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6 什么最重要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76 什么最重要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张水玲都有些心神不宁。文件发错,归档搞错,连煮咖啡都放错糖。

    不只是这些错,是她究竟错过了什么!

    她抚额沉思,世界上有没有真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像电影、似。麻雀飞上枝头做凤凰,穷子突然得到巨额遗产。

    这样的情况电影中常见,可现实生活中真有?

    容貌再像,眼神也不可能一样。他看她的眼神,明明就是陈洛阳!

    从陈洛阳到陆西法,他们之间隔着的距离不止一个宇宙洪荒。

    随黎辉从陆宅回到集团,张水玲忍不住见缝插针的厚着脸皮去询问不相熟的同事——总裁陆西法的来历。

    这样做是不计后果的飞蛾扑火。在一个等级制度森严的集团,一位低等职员越界地打听总裁的私事难免让人浮想联翩。

    果然,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

    人人笑而不语,或是转背耻笑。见了一面颜,就妄想飞上枝头做凤凰?简直异想开!

    “mss张,mss张——水已经满了。”

    “啊?我的——”

    张水玲弹跳起来,慌张地去关饮水机的开关,手忙脚乱中滚烫的开水溅到手上。

    来人撅了撅嘴,面相当不悦地抽出台上的纸巾递给她,“这里我来收拾,你马上去顶楼的总裁秘书室。”

    “谢……谢!”张水玲接过浅黄的柔软纸巾,低头轻拭手上的水珠。接嘴问道:“ll,我去总裁秘书室干嘛?我——”

    “我怎么知道!”来人没好气地抽出一大把纸巾擦拭水迹,嘟囔地嚷道:“这是总裁室秘书发出的命令!”完,又颇恶毒地补上一句,“你今日一不都在打听关于总裁的事吗?你看,这不正好可以亲自去问问!我想,再没有比问本人更靠谱的了。”

    听到这话,茶水间里荡漾起低声的轻笑。

    张水玲没有一句话退出了茶水间,她不急着离开,而是靠在茶水间门外的墙上慢慢轻舒口气,把手里的纸巾揉成团。

    面对同事的奚落和嘲笑生气吗?

    没什么可生气的。

    她轻轻抚摸着手掌上的红痕,今日,她们看不起她是对,就像往后她发达后也会看不起她们一样。

    世事难料,谁也不必着急笑话谁。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张水玲把手里的纸团扔到废纸篓。

    她整了整衣裳,摇曳着身体走进电梯。

    顶层的风景果然不同,自报姓名后,总裁室的秘书姐亲自把她领到高级顾问秘书办公室前。

    “进来!”黎辉的声音在门里响起。

    张水玲深吸口气,推门进去。

    “黎顾问。”

    “张姐,请坐。”

    “谢……谢。”

    张水玲坐下,心里隐隐升起不安。她不知道黎辉把她招来有什么事。她的级别根本不够和他平起平坐。

    “张水玲,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会招你入陆氏集团?”

    水玲摇头,她入职时间不长。一入职就被调到集团中枢神经的公关部,还得大佬黎辉青眼相看,把她放在身边历练。

    公关部里卧虎藏龙,随便哪位同仁的简历和家世单拎出来都甩她八条街。再看看她可怜的稀薄履历,既没名校加持也没特技傍身,每个人的笑里倏然多了些别的味道。

    直到现在,张水玲自己也搞不懂。以招人严格出名的黎辉为什么会在近一千个应聘者中挑中自己?毕竟和那些人中龙凤比起来,她实在卑微。

    “因为陆西法总裁就是你认识了十几年的陈洛阳,他的亲身父亲是去世的总裁——陆雪成先生。”黎辉开门见山,直捣黄龙。“张水玲,这就是我们招你入职的原因。”

    张水玲听到这,错愕中又带着种果然是他的释然。她僵硬的背放松下来,突然在黎辉面前有了一种优越感。

    她必定比黎辉更熟悉程洛阳,无形之中,在陈洛阳面前,她就比黎辉更有优势。

    “你想要我为你们做什么?”

    黎辉微微一笑,第一次觉得张水玲聪明得很,知道他叫她来一定是有目的。与其虚以委蛇,不如打开窗亮话,让大家都轻松。

    她在屋檐下,能选择的机会根本没有。其实她又何必向黎辉去要求什么?

    阎王好见,鬼难缠。见到洛阳,待在他身边,还怕想要的东西不能手到擒来吗?

    洛阳的个性她是了解的,耿直的男孩,除了比较气外,真还找不到什么缺点。但他的气确实也是因为确实什么都没有。

    “我们先请你去劝劝总裁,让他接受我们的建议,不要意气用事。”

    ——————————

    人和人的关系就是一张格,纵横交错,四处蔓延。不停和别人产生联系,别人也不断和另外的人发生联系。真正孤独的人是不存在的,没有人能一个人什么都不依靠而活下去。

    鲁滨逊漂流到荒岛上,还要用废弃的皮球做一个假人陪伴自己。可见人类对感情的需求和水、阳光、食物一样重要。

    陆西法和张水玲没有任何关系,陈洛阳则和张水玲有深厚的关系。

    一条街上长大,左右相邻的邻居。张水玲的父母是老派的好人,留有旧氏知识分子的清高,严谨。对邻居家单亲的男孩怀有一视同仁的怜悯。

    陈洛阳的母亲是不靠谱的女人,没有正经工作,好逸恶劳,不迭地更换着男朋友。对于儿子,大部分时候疏于照顾和教养。

    幸好有张氏夫妻的接济和资助,洛阳才能求学,念书。直到他和张水玲一同考上大学,然后渐行渐远,了无音讯。

    为什么会渐行渐远,了无音讯?

    过去之事不需细,是非对错转头空。戏文是这般唱的。

    郝思嘉都,明太阳会照常升起。

    重要的是未来,而不是过去。

    张水玲推门进入会议室时,陈洛阳还趴在黑的长桌上,地上扔着皱巴巴的黑西装。

    她走过去,把西装捡起来拍打干净。上乘的衣料,细致的做工,拿在手上的分量就不同一般。

    张水玲想到,早晨花园中,季微尘拉着洛阳衣袖的娇俏模样。

    毫无疑问,她爱着他。才能低声下气为他打点张罗。

    “洛……洛阳。”柔软的手搭上陈洛阳的肩膀。

    他猛力抬起头来,正对上的张水玲的眼眸。下意识地喊出:“水玲……”

    片刻静默,张水玲轻笑着把西装放在他的旁边,“我没想到真的是你。”

    “最后我们见面的时候,你不是要去美国留学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摇身一变成了陆西法。”

    她一连串的问题,陈洛阳唯有苦笑。

    命运的玩笑有时候就是又巨大又惊喜,谁能想到,他会在去美国的飞机上半道中被人劫持下来。

    他本来打算去美国通过知识改变命运,没想到,命运只要他在几张纸上签下名字,即刻便被改变。

    早知道今日的幸运,他又何必前几十年地发奋念书。到如今,突然要过醉生梦死的颓废日子,反而不适应和鄙视自己起来。

    他张了张嘴,突然又想起黎辉的交代。

    “……水玲,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他的好运都是源于他的父亲和家人子女的死亡,他人的不幸成为他的幸运。

    “你不用解释,我知道有些话很难启齿。”张水玲善解人意。她转过黑大皮椅子,和他面对面坐着,“我还以为你去美国和鱼在一起了。”

    提到梁泡泡,陈洛阳的脸上闪过疼痛,“鱼,她没有去美国。”

    “啊,那她去哪呢?”张水玲故做惊讶,“还在国内吗?”

    陈洛阳摇头,起身走到会议室巨大的落地窗前。

    梁泡泡的失踪是他心上郁结的伤口,找不到她的踪影,他始终放不下。

    张水玲走到他的身后,声:“屈未然会不会知道一点线索?”

    陈洛阳皱眉,屈未然会和鱼有什么交集?他们是八杆子打不到的两个人。

    “屈未然喜欢梁泡泡。”

    “啊,不可能!”陈洛阳坚决地反驳。

    张水玲叹息道:“你是觉得鱼,把她当妹妹。屈未然可不是你。想一想在学校发生的事情,他处处针对你,处处为难鱼。不就是一个男人在爱上女人后的笨拙表现吗?”

    “啊,不会?”想到屈未然喜欢鱼,陈洛阳脸都白了。

    “你再想一想,是不是鱼去美国后,屈未然也好像从我们身边消失了一样。”...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