退。

    这女人,还真能!

    “陈洛阳,你怕什么?”她拉住他的袖子,反正已经是没廉耻,干脆全豁出去。“今我们必须有个了结。”

    “怎么了结?”

    “要不是你上我,要不就是我上你!”

    “你这个疯子!”他掰开她的手指,从她身下钻出来,跑得比兔子还快。

    “陈洛阳!”她在他身后跺脚。“你是不是男人!”

    他没骨气地道:“我不行!”

    “为什么不行?”

    “我来大姨妈!”

    “你去死!”微尘气得脱下鞋子砸他,鞋子落在他背上,他也没回头。

    有贼心没贼胆的臭男人,没胆又要来撩她。要动真格,马上又打退堂鼓。

    不知道他在怕什么?

    明明已动心,就是不靠近。

    ——————————

    陈洛阳不是害怕,而是没有勇气去靠近。

    他连自己的未来都承担不起,怎么轻易再附上微尘的未来。他怕自己的靠近,会害了她。

    一个从来没有体会过爱和安全感的人,如何给另一个灵魂安慰。

    温室的骚聊之后,陈洛阳已经有好几没有和微尘话。

    表面上他用沉默对抗周遭的一切。其实,他默默在心底拿定主意。

    他已经被微尘逼到悬崖,只能背水一战。

    时间像按部就班的齿轮一步步向前滑动,哒哒哒的链条把所有的人和事绞榨进去。

    陆老夫人授意黎辉,把微尘和陈洛阳的订婚与集团的五十周年庆典分开。

    先行庆典,把陈洛阳继承人的身份公开,然后再行订婚。

    “微尘,你不会有什么意见?”老夫人慈爱的问。

    气渐渐转暖,她的身体也好了许多。虽然仍住在医院,但已经比初时离不开氧气管的时候有壤之别。

    微尘温柔笑着,把黄的文心兰插到水中。

    意见?

    在这里,她能有什么意见?

    她遵从爷爷的意思而来,也深懂陆老太太的意思。

    陈洛阳与奶奶再不亲,身上也货真价实地流着陆家的血。季微尘不过是个外人。

    对于陆氏集团继承人的婚姻,最重要的是传宗接代。

    不要以为一定要生男孩,是封建残余。

    知道,全中国至少有一半的家庭抱有这种想法。

    老夫人一定要寻回陈洛阳的用意也在此,要把血脉传下去。

    陆家好几十年的规矩,入门前必须要先生儿子。

    有儿子才结婚。

    生不出儿子的女人做不得陆家的媳妇。

    这条件苛刻?

    季老爷子还觉得合理,他深悔当初没有在独子身上实施这条家规。要是早一点要生下孙子再同意结婚的话,也许他也不至于弄得老来丧子的苦痛。

    男孩对老人而言真莫过于是命根。

    老夫人看出来,微尘美则美矣。可惜,陈洛阳不喜欢。

    现代男女,未婚夫妻。同在一个屋檐下,这么久,两人关系一点进展都没有。

    “微尘,俗话女追男,隔层纱。有时候,你要主动一点。你来,把耳朵靠近一点,我教你个秘方——”

    老夫人话里有话,微尘笑着摇头面红心跳地逃开。

    “你这孩子害什么臊!都是一家人!”

    她能不害臊吗?

    在他面前已经够没脸,一次的尝试足矣。

    她已渐渐绝望,他或许是真的不喜欢她。

    ————————

    订婚宴无限期的往后推延,微尘的心蒙上一层灰雾。

    订做的衣服送来,本来是特意为订婚准备的。

    现在——

    唉,她好像连抱怨的资格也没有。

    陈洛阳不理她,奶奶也嫌弃她,她在这里真有种举步维艰的感觉。

    订制的男士西服和女士晚礼服并排挂在一起,神采奕奕。

    微尘抚摸着西服笔挺的衣领,踌躇一会,还是决定上楼请他下去试穿。

    陈洛阳没有拒绝,随她下楼。

    虽然仍是没有什么多话,两人之间的气氛还算融洽。

    他身上穿了一件眼生的衣服,款式登样,料子也不错。

    “脱下外套,试试。”微尘拿起西装,亲自服侍他穿上。

    两人靠得很近,他一闭眼就闻到她发梢上散发出的茉莉香味,眨眼间已有些目眩神迷。

    他伸出手,把西服套到身上。

    人要衣装,佛要金装,英伦订做西装上身,整个人都显得和刚才格外不同。

    更衣镜中的男人标准的衣架子,一挥手一投足已然充满派头。

    他回头看向微尘,她正地站在他的身后,一袭白米百褶长裙,领子处系着暗长带蝴蝶结,腰身处是同的细腰带。

    她的胳膊上搭着他脱下来的外套,正低头把外套的衣领抹平。她把外套抚了一遍又一遍,静静地出了神。

    好一会儿,她抬起头来,发现他也在看她。

    “这外套是张特助送的?”

    他木然地点点头。

    “很衬你。”她含笑把外套挂起来,笑容中全是苦涩。

    “把手伸出来。”

    他不解她要自己伸手干什么,很配合地伸出右手。

    “知道吗,穿西装的时候,衬衫袖口应露出西服袖口一英寸。这不是西服的穿着规矩,而是衬衫的穿着规矩。正式场合,要是不懂,会被人笑的。”

    她轻轻在他的衬衫袖口别上一枚银质黑钻石的袖扣,袖扣在灯光下闪烁微微光芒,显得很有格调,又不夺目,给人一种可以信赖的成熟感。

    他转了转自己的手腕,感到自己在她面前,许多时候就像蠢笨的丑鸭。

    傻傻呆呆,什么都不懂。不懂西餐礼仪,不懂红酒、雪茄、不会高尔夫、球、潜水……

    “洛阳,你会跳舞吗?”

    他的脸瞬然热起来,支支吾吾地:“在——学校学过一点。”

    “那可不算。”微尘迷人浅笑,一手优雅按下音响遥控,一手拉住他。

    “来,我们来跳舞!跳一曲探戈!”...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