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9 罪与赎(2)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69 罪与赎(2)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齐心站起来,靠在墙壁,嘤嘤哭泣起来。

    “不,和叶子比起来,我就是一个蠢蛋。不仅是个蠢蛋还是个怂包。我是懦夫,彻底的懦夫。遗忘试验的时候,本来是应该我来。临场时,我害怕,后悔。叶子勇敢地顶了上去。她做了许多男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既然这么多事情都是叶子师姐做的,那她为什么一直对外都宣称才是你?甚至连莫缙云都骗了。”

    “因为她爱我,因为她骨子里还是一个女人!而我,而我——”齐心痛苦地哭起来,狠狠把拳头砸向自己的头。

    “师兄,你不要自责!面对未知谁都会害怕,怎么能自己是懦夫呢?师姐情绪失常,也是你一直在照顾她,还有南庄,不都是为了师姐吗?你如此有情有义,师姐没有爱错人。”

    “不!不——”齐心痛苦地道:“试验失败,我和莫缙云都怕了。缙云转了专业方向,我寄情宗教和玄学。但是叶子没有。在南庄里,她只要神志清楚,就一直不停地进行心理方面的研究。我们所有人、健康人、病人都是她研究的对象。她不止一次向我提起,要重新设计遗忘记忆试验,她要发一篇世界级的论文。她要人们看看,大脑虽然是一件精巧的玩意,但人类一样可以主宰也可以修改它。”

    “季微尘是师姐的试验对象?”

    “是!”齐心面无表情地点头,空洞而无神地看着前方,“应该,季微尘是言希叶和张维的试验对象——”

    ——————————

    室内空气闷热,喝了一些酒后更加。

    微尘便走到外面透透气去。

    今晚,她是多喝了两杯,多跳了两曲。酒意上头,人有些晕乎。

    服务生递来一张纸条,她捏在手心把看了好几次。

    季微尘:

    谁的浮生,不若梦呢?

    请来南面的瞭望塔,让我一切都告诉你。

    微尘踌躇思索,不解这是谁的恶作剧

    她把纸条捏在掌心,脑子始终晕晕。

    如果是恶作剧,不要理睬就好。可是,她的双腿不由自主往外走去。

    “微尘,你去哪里?”陆西法轻步过来,握着她的手问道。

    “我想上瞭望塔吹吹风。”她笑着在他脸颊上印下一吻,叮嘱他道:“你快进去陪陪廖夫人,她还在等你。我去去就回。”

    “你先上去,我马上就来。”

    “好。”

    她笑着点头,依依不舍又在他脸上印下一吻。

    微尘扶着墙壁,顺着楼梯慢慢往上移动。喷泉的清水流淌声和水雾湿气越来浓。

    高处不胜寒。

    九十九层高大楼的顶层,三层楼高的环形露台设计,一层一层让人拾阶而上,中间是波光粼粼的喷泉。

    微尘微笑想起,一年前,她和陆西法就是在这里相遇。

    他问她要一根烟,她耻笑他低级的搭讪技巧。

    幽静的顶楼,来瞭望塔欣赏夜景的人并不多,耳边沙沙是喷泉水滴落的声音。

    微尘她沿着旋转楼梯层层往上,一直走到南面的瞭望塔。

    一个男人背身而立,他的双手搁在身后,拿着一本厚书。

    “咳、咳!”微尘轻咳两声,“请问,是你约我来的吗——”

    张维回过头来,笑得如春风拂面。

    “季微尘,我们终于见面了。”

    微尘看着他,惊讶他话里的意思。

    见面?什么叫终于见面?

    他们应该见面吗?

    奇怪,她并不认识眼前的男人啊。

    难道他也是她遗忘记忆中的一部分?

    张维笑着,不急不缓地:“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自己没有找错人。微尘,你一定很惊讶我为什么会对你如此唐突和冒昧?因为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我已经认识你超过五年。这些年,我一直朝思暮想和你见面。有时候,我都会把你当我的心上人那般想念。”

    他的声音像薄薄的钢刀刮在微尘皮肤上,她不喜欢这个人,也不愿听他话。

    “这位先生,我想我是来错了地方?”

    她转身欲走,马上又听见他在身后道:“季微尘,过去的一切,你真忘了吗?”

    微尘停住脚步,回过头来瞪着他。

    “你到底想什么?我时间宝贵。”

    “还记得李白的《春夜宴桃李园序》吗?”

    微尘眨了眨眼睛,在心里咀嚼着这拗口的诗名。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血管、脑海中翻腾。

    “这段序里有一句话,浮生若梦,为欢几何?是不是和你的《浮生若梦》有异曲同工之妙?浮生若梦,若梦浮生,这真是个好名字。你还记得言希叶吗、还有齐心、南庄,他们都是你的朋友啊!有人遗忘意味着背叛,但遗忘和背叛是人类最有价值的基因。呵呵,背负着沉重的壳,开心就会和你绝缘。”

    微尘表情震动,尖声问道:“你是谁?”

    他的那些名字,像咬破舌头尝到的血味,口腔淡淡地充满铁锈的腥味。。

    张维微微一笑,“我是谁,对你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知道自己是谁?你是季微尘,还是康无忧,还是两者皆不是?“

    “你——你——”微尘退后两步,脸雪白。

    “叶子死之前,曾给我寄过一封信。信里面什么也没有,就一张照片。我百思不解其中的意思,只到看到你写的《浮生若梦》。真真是一个好故事。我能看见你用生命发出的余味,绕梁三日。”

    着,他把手里的书在手上翻动,呼呼的页子像风轮在飞转。

    他抽出夹在其中的照片递给她,笑道:“季微尘,看一看吗?这照片上的人是谁?”

    微尘伸出手,颤颤接过。

    她深吸口气,把照片翻过来。

    ——————————

    “你——你一直知道叶子和张维的事?”

    齐心痛苦地点点头,“张维是一个有野心而又没实力的人……他是叶子的校友和暗恋者。叶子出事后,性情就变了。她的自我和超我被本我吞噬。露露,你懂我的意思吗?”

    程露露摇头。

    齐心艰难地解释,“就是人性中恶的一部分占了上风,它把人性中善的一部分全杀死了。在南庄,叶子只有在极少数的时间能维持原来的她,而绝大部分时间,她都变成一个唯利是图,不顾道德的人。”

    “所以她在南庄对病人进行点击疗法,也架空你的权力,和张维暗通款曲!”

    “是……”齐心点点头,“我太懦弱,明明知道她背叛了我,明明知道她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我还是,还是——一次一次原谅了她。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任她而去……直到五年前,他们决定重启遗忘试验。张维负责提供药品、器材和设备。叶子负责实施操作。开始的时候,她只是在南庄内部的疗养者身上试验,但都失败了。叶子发现必须要一个正常的健康人来做遗忘试验才有标的意义。这个时候,季微尘刚好找到她——”

    “微尘,当时知不知道师姐的真实用意?”程露露急躁地问。

    “谁会愿意做试验的白鼠呢?”齐心望着程露露,苦笑道:“叶子连我都瞒住了。我一直以为她是真的不忍看到季微尘痛苦。根本没想到,她是把人当作试验。她把自己经历过的痛苦加到别人头上。她从帮微尘遗忘开始就无时无刻不想着要她恢复。只有从遗忘到恢复,试验才算成功完成!”

    “你什么时候发现她和张维的计划?”

    “三年前。”齐心道:“我发现她和张维的邮件,终于知道他们在做的事情。我和叶子大吵一架,又无计可施。走投无路只好请莫缙云举报南庄非法行医。把我和叶子全抓起来。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阻止叶子启动季微尘脑子中的阀门,完成她试验中的最后一环。”

    听到这里,程露露的牙齿轻寒打颤。

    太可怕,太不可想!...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