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1 失去灵魂的新娘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71 失去灵魂的新娘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程露露的想法也正是莫缙云此刻的想法,死者已矣,活着的人还必须活下去。不仅活,还要活得好。

    市立医院的高级病房外季家人都在,微雨、微澜,季老爷子还有鬼哥。

    他们看见程露露,自然有愤怒和不解。

    “程露露,你为什么要撞晕我姐姐?”微雨的质问代表了所有人心里的疑问。

    大家的眼睛像寒箭一样射向她。

    莫缙云挺身而出,“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露露是为了救微尘!“

    为了救人?人群中有些嗡嗡。

    季微雨望着莫缙云,厌憎地道:“莫缙云,谁不知道你和程露露的关系!你没资格在这里话!”

    “季微雨,请你放下你的成见。今晚上已经有两个人死了。还有三年前的叶子。如果我们不快点想办法的话,微尘会是第四个。”

    “你胡八道,我姐姐怎么会死?她好端端的!你别咒她!”季微雨气得浑身发颤。

    久不出声地陆西法环胸靠在墙上,望着莫缙云和程露露,缓缓道:“微雨,我信他所的话。”

    “啊——”

    这次,大伙的眼睛齐刷刷转到陆西法身上。

    经过一系列事情,陆西法已经从最初的震惊、疑虑、焦躁中缓过来。他疲倦地挥了挥手。

    “这些事情,我以后再和你们解释。鬼哥麻烦你,帮我送微雨,微澜和爷爷回去。”

    “不,我要留在这里。”微雨一脸固执,看向莫缙云的目光像刀片一样锋利。

    “微雨,”陆西法拉高声音,“爷爷需要休息,老人家经不起折腾。而且玄墨一个人在家看顾源源和安安。”

    提到玄墨,季微雨终于不再坚持,和鬼哥及微澜搀扶着季老爷子离去。

    片刻之后,病房外安静下来。

    陆西法的头靠在墙壁上,很久才道:”我问你们,微尘醒来后会怎么样?”

    程露露是回答不出,莫缙云是没有回答。

    “微尘已经做了脑部核磁和ct吗?”莫缙云问。

    “刚刚做了,医生暂时看不出异常。应该没有脑震荡,但具体情况还要等她醒来才知道。”

    他们谁也没再话,像要上刑场的罪犯,竖起耳朵聆听即将到来的终审枪声。

    加护病房的门终于开了,陆西法第一个冲了过去。

    “医生,她怎么样?醒了吗?”

    白袍医生解下脸上的口罩,摇头,“还没有,病人一直没有醒来——我们尽力了。但很奇怪,这个病人就是没有丝毫清醒的迹象。也许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详细检查和治疗——”

    他听不完医生的絮叨,迫不及待走到病房里面。

    微尘娇的身体平躺在的病床上。她闭着眼睛,像睡着一样平静。呼吸均匀,睫毛轻动,唯有额头上隆起的淤青在诉她刚刚经历了什么。

    没有人能叫醒装睡的人!

    如果是一个失去灵魂的人又该如何唤醒?

    病床上的季微尘像一个熟睡的洋娃娃,躯壳在这里,意识早已飘散。

    任何人都没有想到,启动她记忆的阀门会是——他的照片!

    她终于想起一切,他们的曾经,过去,甜蜜和伤害。

    陆西法眼眶里有热热的液体在滚动,他用额抵着她的额,“微尘、微尘……”一遍一遍轻轻唤她名字,“微尘,你快醒来,我们还要结婚啊……”

    他不停地吻着她的额、眉、眼、鼻、唇,喃喃低语,“微尘,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你从江城来见我,我把你推到地上……你很气我,气我不解风情,气我是截木头……微尘,你知不知道……我当时有多紧张……我……我有多……还记得吗?你教我跳舞、教我规矩、教我与人相处、什么是好、什么是爱……什么是……真正地做自己……”

    话已经不下去,房间里隐隐是压抑地哭声,黑的头颅靠在微尘胸前紧紧埋住,她毫无表情,兀自熟睡。

    谁都不敢确定,她何时会醒来,最可怕的结果,谁都不敢想,更不敢。

    按照道理,微尘早应该要醒。但她一直没醒,也许是大脑还有没有检查出来的后续伤害,也许是她的潜意识不愿醒来。

    大脑这个人类构造最精密的器官,一贯只按照自己的运作方式生活。

    “对不起。”程露露满怀歉意,她当时情急之下确实也想不出更多、更好的办法。这已经是她今不知道多少次出这句话。

    她很委屈,明明是为帮人,现在却成祸首。

    “出去。”陆西法紧紧抱着微尘,伤心地怒吼道:“你们都滚出去!让我们安安静静地待一会!”

    程露露的眼眶蓄满眼泪。

    “陆……”莫缙云掀掀嘴角刚要话,露露拉住他的衣袖将他拖出病房。

    “你为什么不让我话?”出了病房的,莫缙云愤愤不平。

    程露露缩缩鼻子,眼神飘忽。

    终于,她放开他的衣袖,把身上的西服一并脱下来。

    “你干什么?”他问。

    程露露没话,她知道此时什么都没用。

    陆西法的悲伤她懂,对他的伤心感同身受。

    可悲的是,季微尘至少还爱着他,而她求而不得一个男人的关心。

    莫缙云永远都不懂,能带给人温暖的是拥抱,不是一件衣服。

    她又苦笑,也许他不是不懂,而是装做不懂。

    “露露。”莫缙云迟迟没有伸手接住衣服。

    “拿着。”程露露把西装硬塞到他手上,强颜欢笑道:“对不起,我很累。想先回家。”

    “我送你——”

    “不要。”

    她飞快转身,不让他看见已决堤的眼泪。

    “露露——”

    “不要追我!”

    他的呼唤让她飞跑,怕再被他追上,也怕控制不住自己再沦陷在他的眼眸。

    她跑了好一会儿,远远逃出他的视野范围。

    江城的黎明终于来了,程露露在冷雾靡靡的寒风中上气不接下气。

    春早的湿气粘在她脚踝的长袜上,湿乎乎,凉飕飕。

    浑身都像陷在冰窖,唯一冒热气的是脸上的眼泪。

    她想知,世界上有没有一种男人,一爱上就永远不再见。

    如果有,她想提前预定。

    已经受够相爱没有结果,受够爱过却要分离……

    ————————

    季微尘在大风中跑着,风吹乱长发。她光脚踩在燃烧的火焰上,通红的火焰烫得她要飞起。

    不知道要跑到哪里去,只觉得身后有可怕的东西在追赶。

    是人还是鬼?

    她不敢回头去看,只顾跑着,奋力向前。跌倒后站起来,拼尽全力。

    “季微尘、季微尘!你要到哪里去?”

    惊悚的声音贴着她的鼓膜吹拂而来,她惊得要跳起。

    可怖的是那声音如此熟悉、如此——

    她鼓足勇气回过头去,一望吓得跌坐地上。

    腿软得犹如面条,身如筛糠。

    “你,你——”

    季微尘的眼皮前,站着另一个她,活生生一模一样。

    她开口问她:“季微尘,你要到哪里去?”

    她的问题像无形抓住微尘的脖子,让她口舌干燥,不出完整的话。

    啊,她自己也不知道要往哪里去?

    “你要去哪里?”

    她越走越近,微尘惊恐地在泥地上往后退却。

    “我,我想回家。”

    “家?”眼前的她停了下来,咀嚼着她的话,眼睛飘忽地看向另一个方向,道:“你走错路了。家在那个方向……来,我带你回家。”

    她伸出手来。

    微尘哭着嚷道:“不,不!我不去,我不去……”

    她激烈地挣扎,失去仪态在地上撒泼打滚,只为避开抓她的手。

    鹅毛般的大雪从空中飘散下来,飞飞扬扬,在她们身边扑落。

    奇异的雪和火交织在一起,时间和空间像静止一般。

    黑的空,白的大雪,燃烧的陆地,以及身在其中的面对面的两个相同的人。

    她们同时被雪花吸引住,停下来,伸出手去,雪花落在掌心。

    一朵一朵宛如绒花。

    用手指一搓,雪花融化了,化成血,顺着指尖流淌下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