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4 最大的不驯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74 最大的不驯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你妹妹走了?”

    季微尘回头,陈洛阳就站在她的身后。穿着t恤和夹衫,清爽干净。额头上有薄薄汗水,裤腿上沾着露珠,可见刚刚从外面散步回来。

    “你非要这样吓我吗?”她娇嗔一笑,表情中蕴含着无限柔情。

    陈洛阳摆出正经八百的严肃表情,道:“你妹妹走了,你不跟着一起回去?”

    他的话直白得毒辣,浑然不顾昨晚两人几个时独处的情谊。

    季微尘笑着,把手背到身后,用脚尖踢着地面,“我来是和你结婚的。没结婚,我怎么敢一个人回去?”

    听到她要“结婚”,他像被惊着了一样,忙不迭地跳开她三尺。

    鬼知道昨晚他经历了什么,鬼知道为了躲开她,一大早他在花园里转悠多久!

    结婚,他怎么能和一个毫无感情的女人结婚!他又不是养殖场的牲口!不可能随便和一个女的……爱情不是生活中的必需品,但他一直坚信它的存在。

    他瞅了微尘一眼,心想:即使……她如此漂亮,也不行!

    结婚不一定要找漂亮的,至少要相爱!

    陈洛阳捂嘴轻咳,“季微尘,你别犯神经!我们才认识几,结什么婚啊!你快点从哪来到哪去!”

    他满脸躲瘟疫的厌恶样子,微尘越发觉得他很是可爱。

    她总觉得,他的厌弃是因为不了解,而不是真的讨厌。

    “有些人认识了一辈子也无法成为夫妻,有些人刚见面就知道对方是一生的挚爱。时间并不是衡量爱情长度的标尺。”他的唇抖动,眉头簇起,很不客气地昂着头道:“你得很对。有些人认识了一辈子也无法成为夫妻,有些人刚见面就知道对方是一生的挚爱。昨晚,我就已经了——我有心爱的人!我爱她,她也爱我——”

    他一再的强调,让微尘心倏然冷了三分,勉强维持着面上的微笑。

    她眨了眨眼睛,声:“能告诉我你喜欢的女孩是谁吗?既然你爱他,他也爱你……那么请你把她带来,让我见一面,我也就死心。”

    陈洛阳的脸骤然泛红,心虚的表情出卖了他。

    微尘看穿他刚刚的话不过是在骗她,甜蜜地笑起来,甜腻腻地走过去,挽住他的胳膊。大胆地在他脸上吻了一下。

    “洛阳,我们虽然才认识几,同睡一夜。但是来日方长,慢慢你就会了解我——”

    陈洛阳忙打断她的话道:“你可搞清楚了!昨晚我们在一起清清白白!我连一根手指头都没碰过你!”

    “没碰过不要紧,今晚,我让你碰就是。不但我的指让你碰、中指、食指、大拇指都让你碰!”

    陈洛阳今算见识到,什么是不怕地不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尤其还是个女流氓!

    他抓耳挠腮,不停甩开她攀上来的手。

    “你、你走开——”

    “咯咯,咯咯……”

    花园中,两个人一个跑,一个追,像孩子一样在葱茏的绿意中躲来逐去。

    不按牌理出牌的季微尘打乱了他要的话,一大早在花园中思前想后要把她吓退的托词全被打乱。

    “你走开!我不喜欢你——”

    “没关系,我喜欢你就可以!”

    “不行!”

    “行的。”

    微尘的鞋子勾到横伸的树丫,重心不稳向前摔去。

    她闭上眼睛,觉得自己会要在他面前摔个狗吃屎的狼狈模样——

    千钧一发,一双暖暖的手稳稳扶住她的腰。

    “心啊。”他在她耳边低喃。

    她轻轻笑了,果然没有看错人。

    他是善良的人。

    “陆总、陆总——”

    陈洛阳片刻恍惚,看清婆娑树影下走来的来人,下意识地把手收了回来。

    “啊——”微尘直挺挺摔到地上,气呼呼地爬将起来,揉着摔痛的地方,嚷道:“放手的时候能不能先一声。”

    陈洛阳没理她,眼睛直愣愣地望着来人。

    “喂,叫你呢?”季微尘碰了碰他的肩膀,他才收回目光。即使“陆西法”的新身份已经有了半年,他始终难以找到归属感。许多时候,当人称呼他“陆总”或“陆西法”时,他总有一会茫然,后知后觉他们叫的是自己。

    “黎……黎顾问,有什么事吗?”

    穿着定制西装的黎辉是陆氏集团高级顾问。他在陆氏集团工作超过二十年。面对年轻的继承人,他微低下头,既显出恭谨的姿态又包含尊严。

    “陆总,时间到了。董事会的几位老臣都在会议室等着见您。大家想商议一下下个月集团庆典以及您和季姐的订婚——”

    “哗啦!”

    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黎辉身后站着一位手捧文件,穿着精致制服的女人,手上的文件掉了一地。

    “对不起,对不起。”她满脸通红,慌张地蹲下来捡拾掉落的文件,洁白的指在黄的文件夹上微微发抖。

    黎辉皱起眉头,似不满身边年轻的下属让他在总裁面前丢脸。

    陈洛阳眼光四看,就是不看出错的职员。

    年轻的职员手忙脚乱,视线模糊。地上的文件掉了又捡,捡了又掉。

    微尘走过去,把地上散落的文件捡起来,交还给她。

    “谢谢……”她低着头,不敢抬头,依旧满脸通红。

    微尘看看她,再看看刻意别过头的陆西法,嫣然一笑,回答一声,“不客气。”

    “咳,咳,”陈洛阳轻咳两声,把所有人的视线拉回到自己身上,“嗯,黎顾问。刚刚我们到哪里?”

    黎辉道:“车是在门口。陆总,我们边走边。”

    “好。”

    陈洛阳刚迈出脚步,不料,袖子就被人扯住。

    微尘笑盈盈地:“你急什么?”

    他有些火大,“别闹,我现在是去干正事!”

    微尘抿嘴笑着,手仍揪着他的衣袖不放,

    他高声,她还是笑盈盈,“我当然知道你是去办正事。可是去工作衣裳总得换一件。你穿这样,进了董事会旁人还当你是送快递的呢!”

    “在场的都知道我是谁,没有人会以貌取人!”他回答得铿锵有力。

    年轻的女秘书站在黎辉身后,脸绯红,宛如要滴下血来。

    微尘不依不饶,就是拉着他。

    “换一身正式的衣裳,不是害怕别人会以貌取人。而是对你自己、对别人的一种尊重。董事会的大股东谁不知道你的身份?起来在座的都是长辈,第一次见面,大家看的不是你的能力,而是态度。”

    “一件衣服能看出什么态度?”

    “看出你是狂傲不驯,还是低调谦和。”

    “你刚才还笑我穿得像个快递员,不正好低调吗?”

    “什么样的身份做什么样的事!你的行为举止、言谈衣着必须合乎陆西法的身份和地位。一切不符合常理,不符合规矩,不按常理出牌的表现就是最大的桀骜不驯!”

    ——————————

    华侨友好医院的高级vp病房中,加湿器徐徐吞吐白的微气雾。漂亮的护士姐正在床边协助陆老夫人使用超声雾化器。

    季微尘把带来的淡黄橙的秋牡丹插到紫的琉璃花瓶中。回望一眼,病床上快要萎缩成人干的陆老夫人,瘦弱得像十余岁的孩子。

    完成治疗,护士收起仪器,优美地推着治疗车离开。步出病房后,不忘轻柔地关上房门。

    “请不要太久。”看护微笑着摇高床头,向微尘嘱咐。

    微尘点头,把手里的花瓶和鲜花交给她拿去放在玄关。

    “奶奶,你觉得好些吗?”微尘走到床边,轻轻问床上的老太太。

    老夫人身体本已残弱,再加上丧亲剧痛,早已如风中残烛。能勉强支撑到找到陈洛阳已经是个奇迹。

    老夫人听见微尘的声音,微微睁开眼睛,脸上的皮肉虽已尽松弛,从五官轮廓也已很难辨认年轻时的清秀样子。但长久的养尊处优,她的皮肤比同龄的老人显得要光洁和漂亮。

    她打量着微尘,费力地思考。

    老人不是出生就老了的,他们也有辉煌的岁月,是时间赶着他们往前,逼着把手里的青春交给后来者。

    “微尘……”她终于认出眼前的玻璃美人是谁。

    “奶奶,是我。”微尘伸出手,握住她干瘦的手掌。感受到老人从手心传来的微凉和温暖。

    “你爷爷……还好吗?”

    “我爷爷很好,他让我向你问好。”

    “谢谢他有心。”老人低弱的笑笑。人老肺功能差,不能太长的话,“我听了,上午洛阳在你的劝告下,换了西装……去的董事会。谢谢。”...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