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0 罪与赎(3)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70 罪与赎(3)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他们在季微尘的脑子中埋下一颗定时炸弹,还曾计划引爆它。

    齐心痛苦地捂着脸,含着哭腔道:

    “我没想到,真没想到——叶子在看守所里情绪崩溃,诱发了精神分裂。出来没多久,就蹈水自杀。我不是要她死——我想救她,我想救所有人——”

    齐心伤心地痛哭起来,用力地把自己的头往墙上砸去。

    “师兄、师兄——”程露露抱住他的头,不让他再自伤。

    “为什么不让一切停在这里,为什么要滑向深渊——”齐心的质问空空无力。

    宇宙中的两个黑洞,一个在外太空,一个在人心中。

    它们吞噬宇宙,也把人类自身也吞噬。

    齐心把头靠在程露露的怀里,软弱地哭泣。

    “露露,拜托你去救救微尘。你知不知道,叶子的遗书上写着什么——”

    “师姐写了什么?”

    “她写……齐心,救救我们……我知道,最后的叶子还是叶子。她是受不了自己,受不了自己的变化而选择死亡。叶子死了,微尘还活着啊!露露去救救她——”

    “我可怎么救她啊?”程露露也要哭出来,“我和你和师姐比起来,不过是三脚猫的功夫,连你们的皮毛都比不上——”

    ———————————

    没有人会遗忘爱,没有人能舍得遗忘真情。

    第一次见面的怦然心动,第一次遇见的昭然含笑,第一次爱上一个人的欢喜和轻愁。

    还有、还有、后来的那些误解和放手。

    季微尘捏着手里的照片,心脏上像被打了一针。

    心肌顿时有了两种不一致的频率。

    照片上的男孩,她认识,是陆西法。

    不,是陈洛阳。

    是真实存在的陈洛阳,不是从《浮生若梦》中走下来的陈洛阳。

    现实和虚幻、虚幻和现实。

    梦境幻灭,现实也在坍塌。

    视线中一道一道白光,飞旋过来。

    “洛阳、洛阳!”

    眼泪无意识地从她眼眶中落下,她把照片紧紧贴在胸前。

    她怎能忘记?

    永远也无法忘记啊!

    漫的大雪,他倒在血泊中。

    他死了、死了——

    她失去所爱,永远失去。

    “啊——啊——啊——”

    “啊——”

    她捂住眼睛,蹲下身体,凄厉的叫声像海浪一样从嘴里喷薄而出。

    高频率的声音传得极远、极远——

    听见叫声的程露露愣了一下,下意识地问:“这是怎么回事?谁在叫——”

    齐心脸雪白,身体骤然绷紧,筛糠一样发抖,转身往南面的瞭望塔爬去。

    “齐心师兄,怎么呢?”程露露紧追不舍。

    “晚了、晚了——”他哆哆嗦嗦地往上走着,嘴里念叨,“阀门,张维启动了阀门——”

    “谁?”程露露追着他问道。

    “张维、张维!”齐心大嚷着,甩开程露露,突然像豹子一样往声音地来源跑去。

    事情越来越复杂!

    程露露现在能做的就是跟着他。

    他们来到南面的瞭望塔,观景台上围满因为尖叫声吸引过来的人。

    微尘的喉咙已经喊哑,痛苦地跪在地上,浑身肌肉痉挛。酒店的工作人员想靠近又不敢靠近。

    张维站在她的对面,疯狂地拿着手机对着她一边进行拍摄一边用进行语音记录。

    “你这个王八蛋!”程露露冲过去狠狠把包砸向张维。

    张维不察,一个不留神把手机掉到地上,程露露上前把它踢飞。手机飞了两圈,掉到楼下的喷泉池中。

    “张维,你还不是不是人?”

    程露露跑到微尘身边,冲破尖叫声在她耳边嚷道:“微尘,是我,我是程露露!你清醒一点,快醒醒!”

    张维抚着打痛的后脑勺,冲露露道:“程露露,没用的、没用!”

    微尘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她匍匐在地上,身体抽搐。

    众人面面相觑,相互退后几步,宛如躲避瘟疫。

    程露露焦急地望向木然的齐心,“齐心师兄,你有什么办法?”

    齐心痴痴地看着,嘴角颤抖。

    “没——没有!阀门一旦开启就没有办法阻止,所有的记忆会在瞬间回来。而记忆在提取时又会发生第二次改变。也就是在她脑里,只要她去想就会产生各种各样无数套不同回忆。”

    充斥不同回忆的大脑,就是充斥满满的谎言。

    “齐心师兄!”

    “哈哈,哈哈哈——”张维张狂地笑起来,瞪着他们道:“没错,就是这样。现在,她只要越想越会混乱,但她又控制不住自己去想——无法停止。想得越多她的大脑损害得越多。你没有办法、毫无办法!哈哈,哈哈哈——”

    “微尘!”

    “微尘!”

    莫缙云和陆西法匆匆赶来。

    微尘的反应让他们惊惧大叫。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

    程露露气得浑身发抖,“张维,你太自负了!”

    张维蔑视地看着她,似乎在,连齐心和莫缙云都无可奈何的事情,一个区区的程露露又有什么办法?

    “你别看人!”程露露和张维对视着,目光阴沉。

    “程露露,你根本没有办法。”

    “你确定?”程露露揪住微尘的头发,狠狠将她的头往透亮坚硬的大理石上砸去!

    “嘭——”的一声巨响。

    微尘的脑门重重的撞上地面,清脆的撞击声终止了凄厉的尖叫声。

    “张维,你没想过?如果遭受外力的打击导致阀门中途停止会发生什么?”

    “你——”张维张了张嘴。“程露露——”

    “对待一个坏人,唯一的办法就是比他更坏!”

    完,程露露疯了一样把微尘的头往地面狠碰下去。

    一下,两下……

    直到季微尘晕厥。

    “程露露,你疯了!”陆西法冲上来,一嘴巴甩在她脸上。

    程露露没有动,非常之事非常之法。她不后悔。

    “微尘,微尘——”陆西法把季微尘搂在怀里,倒吸凉气。

    微尘的额头淤青一片,慢慢在隆起一个红的鼓包。

    “微尘,没事。”莫缙云的目光也一直没有离开过季微尘。

    齐心缓缓走过来,将手搭在程露露的肩膀上。

    “程露露,你做得好极了。”他。

    程露露抬头,看见齐心的眼睛显出笑容来。

    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他笑,像回到校园,意气风发的学长带笑地走在微风拂面的林荫路上。

    “齐——”

    “不要,什么都不要。”齐心的指在她肩膀上压了压,“露露,记住我的话。毁灭人类的终将是我们自己,而解救人类的也只有我们自己。”

    他的眼睛跳动地望着还在懊恼的张维,“还有,把我和叶子埋在一起。”

    完,齐心像火箭一样奔向张维,抱住他的腰,一个纵身两人从瞭望塔上翻了下去。

    “师兄!”

    程露露大嚷,冲过去想抓住他们。

    她的半个身体挂在栏杆上,看到底下的齐心和张维。他们的头刚好砸在喷泉的石阶上。喷溅的血液染红了池水——

    程露露看着、一直看着。直到有人把她从栏杆上拖下来。

    一双温柔的手轻轻蒙住她的眼睛,在她耳边低喃:

    “露露,没事了、没事了——”

    她没哭,一直没哭。

    因为人在面对巨大的悲伤时是哭不出来的。

    只需要去记住,永远记住。

    ————————

    意外叠出的夜晚,如闪电撕裂空。

    长鸣着警笛的警车来过,白的救护车来过,眼前来来往往,晃动的影子都是穿制服的人。

    有人向她询问,有人在做记录,她痴痴地坐着,语焉不详。

    莫缙云反复地向警察解释张维和齐心的恩怨,到最后自己也闭了嘴。

    是啊,没有人会相信。许多时候,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这一切是真。

    他搀扶着程露露从酒店出来,一夜之间,江城的倒春寒席卷大地。春雨淋淋,飞雾蒙蒙,寒风吹来。露露打一个哆嗦,拢了拢身上的外套,骤然发现这并非自己所物。

    “给你。”她把西装脱下来,还给莫缙云。

    “你穿着。”莫缙云执意,他瞥见她憔悴的脸,宛如揉皱的纸,上面还残留着昨夜褪的胭脂。

    “脸还疼吗?”他讪讪地问。

    程露露摇头,脸再疼也比不过心疼。

    “露露——”

    “什么都别。我想去医院看看季微尘。”

    “好。”

    程露露的想法也正是莫缙云此刻的想法,死者已矣,活着的人还必须活下去。不仅活,还要活得好。...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