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2 光之使者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72 光之使者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季微尘从睡梦中猛地坐起。

    太可怕了!

    她做了恶梦——

    胸口的位置,咚咚跳着。手抚上去,长舒一口气。

    幸好,幸好,是梦。

    她今生今世最大的噩梦是陆泽阳,他死了,噩梦自然结束。

    窗外擦黑一片,星星也看不见一颗。

    空气凉爽干燥,身上的绿织锦绣花被子松软软地搭在身上。

    她眯着眼睛努力想着,这是哪里?她为什么在这里?

    记忆有片刻的凝结,断断续续像水墨画在脑海中铺陈开来。

    淡米窗帘绣着银菟丝花,胡桃木的梳妆台,琳琅满目的护肤品化妆品,墙上贴着漂亮的墙纸,玻璃柜里摆着精美玲珑的手办玩偶,床头柜上还放着一个木质的八音盒。

    季微尘拿起八音盒,把它转过来,拧紧下面银发条。

    “叮叮咚咚……叮叮咚咚……”

    音乐声像泉水一样慢慢流淌,盒上的芭蕾舞者顺着音乐旋转起舞。

    微尘高兴极了,认出这八音盒是父母送给她的十岁生日礼物。没想到,今居然在这重新发现它的踪影。

    她欣喜地捧着八音盒,极有兴趣地再次拧紧发条,放了几遍音乐。

    静静地夜里,八音盒的声音传得很远。

    “这么晚不睡觉,玩什么八音盒!”

    门外传来男人的声音,惊得她把手里的八音盒摔到被子上。

    顺着声音望过去,门缝外面一个男人蓬乱着头发,穿着纯睡衣。脸隐没在暗处,有些不高兴地看着她。

    即使什么都看不清,微尘也能想象他帅气的嘴角正不高兴地微扬起。

    她八音盒关上,重新端正地放到床头柜上。

    哎,她怎么不记得了呢?

    这里是西林,是陆家老宅。

    她是来相亲——

    不,是来订婚,然后结婚。

    陆泽阳死了,根本没关系。老爷子还是把她推了过来。

    爷爷要什么,要她和陆家的继承人结婚。

    至于继承人是阿猫、阿狗都没所谓。

    微尘想拒绝又能拒绝吗?

    她还有两个妹妹,倔强的微雨懵懂的微澜。如果牺牲她一个人的幸福就能换得妹妹们的自由。她愿意一试,因为许多年后前,她就已经把自己放在祭台上。

    她是有罪之人的女儿,亦是有罪之人。

    “你快点睡。”门外的男人,执意要为自己取名陆西法,就是被陆老太太寻回来的继承人。

    他们第一次相见的情景有够糟糕,面对她的示好,他全然冷漠,简直是无动于衷。

    她的献吻,也只得到无情的推拒。

    他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对她,我不喜欢你,偏偏无法拒绝。

    她是陆泽阳的未婚妻,是陆氏集团的一部分,是他必须要接受的一部分。

    良久对视之下,他终于气呼呼地准备转身。

    “别走!”微尘掀被下床,踮起赤脚像梅花鹿一样灵巧地跳跃走到门口,来到他的身边。

    “陈洛阳!”她叫他名字。

    他片刻迟疑,在这里没有人叫他的本名。

    她是第一个。

    “你也睡不着?”她装作可怜地拉住他的手,“我也睡不着,我有点……害怕。陪我聊聊,好吗?”

    他没有拒绝,但不甘心在她面前承认,他的确因为睡不着,才会夜深人静还在屋子里四处徘徊。

    突然得到的一切,让他惶惑,从最初的不相信,到怦然,再到害怕。

    梦魇中醒来,发现一切都在手里。和微尘一样庆幸这一切都不是梦。

    不同的是,微尘庆幸的是噩梦消失,他则庆幸美梦成真。

    相同的是,他们都是上帝的宠儿。

    得到梦寐以求想要的一切。

    “去哪?”他问。

    去他或她的房间都不太合适,孤男寡女,纵然是有婚约,总得顾着一点廉耻。

    微尘想了一下,转身跑回房间拿了一条大毯子裹在身上跑出来。

    “我们悄悄去温室,上午路过的时候,我看见里面有休息的沙发。”

    他点点头,在这住了半个月。他只知道家里有温室,还从来没有进去过。

    这间百年的老宅多年来一直没有闲置过,来来往往总有些人住。陈洛阳之前的主人是陆老夫人,她已经在这宅子中住了二十多年。本来也要继续住下去,无奈身体不好,为了健康原因,前不久搬到城郊疗养院的vp病房。

    老一辈的人都爱侍候花花草草,季老爷子是、陆老太太也是。

    可能是养花育草比和人打交道容易,真心待人不一定能得一个好,拿心去侍候花草,结果总不会太差。

    春的花,秋的果。植物从不不辜负雨水和阳光。

    暗夜中,他们冒着寒气,穿过走廊,移步台阶,一前一后,推开温室的玻璃门。

    温室的花草在夜间吐纳,散发出淡淡的清气。头顶的七彩琉璃灯,散开成一花形投射在地面上。

    季老爷子爱兰,陆老夫人爱花,馥郁的花香萦绕在他们鼻尖。

    鲜花拱簇的温室中间摆着一张古董贵妃躺椅,上面搭着暗绒毯。季微尘裹着毯子走过去,盘腿而坐。

    “你也来啊!”她向他拍了拍身边的空位。

    陈洛阳迟疑,芬芳的花香熏得他头疼。这里的一切都让他适应不良。

    他是乞丐,不是王子。要坐在公主身边难免诚惶诚恐。

    沙发软得不像话,他坐下去,身体就往她滑。

    他不是故意的,但头实在是疼,已经分不清是她身上的体香还是花香。

    “冷?”季微尘自然地打开身上的毛毯,搭在他的肩膀上。

    他倏然一弹,忍着没有跳开。

    认识他的人都晓得,陈洛阳不怕冷,是下雪还要喝冰水的热火炉。

    “你冷?”他问。

    “嗯。”微尘点头,伸手搓了搓冷冰冰的双手。

    他不由地把身体向她挪了挪。

    靠近了才发现,姿势太亲密,像情侣一般。

    发现过界,尴尬气氛顿时蔓延。如果分开,又显得太刻意。不分开,总要点什么冲散这难言的尴尬。

    “陆西法、陆西法?嗯……你这个名字还真有趣……呵呵,听,还是你自己给自己取的,是吗?”

    微尘耳闻,他因为这个摩登新名字还和陆老太太发生了一点摩擦。

    老人保守,不喜欢怪里怪气的名字。

    他则不以为然,执意要用此怪名。

    “是的!”他回答得相当干脆。

    “你为什么给自己取这样一个怪里怪气的名字?”

    “很怪吗?我不觉得!相反,我觉得这个名字很好。你觉得奇怪,是你不懂它的美。”

    “陆、西、法。”微尘在毯子中耸了耸肩膀,女性的体香从绒毯的空隙中钻出来,直冲他的鼻腔。

    她好奇地问:“它美在哪里?”

    “lucfer是罗马神话的晨星,代表光之使者。也是金星和启明星的意思。”

    “光之使者?咯咯……你是光之使者吗?”她笑得沙发都震动起来。

    “当然,不……不是。”他有些恼火她的嘲笑。

    微尘偏着头,遥望窗外的夜空。城市阴霾,看不见一颗星星。

    他所的启明星在空哪个方位?

    东方还是西方?

    “晨星、金星、启明星?”微尘掰着手指头,问:“你很喜欢研究星星吗?”

    他抿了抿嘴,神情变得很哀伤,“不是。是我有一个朋友,她很喜欢……“

    “他现在在哪?”

    “不知道。”他木然地看向窗外,“一年前,在去美国留学的路上忽然消失了,再也找不到,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

    “他——也许是去星星上了。”

    微尘吐了吐舌头,无意地了一句俏皮话。

    “你别胡!”他怒得站起来,像激怒的狮子。

    毛毯从他肩膀滑落,季微尘冷得一个哆嗦。

    “对不起。”她声:“你别生气。”

    他叹了口气,亦觉察到自己的失态。

    她不过刚好中他最害怕的事。

    “算了。”他重新坐了下来。

    两人亦重新裹在一条毛毯中。

    “你还在生气吗——”看他闷闷低头生气,她不安地问。

    他的表情冷得让她发寒,白指从毯下越过界想去抓他那边的毯子把两人裹得紧些。

    黑暗中,她凉凉的指碰到他肚腹精瘦的皮脂,像水珠落在滚烫的铁板上,吱吱冒烟。

    手一路滑过去,像钢琴师在弹交响曲。

    他猛地按下毯子,把她的手也压下:“你是不是女人、知不知羞耻两字如何写?”...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