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7 人浮于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77 人浮于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你再想一想,是不是鱼去美国后,屈未然也好像从我们身边消失了一样。”

    “你——你的意思是——”

    “我想,他会不会追着鱼而去,或者,鱼的失踪就是他在背后操纵。”

    陈洛阳嘴唇直抖,伸手去掏手机。

    “洛阳,你干什么?”

    “我、我要报警!”

    “你疯了!”张水玲夺过他的手机扔到地毯上,厚实的地毯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

    商不跟官斗。

    陈洛阳变成陆西法,不过是和屈未然平起平坐,想要凌驾于他之上,还远远不够。

    曾经仰望的堂,到达后才发现也是飞沙走石一片狼籍。螺旋形上升的世界,哪一层都是恶人当道。

    “洛阳,你别哭!”张水玲从身后抱住他,脸颊贴在他的背脊试图安慰、试图呵护。

    “我没哭。”陈洛阳擦擦眼睛,男儿有泪不轻弹,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时候睡桥洞没饭吃都没哭过。

    “过去你和屈未然不在一条起跑线上,现在你成了陆氏集团的继承人,他就不得不买你的帐了。”

    张水玲的话点醒了他,他跳了起来。

    是的!他怎么没想到呢!

    陈洛阳灰暗的心像注入一道阳光,要找鱼的下落,一穷二白的陈洛阳拿位高权重的屈未然束手无策,可陆西法的身份则大大有益处的多!

    他转过脸,巧妙地躲开张水玲的碰触。腼腆地声:“谢谢。”

    张水玲尴尬地收回双手,“洛阳,我们之间还需要谢谢……是不是你还在怪我?”

    突兀的问题,打破了和平气氛。

    陈洛阳看着窗外的风云,摇头道:“水玲,我早就不怪你了。”

    没有爱,哪里来的恨?没有不甘,哪里来的怨怪?

    看你再无悸动,如那花、如那草、如那家具一角再无任何感觉。

    黎辉看着监视器中的陈洛阳和张水玲,嘴角微微扬起笑意。几位大股东站在他身后,同样有长舒一口气的轻松。

    “黎顾问不愧是高级顾问,知道来招美人计。”

    “哈哈,哈哈哈。”

    “这子就是孙悟空,也翻不住如来佛的五指山。”

    “虽然有继承权,不过是个愣头青。我们大家齐心协力,把他撵出董事会。”

    “啊,张董。这不太好?老夫人还健在——她对我们恩重如山。”

    “赵董,商场如战场,不是讲人情的时候。老夫人常年住在医院,大不了,我们等她百年后后再动手。哈哈,哈哈,反正我们也等得起……”

    ——————————

    洛阳早上穿着笔挺的西装出去,晚上到家就换回了早上的休闲服。

    微尘看见佣人手里的西装皱巴巴,上面有些许灰尘。

    她没问什么,他也没什么。两个人静静地吃完晚饭。

    他起身去到书房,她在客厅翻开时尚杂志。

    时髦的衣裳、时尚的妆容都入不了她的眼,枯坐一会,终于起身去敲书房的门。

    她问:“洛阳,我可以进来吗?”

    他没可以,亦没有不行。

    “我进来了啊!”

    她推门进去,印入眼帘的是满室缭绕的烟味。他站在窗前吞云吐雾。

    “你——是在熏烟肉吗?”她半开玩笑,走过去把窗户打开。

    清新的风吹散尼古丁的臭味,微尘规劝,道:“抽烟对身体不好。”

    陈洛阳把香烟在她面前滑一下,“抽烟对身体不好,但它有助于心情——放松。”

    “尼古丁只能治标不治本。一个强大的人能自我调试心情。”

    他笑,“可我不是一个强大的人。”

    ……他只是一个懦弱的人,所以才会陷入这样的境地。

    想伸手又想后退,想得到又不想付出。如果他能真的醉生梦死也就好了,偏偏他卖掉自己的名字又还想要尊严。

    “怎么呢?”她问。

    “没什么。”他趴在洞开的窗棂上,眼睛看着远处。

    他不愿谈论这个话题,微尘也不深究,“今我去看奶奶了。”

    “她还好吗?”

    “挺好的,有最好的医生护士,专业的治疗和护理在身旁照顾。但我看得出来——”她瞅了一眼仍在身边吞云吐雾的他,“奶奶很想你去看看她。”

    “我上个星期不是去看过她吗?和黎顾问一起。”

    “奶奶希望的是你以一个孙子的心去看望她,而不是作为继承人在股东们和黎顾问的注视下像例行公事那样一板一眼。”

    陈洛阳皱起眉头,把手里的香烟摁灭在水晶烟灰缸中。

    他的力用得很急,像要把缸底戳个洞出来。

    “洛阳,我们明一起去看奶奶,好不好?”她伸出手扯了扯他的衣袖,带着哀怜,带着祈求。

    烟灰缸翻倒在地毯上,灰的烟灰倾泻一地。他甩开她的手,残忍的话像剪刀割开布帛:“季微尘,你们要求得太多了!如果二十年前她就出现在我生活中,抱过我、亲过我,哪怕看过我一次。我现在马上就去看她,给她端茶倒水,养老送终!如果没有,就请你闭嘴!我没有奶奶、没有亲人,什么都没有!”

    他气坏了,话得无情又刻薄。最后拂袖而去。

    微尘愣愣地坐在书房的沙发上,任窗外的冷风把自己吹成冰棍。

    哪里出了错?

    为什么事情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人是有脾气的,再好的人都会被惹火。原来他对陆家、对奶奶、甚至对她都有敌意。

    手机呼呼响起,微尘才回过神来。

    “喂,微雨啊——”

    “姐姐,你还好吗?”

    “我很好。”她的身体寒颤一下,手机都快拿不稳。

    “姐姐,你真没事?可别骗我!”

    “没事、没事……”

    微尘发着抖,使劲用手掌摩擦着胳膊,企图取暖。

    “撑不住就回来。”微雨在电波那头劝道:“底下的好男人那么多,何必在姓陆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微尘“嗯嗯”地答应着,望着窗外漆黑的,真想买一张最快的飞机票回江城!

    ——————————

    阳光明媚的星期,西林市的动物流浪中心门口比往日热闹多了。

    许多人在拍照、留影,各种各样救助动物的药品和物资被抬送进来。

    “请两位笑一笑,靠得更近一些——对,对,就这样!”

    微尘笑眯眯地抱着狗凑近陈洛阳的身边,他的眉心细微地攒动一下,不自觉地退后一点。

    “陆总,请靠近——一点。”陈洛阳不笑,倒是公关部负责拍照职员,脸都快笑僵。

    好不容易合影完毕,公关部的职员刚收起相机。陈洛阳马上步出房间。

    季微尘将犬在手中摸了摸。

    今是陆氏公关部特意为他们两人安排的慈善秀,也算是把陈洛阳推到台前的提前预热活动。

    公关部准备一系列的活动,最重要和要紧的是下个月的集团五十年庆典。不仅有庆典活动,当还要宣布陆西法和季微尘的订婚。

    陈洛阳心情不好,一是为梁泡泡的失踪烦恼。二是觉得自己像台前的提线木偶,旁人要笑,他就要笑,旁人哭,他就必须要哭。第三是因为季微尘,这个陆氏集团费尽心机塞给他的未婚妻。像练了化骨绵掌,什么拳法打在她身上都被一一化解吸收。

    他骂她、气她、损她、不给她好脸,都没把她吓走。

    她像女金刚,越挫越勇。像那晚上,大家不欢而散,她含着眼泪离开。第二早上,又像没事人一样向他靠近。

    他想:如果不是这样的境遇环境之下,他是会喜欢她这样爽朗不计较的女孩。

    即使做不成恋人,至少,能心平气和做朋友。

    现在,他和微尘之间隔着陆氏、隔着奶奶、隔着海深山高的鸿沟。

    他转过头,正好瞥见微尘在房间里为犬掏耳朵。她戴着橡胶手套,低头莞尔而笑,动作娴熟。

    她……真的是很善良的女孩,对动物都能如此温柔。

    “洛阳,洛阳——”...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