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1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81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莫缙云从善如流地回答:“我靠手吃饭,普通医生而已。”

    当医生还叫靠手吃饭,明明是靠脑,好不好?

    他的针对,让陈洛阳非常反感。没有道理的,突然想刺他一刺。

    “莫先生来西林看我未婚妻,不知是顺路还是特意?”

    莫缙云脸上肌肉一抽,他直直地看着陆西法好一会儿,认真地道:“陆先生,明人不暗话。今我是特意来带微尘回家。”

    听到莫缙云是来带微尘回家,陈洛阳本应该是欢呼雀跃,一百个高兴。

    可实际上,他一点都不高兴。甚至还有一点难过。

    他可以赶她、气她、不理她,但她不能被别的男人带走!

    “莫先生,是不是搞错了。微尘是我的未婚妻——”

    莫缙云的声音飞快地压着他的尾音道:“陆先生是念过书的人,怎么能听信老人的话呢?”

    “百行孝为先。”现在他倒把奶奶抬出来压人。

    “那也要看什么事情。微尘是愚孝,陆先生应该比她理智。你们又不相爱,勉强在一起有什么幸福,到头来不过是毁了两个人的生活。”

    我的生活要你来指手画脚?陈洛阳有些火大地想,嘴上仍客客气气地道:“这些话我也对微尘过,可她不肯离开。”

    他一副,她就喜欢我,赖定我的表情。

    莫缙云低头,“我想,一定是陆先生的态度不够坚决,让微尘误会。”

    “请问,我要怎么才算态度坚决!”陈洛阳快要发飙,他还不够坚决。为了让她死心,他拉着张水玲一起演戏。

    知道,他有多不情愿!

    “请你用力地推开她,不要再看她一眼,不要再和她一句话!”

    “你——”陈洛阳气得站起来,“你不要得寸进尺,这始终是我和微尘的事!”

    莫缙云也站了起来,坚定地:“陆先生也承认微尘是好女孩。一个好女孩是不是应该得到一个好归宿!你自认是她的好归宿吗?如果她过得幸福,为什么在西林的短短一个月内就学会了抽烟!请你不要对微尘的痛苦视而不见!你连自己的幸福都给予不了,拿什么去给她幸福!”

    “我怎么不能给她幸福,我有的是——”

    “你想的是钱吗?”莫缙云冷笑,“就凭你这素质,什么都是钱开道!财先行!陆先生的人生和自由也许是可以用钱买得到的,但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用金钱衡量价值!微尘要的不是钱,她要爱情和安全感!”

    ——————

    该穿哪一件衣服呢?

    微尘在衣橱里翻翻找找,挑了件香家的白立领洋装,大方的式样,优雅迷人。

    她刚穿上就改变了主意。

    也许,她该更大胆一些。

    她脱掉洋装,立马换了一件同样密不透风的裙子,可这件蕾丝裙,包在身上就像第二层肌肤。比什么都不穿还要性感十倍。

    薄薄扑上一点淡粉和口红,她不需要化妆,脸上的红潮还未褪去,是他贴在她耳边低语时染上的胭脂。

    他笼过来的气息,到现在还让她浑身发烫。

    微尘急急忙忙下楼,到达会客室门口时,还在别着耳环。

    陈洛阳阴沉着脸劈面从里面出来,他目不斜视,看也没看微尘一眼。

    “洛阳,你去哪里?”她拦住他问。

    “我约了人。”

    微尘没问是谁,声地哀求,“今,我的朋友来了。”

    “你的朋友,不是我的朋友。”

    他凝着眼,冷冷抽身而去。

    ——————————

    西林经济发达,食肆林立。走在大街上,不仅有各地名肴高档饭店,更有许多私房菜馆。现在的年轻人标新立异,又开始追逐起定制。

    张水玲和陈洛阳来的这家寿司店连个名字都没有,藏身在高楼之内。每日只接待两桌,还不接受预定。便这样苛刻的条件,上门的宾客仍络绎不绝。

    陈洛阳对吃毫无讲究,他吃不出神户牛和非神户牛的区别,也吃不出洋酒好坏。

    他对寿司没什么特别好感,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

    他认识的人里面,真正喜欢吃寿司的人是鱼。

    她爱寿司。

    寿司明明是生生冷冷的食物,她却,寿司有温度。吃的时候,从指尖到唇,再从舌尖到心,用心体会,能感觉到厨师掌心的温热。

    后来,鱼不在的日子,陈洛阳慢慢也喜欢上吃寿司和日本菜。安安静静一个人坐在一隅自斟自饮,看斜阳,喝清酒,体会一下掌心的温度。

    张水玲和陈洛阳的话题很少,围绕的话题大部分都是一个人——梁泡泡。

    她的聪明、她的傻气、她的固执。

    张水玲知道,这是她和陈洛阳唯一的话题。而今,这个话题也失去了吸引力。

    陈洛阳吃得很少,一杯一杯饮着度数不高的清酒。

    他不话,也没听张水玲在些什么。

    窗外淅淅沥沥下起雨,雨水点点落在寿司店的玻璃窗上,霓虹被雨水冲刷成赤橙黄绿青蓝紫。

    他想起莫缙云的“爱和安全感”,突然想起生命中出现过的各种女人,最后,他想起他的妈妈。

    一个单纯美丽的笨女人。

    很笨,很执着,结局很惨。

    没有人相信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是高高在上的陆氏集团开。

    六岁那年,母亲带着他来找,连那始作俑者自己也不相信。

    对着当时还是秘书的黎辉,一次而已,哪有那么巧。一定是讹钱的女人,给几千块钱打发他们走。

    他连亲子鉴定都吝啬去做,也许在他心目中,是或不是都不重要。

    他不喜欢,也不需要陈洛阳这个儿子。

    六岁的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他这一辈子都是陈洛阳,他就要做陈洛阳。

    爱和安全感。

    不仅仅是女人需要,孩子需要。

    他心里的陈洛阳,被亲身父亲拒绝的陈洛阳,比谁都需要!

    需要被爱、被接纳、被认同,被呵护——

    “洛阳,洛阳——你饮醉了。要不先去我家醒醒酒?”

    他跌跌撞撞在寿司店门口差点摔倒,斜出去的半边身体马上被屋檐下的雨水打湿。

    张水玲扶着他的胳膊,把他往自己身边拉。

    出租车来了,她好不容易把他推上车。刚想挤上来,却被他用手挡住,“你……回你……家,我回我家。”

    完,用力把车门关上。

    出租车一溜烟消失在倾盆大雨中。

    张水玲咬牙跺脚,亦是无可奈何。

    ————————

    魂不守舍,食不知味的并非陈洛阳一个人。同样面对是丰盛的花样菜式。微尘勉力劝着莫缙云多吃一点,而她自己举筷的次数少得可怜。

    陈洛阳走后,她脸的红润就消失殆尽。双目毫无光彩,常常失神。

    她在想什么、她在惦念什么?

    惦念的是心上的人,迟迟不归。

    “你什么?”微尘从失神中回过神来,茫然地看着莫缙云,“缙云,你刚才是和我话吗?”

    莫缙云默默地叹了口气,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宽大的豪华餐厅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不和她话,难道是和空气话?

    “微尘,和我回去。不要再待在这里。”

    微尘低了低头,像个女生般局促地揪着手里的餐巾。

    “你和微雨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我不能回去。”

    “为什么不能?”莫缙云痛心地道:“就因为你爷爷希望你嫁过来,不管对方是猪是狗,你就真嫁过来!微尘,你醒醒,你父母的死不是你的错,你没有任何错!”

    提到死去的父母,微尘像被蜜蜂蛰了一下,雪白的脸顿时涨成紫红。

    “请你不要再了。我是不会随你回去的。”她站起来,心神不宁地往餐厅外走去,“谢谢你来看我,希望你在西林玩得开心。”

    “微尘!”莫缙云追了出来,上前两步扣住她的腕子,“你听我——”

    他的手热得像燃烧的火炭,在她的皮肤上吱吱冒烟。

    “微尘,我爱你!”

    微尘仿佛被闪电劈中,哆哆嘴唇,半晌道:“你——你什么?”

    “我爱你。”他坚定而毫不迟疑地又一次。“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从我见到你的第一面,我就知道,我已经深深爱上了你。”

    微尘感到头昏目眩得快要摔倒,一瞬间里,她想到的不是和莫缙云的种种过往。是微雨离去前笼罩着淡淡忧伤的脸,她的忧愁、伤心和纠结都是为这个现在站在她面前情深款款的男人。

    “你……爱我?那么微雨是什么?”

    莫缙云眨了眨眼睛,对微雨他感到愧疚。可感情真没有办法,它不是比较谁对谁爱得更深,更不是比赛谁认识谁的时间更长。

    他用微雨当作替代,更是用她来接近微尘。他也是对自己毫无办法,爱得如此卑微而下贱,犹如罪人。

    “微尘,和我离开这里。好不好?”

    他伸出手,抚摸她雪白的脸。

    这梦寐以求的容颜,他魂萦梦绕。

    掌心很热,手指微凉。轻轻颤颤,像膜拜稀世的瓷器。

    微尘感到仿佛有十条蛇在她脸上蜿蜒,恶心的感觉从心底蔓延到全身。

    “你别碰我!”她叫起来,推开他。不看一眼,掉头而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