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0 她的待客之道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80 她的待客之道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我……我尽量。”hr经理有苦难言,心里不情愿,也只能按照他的意思去办。

    黄经理做事挺靠谱,一个时后名不见经传的张职员已经变成张特助,办公桌直接搬到总裁办公室外。张特助的名号传遍集团上下。

    张水玲趾高气扬地在公关部同仁们的眼睛里迈步出来,她很享受这种被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洗礼。

    不被人妒是庸才,比起死亡寂寂无闻才是最可怕。

    黎辉没想到,他不过是出去吃个午饭,回来之后,他对面的办公室门牌上已经贴了特别助理四个大字。人事部的公函已经发到公司内部管理层的页上,所有人都看见,有陆西法的签名,亦有集团印鉴。

    张水玲换了头衔、换了办公室,话的语气和态度也马上换了。

    她现在的级别已经和黎辉平起平坐,不必看他脸。

    下班时间一到,她即去敲总裁办公室的门,花枝招展的宛如蝴蝶。

    不等里面的人回答,她径直走了进去。

    此时,陈洛阳和黎辉正在商量下周工作安排。

    “张水玲,你干什么?”黎辉呵斥。

    张水玲并不害怕黎辉的怒喝,优美地向微微发愣的陈洛阳

    莞尔一笑,转身便又走了出去。

    洛阳一愣,反应过来。站起来对黎辉道:“黎顾,今是周末。我还有一个约会。赶时间,先走了。”

    他边边拿起西服出去。

    黎辉追到门口,看到的是他和张水玲相偕离去的背影。

    唉,真是引狼入室!

    张水玲一点都不简单。

    “黎顾问,不必自责。我省得,变数永远比计划多。就这样。好的,再见。”

    季微尘挂了电话,心里一阵寒意。

    陈洛阳这颗水泼不入的顽石,就是不肯接受她的好意。

    她要赶张水玲走,他就故意升她做特别助理。两人公然在集团出双入对,给她难堪。

    她明白,他是在逼她走。

    可是,他明不明白,她无路可退。

    她来,就是和他结婚。如果结不了婚,她回去又将面对什么?不过是在爷爷的安排下一场一场的相亲会,像柜台上任人挑选的商品挑挑捡捡。

    想着想着,微尘觉得烦躁极了。从桌边的抽屉拿出一盒女士香烟,抽出一根点燃,吸了一口,马上被呛得半死。

    她把烟掐灭了,枯坐一会,又抽出一根,反反复复,几个时后,香烟夹在手里,已经能熟练地吞云吐雾。

    微尘看着燃烧的烟头苦笑。

    这个世界上真没什么是学不会的。

    吸烟是这样,爱一个人是这样,恨一个人也是这样。

    —————————

    莫缙云的出现完全不在季微尘的意料之中。他没有预警,忽然而至,出现在她面前。

    佣人把她从睡梦中叫起来的时候,她犹如在梦中。

    周末的阳光极好,雨后初晴,空气中有湿润的水气在氤氲。

    微尘很惊讶,当然也很高兴。

    她最近过得太憋屈。陈洛阳过分极了,不仅带着张水玲吃饭,两人还一起看电影、逛街。总之两人出双入对做了一切男女朋友能够做的一切。

    微尘现在极需朋友和家人的抚慰,她猜测缙云的到来或许是受微雨的嘱托。

    想到千里来的问候,她来不及更衣,拿着一件床边的睡袍,披在身上冲下楼去。

    “缙云!”她大叫一声,笑着向他跑过去。像看见好朋友的学生,兴奋地拉住他的手。“你怎么来了?是微雨让你来看我的吗?”

    莫缙云尴尬地笑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微尘,你这一个多月过得好吗?”

    一个月不见她,他的心快被思念折磨疯了。好不容易从微雨口中知道她来西林市结婚的事情后马上坐最快的飞机赶了过来。

    他想,微尘,你疯了吗?

    为了爷爷,去嫁给一个不爱的人!

    微尘在他的痴情的注视下,微红了脸。

    今的莫缙云很奇怪,明明已经是微雨的男朋友。可是,看他的目光却像——看着心爱的恋人。

    “我,我很好的。”微尘撒谎道,不自觉想把自己的手从他的大掌中抽回来。

    她有点后悔刚才自己的热情。

    莫缙云紧紧握着的她的手不放,痴痴地看着她蓬乱的头发,干净没有妆容的脸。

    他突然用力一扯,将她拉到自己怀里。

    微尘毫无预警,额头猛地碰到他的胸膛,吃痛地尖叫一声:“缙云,你干什么?”

    “别动。”他伸手拨了拨她发顶的乌发,把鼻子埋在里面嗅了嗅,“微尘,你抽烟了。”

    尼古丁的味道即使洗了澡也还闻得到。

    “我——”

    “抽了还不止一包!”

    身为医生的莫缙云,生平最厌人抽烟。在他眼里,抽烟等同慢性自杀。

    “微尘,你不仅抽烟,还骗我,你过得好。”如果过得好,又何必抽烟?

    “缙云,你先放开我。好不好?”微尘挣扎着,不知如何向他解释现在的处境。

    两人拉拉扯扯中,微尘睡袍上松垮的带子滑脱开来。

    “你们一大早在这里做什么?”

    清冷的声音伴随脚步声而来,陈洛阳面冷峻,没想到自己一大早起来,就看见她和一个男人的香艳景。

    莫缙云回头看他,季微尘趁机忙把手抽了回来。

    她的脸红得不能再红,像被丈夫捉到出轨的妻子。

    陈洛阳的目光落到她滑开的睡袍上,微微敞开的睡袍下,洁白的皮肤细腻柔滑,比上好的缎子还要有光泽。

    他忍不住看了又看,不消,莫缙云的目光也流连不已。

    微尘昨晚没睡好,脑子里恍恍惚惚,根本没有发现自己的异样。

    “陆西法,这——这是我朋友,莫缙云。他今刚从江城过来。”

    陈洛阳在心里冷笑,从江城到西林可不是短距离。刚刚他们还把头靠得那么紧。

    两人是普通朋友?

    陈洛阳眼睛瞟了一眼莫缙云,他无畏无惧地同样看着他。

    “缙云,这是陆西法。”

    “你好,陆先生。”莫缙云大方地伸出手。

    “你好。”陈洛阳和他手掌一碰。

    两位雄性动物,在最短的时间和接触中,已经将对方的实力和自己的做了全方位的比较。

    傻子都看出来,莫缙云对微尘的爱,满得要从眼睛中溢出来。

    莫缙云越是爱,越是在乎,陈洛阳越是邪恶地要去破坏。

    他故意转身,亲昵地掰过微尘的肩膀。

    微尘愣愣的,不知他要干什么。

    “傻瓜,”他摸了摸她的脸,有拨了拨她腮边的头发。弯腰把头凑到她耳边。

    从莫缙云的方向看过去,他几乎是在吻她。

    微尘的心被他弄得咚咚乱跳,紧张得动都不敢动。

    他是在**吗?

    只听他低声粗气地:“季微尘,低头——看看你的衣服。”

    她低头一看,窘得马上把睡袍拉紧。再抬头,正对上他黑黝黝的眸子。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她脸晕红,像三月的夹竹桃。

    他挑眉,轻佻地:“我以为这是你的待客风格。”

    鬼啊!

    鬼啊!

    微尘一走,空旷的会客室里就只剩下陈洛阳和陆西法。

    气氛骤然沉闷,好在仆人送来待客的茶水和糕点,消解了一些些独处的尴尬。

    微尘不在,陈洛阳心里的怒气渐渐平复下来。微尘气得跺脚,娇憨的脸粉团团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你这个坏蛋!”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他笑着握住她的拳头,刚才的不爽一扫而光。

    他们的打情骂俏深深刺激到一旁的莫缙云,他知道这是陈洛阳的故意,笑着喊一声“微尘”打断他们。

    微尘摸摸头发,满脸霞光地看着他。

    她向着莫缙云娇羞微笑的样子,重新勾起陈洛阳的火气。

    气她如此秀可餐,让人觊觎。

    他的目瞬即变得暗沉,低哑地吼道:“季微尘,还不上楼去换衣服。还要待在这里给人吃豆腐吗?”

    微尘脸像要滴下血来,抓住前襟,匆匆跑回房间。

    ————————

    他想到自己毕竟是主人,来者是客。太失礼,总是不好。

    想到这里。陈洛阳收起脾气,招呼莫缙云随意坐、随意饮,不要拘礼。

    “不知莫先生是从事什么职业?”陈洛阳无话找话和他寒暄。

    莫缙云从善如流地回答:“我靠手吃饭,普通医生而已。”

    当医生还叫靠手吃饭,明明是靠脑,好不好?...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