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8 罪与赎(1)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68 罪与赎(1)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庭兰轩其实不是单独的建筑体,它指的是富丽华酒店的顶层开辟出来最高三层。

    最顶一、二层是连在一起开辟出来的空中园林,这里还有国内最大、最多、最集中的室内雕塑喷泉群。大部分喷泉仿制世界名家雕塑而成,兼具艺术感和观赏性。让观景之人除了看夜景还能欣赏世界各地的喷泉。

    通过四周的螺旋型楼梯,可以登上东南西北四个瞭望塔。瞭望塔的前可鸟瞰全市夜景,身后即是喷薄而出的音乐喷泉。自然和人类智慧在此完美融合。

    第三层是宴会厅,季微尘和陆西法的单身告别趴体即开在这里。

    屈未然是生气氛活跃分子和组织者,一出现就是全场焦点。他不多话,但一发言,所有人都在聆听。季微尘和陆西法的婚礼热场活动被他搞得火热极了。

    衣香鬓影、推杯换盏,来的又都是年轻人,热闹到不能再热闹。

    微尘喝了一些些红酒,已经不胜酒力地靠在陆西法怀里。

    “早知道你请的这个coo这么厉害,我们的婚礼就交给他打理好了。”

    陆西法摸了摸她的脸,闷声笑道:“你想得美,还真以为他就是一个普通的职业经理人?”

    “那不然还是什么?”

    “未然当然不是普通人!”

    陆西法拥抱着微尘,眼神中带着欣赏。

    “知道你不关心政治时事,但聂树荣这个名字,听过吗?”

    聂树荣?

    曾任中央政治局局长,商务部部长,建西省省长,六年前因为严重违纪,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调查的聂树荣!

    这件案子当年轰动全国,万人空巷。

    政治黑暗,微尘虽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耳闻还是有的。

    “未然是聂树荣的儿子。”他又补了一句,“私生子。也不算秘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

    季微尘恍然,原来如此,从衔玉含金见惯大场面的人果然非同寻常。所做之事,一个词形容便是气派。

    “你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怎么做的朋友?”

    陆西法笑着:“我和未然是不打不相识。”

    “为什么打架?”她笑着问道。

    “为了——”他笑着拍了拍她的背,没有把话完。“走,我们跳舞去。”

    音乐声响起,季微尘抿嘴而笑。恰好的曲子又是探戈《只差一步》。

    他牵起她的手,把她带入怀里。

    回旋、跳跃、舞动、飞扬……

    他们相视凝望对方,眼神包含深情。

    一年之前,当他第一次牵起她的手时,她完全想不到,自己有一会深陷在他的眼眸中不可自拔。也想不到自己身上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现在,幸福只差一步,就在门外。

    音乐停止,她跌入他的怀中,踮起脚尖,迎接也给予他深情的一吻。

    她听见周围有掌声,有祝福,有喝彩!

    陆西法,我们会幸福的,很幸福,很幸福……

    ——————————

    “快一点!还非穿什么裙子!”莫缙云焦躁地按着电梯按钮,一路上不停地指责程露露磨叽。

    程露露委屈地:“请柬上注明了女士要着晚装出席,我总不能穿牛仔裤和跑鞋来。”

    莫缙云没有听她解释,只顾皱着眉头疯狂按着按钮。

    自从知道张维来参加微尘的单身告别趴体后,他的心神就一直处于癫狂易怒状态。

    他想不通张维为什么要来这里,他和微尘有什么关系?

    他是不是……

    “该死!”他猛地把手敲在电梯的按钮上,顿时引得电梯中其他人侧目。

    程露露站在他身后,手指捏住了裙摆。

    气温再冷,也比不过心上的寒意。

    电梯终于到达,他们递上请柬,进入喧哗、迷离的宴会。

    到了这里,他们才发现,整个会场被布置成童话故事里的场景。有南瓜马车、木屋、森林公园、老鼠、狐狸等等等等。

    程露露拿起一杯玉米汁,发现杯子也设计成可爱的卡通形象。

    “缙云,你看这杯子多可爱!”

    “露露,我们先做正经事,好不好?”莫缙云粗暴地把她手里的杯子夺下,“我们分头行动,我去找微尘,你去找张维。”

    程露露的心凉凉的,没话,点点头。莫缙云的背影很快消失在她视线。

    偌大的会场,想找一个人谈何容易。况且,她在明,张维在暗。

    露露负气地饮了两杯玉米汁,正准备喝第三杯时,胳膊被人用力拉了一下。

    哪个倒霉鬼?

    害得她把玉米汁差点倒在地上。

    “喂,你讨不讨厌——”

    她回过头来,看清来人,这次,玉米汁彻底洒在地上。

    “陆西法,微尘人呢?”

    莫缙云匆匆越过人群,找到陆西法时,他正在和一位相貌端庄,上了年纪的女士交谈。

    面对突如其来的他,陆西法显得很惊讶。他不记得自己邀请过他,微尘也没提过会要邀请他。

    “廖夫人,对不起。”陆西法歉然一笑。

    廖夫人笑笑,转身翩然而去。

    陆西法有些微怒,这个莫缙云永远都出现得不是时候。

    “莫缙云,你想干什么?还是你今又要来告诉我什么稀奇古怪,让人难以置信的事?”

    “是!我是有许多事情想要告诉你,但你现在得马上告诉我微尘在哪里?”

    他追问微尘去向的理直气壮让人生气,陆西法觉得是时候让他晓得谁才是微尘的未婚夫。

    “莫缙云,你得记住,我才是微尘的丈夫。你没权力要我告诉你她的下落!”

    莫缙云冲上去揪住他的衣领,嘶吼道:“陆西法我不是求你,你现在必须马上告诉我!因为也许有人已经找到微尘的记忆阀门!”

    “你又想哄我吗?”

    “不是哄你,”莫缙云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道:“是血和生命的教训!”

    ——————

    今年三月的气温特别反常,气温上升得非常快,像越过春直接来到夏。

    无故反常,非贼必妖。

    有经验的老人都知道,这热是不正常的。倒春寒往往会跟在阳光之后进行猛烈地反扑。

    程露露追着齐心的背影来到顶层的喷泉群中,他们在林林总总的雕塑中来回穿梭。

    “齐心师兄,你别跑了!”程露露气喘吁吁,脚上的高跟鞋真是累赘!她狠狠把鞋子摘下来,赤脚踩在冰冷的地面上。

    “露露,不要停——”齐心同样是喘不上气。他的身体已很是消瘦,裤管在腿上荡来荡去。

    “齐心师兄,你要带我去哪?”

    “去、去救人。”

    “救谁啊?”

    “季、季微尘!”

    程露露大喘气儿,把高跟鞋又套回脚上。

    “齐心师兄,你可不可以把话清楚、你为什么要从疗养院跑出来、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如果是要救微尘,也不应该来这里,她在楼下的宴会厅。”

    齐心脸苍白,把手掌支在膝盖上,低着头,任汗水顺着额头一颗一颗滴下。

    “我、我是跟着张维来的。露露,他已经找到解开微尘记忆的阀门开关。我们再晚,就来不及了。”

    “齐心师兄,这事真的和张维有关系?”

    齐心抬出头来,目光炯炯望着程露露。

    张维得很对,许多方面,程露露都像极了死去的言希叶。

    也许,能救赎众人的就是这个勇而无畏的人。

    “露露,你知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真正勇敢的从来都不是男人。”

    “师兄,你想什么?”

    “我和叶子从一开始,她就是主导地位,我永远都是跟随她、仰望她的那个人。她有伟大的梦想,渴望有一能走到世界的中心。希望人类不仅能去了解浩瀚的宇宙更能多的了解自己的内心。大学里,心理社团的所有实验从收集资料、设计方案,到实施。分析、撰写报告论文都是她在主导。”

    “所有的工作都是师姐完成的吗?可所有人都是你啊!你是才,能力卓越。”

    齐心站起来,靠在墙壁,嘤嘤哭泣起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