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5 男人的友情(2)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65 男人的友情(2)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屈未然的目光在微尘脸上流连一会,笑着收回微凉的手。

    欲言又止的目光,让微尘心里燃起一股不适。

    他和梁泡泡一样,像陡然出现的流星,照亮了黑暗。让习惯站在黑暗中的人,非常不适。

    微尘搓了搓自己的指尖,他掌心里的凉从相触的地方一直到达心田。

    “微尘,你还愣着什么?我们快进去。”

    “好。”

    夜晚渐深,孩子们早已入寝。屈未然进得家后,首先去儿童室看了看三个儿子。看他们睡得正香甜,才出来。

    “快来,吃点东西。”

    客厅的餐桌上已经摆好几样餐碟,精美的江城美食尽在其上。

    “哇,鲜笋炒腊肉,毛氏红烧肉,这可是江城地道美食啊!”

    微尘没想到,屈未然是个饕餮。

    “你来得巧,现在正是春,刚好是吃笋的好季节。过了这半个月,笋长老了,就不好吃了。”

    “我们来得还真是时候。我得尝尝——”这话的梁泡泡率先夹起一块淡黄喷香的笋肉,吃到嘴里就叫道:“好烫、好烫。”囫囵吞下去,马上去喝冰水。她滑稽的样子惹得大家都笑了。

    一顿简餐,倒也宾主尽欢。吃完后,女人收拾善后。男人则有默契地去院子里吸烟。

    袅袅轻烟雾中,两位人中龙凤静静伫立。

    “你打算怎么办?”

    “你这院子不错。”

    陆西法瞪了他一眼,“别开玩笑,好不好?”

    屈未然笑着猛吸口烟,“你这院子美,怎么是玩笑?”

    “我和你正事!泡泡这么一动,只怕贺兰家已经收到风声。”

    “既来之则安之。”屈未然抬起头,看着茫远的苍穹,“泡泡有五年没有看见她爸爸,她早受不了。躲藏着做个活死人,是不可能一辈子的。”

    陆西法眯起眼睛,点头,“也是。有些事情总该是要个了结。我们以不变应万变。”

    屈未然看着陆西法,突然笑笑,不解岁月这只翻云覆雨手,如何把他们两人的关系倒了个。

    穷子成了大富豪,他却成了上班族。

    “你就安安心心做你的新郎官。”他把手搭在陆西法的肩上沉沉压了压,“泡泡嫁给我,我会照顾她一辈子。不仅是我,我的家人都会帮我。在飞机上,我哥已经告诉我贺兰一家正在伊斯坦布尔,花蕊夫人身体很好。”

    “那就好。”

    “你就别替我操心,只是你孤家寡人,身边唯一一个安安。你考虑清楚没有,结婚可是大事,往后身家性命都和另一个人息息相关。”

    “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陆西法诚恳地道:“不管微尘做了什么,我就是喜欢她,忘不了,也改不掉。”

    回程的时候,已过午夜。

    陆西法载着微尘在路上飞驰,雾霾严重,江城的看不到星星。

    微尘有些困了,捂嘴打了个哈欠,“刚才,你们在庭院里什么啊?”

    “没有什么,一些琐事而已。”

    “真的是一些琐事?”微尘把头靠在车座,微微闭着眼睛,又:“明明看你们很严肃认真的样子,你同他讲什么?”

    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就是很关心,好像时候做错事怕被告状的孩。不依不饶非要他一五一十出来。

    他凑过头去,飞快地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

    “我爱你。这就是我同他的全部。你满意了吗?”

    满意,怎么不满意?

    他一瞬间看穿她的心,给的爱语让她的心落回到原处。

    微尘抚了抚脸,笑得如花灿烂。却只轻轻,道一声:“开车要专心。”

    ——————————

    “程、程医生,你没事?”

    薇咋咋唬唬跑过来抱住摇摇欲坠的程露露,程露露有气无力地道:“薇给我倒杯咖啡。”

    “啊,这一大早的,就喝咖啡啊!你昨晚又熬通宵了啊!”

    “嗯,”程露露点点头,把自己摔在诊所等候区的沙发上。她这一个多星期像侦探一样一遍一遍翻找资料,一遍一遍梳理关系。都快把自己熬出乌鸡眼儿来。

    “程医生,你的咖啡——”程露露闭着眼睛伸出手去,接到的不过是一张轻飘飘的纸。

    什么东西?

    她定睛一看,是张紫请柬,清新典雅上面印刷着白的百合花。

    “是早上在信箱中发现的。”

    程露露打开一看,原来是微尘结婚前夜的单身告别趴体。

    这些有钱人真会玩!什么由头都能拿来嗨皮一下!节过,大节三六五。每都能醉生梦死。

    “程医生,你去不去啊?”薇这回把咖啡端了过来,程露露饮了一口,“再,我最近实在没空。我让你帮我整理的资料整理了吗?”

    “整理了、整理了!我眼睛都快看瞎!”薇抱怨地拿出一大叠资料,分门别类用各夹子别好。她把资料摆到程露露的桌子上,“这里是近五年来江城大学医学院教授在国内外发表的论文汇集,我又把其中和心理研究有关的全收集出来。由少到多,全排列好了。还有莫缙云医生最近五年发表的论文我也收集到了。”

    “薇薇,你真是太棒了!中午我请你吃饭!”程露露高兴地马上翻阅起来。

    她先找到莫缙云发表的论文,一共是七篇,也算高产,可见他的努力。

    “怎么有问题吗?”

    “没有。”程露露摇头,莫缙云的每一篇的论文都是干货,内容丰富,有料十足。但是,都是和他现在的外科方向有关,和心理学风马牛不相及。

    如此可知,这几年,他真是把心理学放下。

    程露露又翻起其他的论文,江城大学发得最多的就是郑先进。他的论文重量不重质,水份多多,毫无新意。

    莫缙云没有论文,郑先进肯定也不是,那么严希叶口里很有名气会写论文的那个男朋友究竟是谁?

    程露露脑子都快炸了!

    “程医生,你在烦恼什么?”

    程露露捧着脑袋呻吟,“我在找论文,论文!很重要、很有名气——”

    薇嘴巴一撅,道:“虽然我是按论文多少来进行的排列,但是要起有名气和影响力,谁也比不上这一篇——”

    她伸手从程露露胳膊底下把资料抽出来,啪啦啪啦翻开,指着最下面的一篇道:“你看,这个,他发的关于使用vr戒毒的论文得到国家司法部的认可。司法部还举行了主题为提高司法行政戒毒教育戒治工作科学化,专业化水平的新闻发布会。将vr正式引入戒毒工作。对vr戒毒疗法在范围内的试验取得的良好效果得到肯定,未来将在全国更大范围普遍推广。这个基于厌恶心理学疗法在戒除心瘾上能大面积长期有效,也得到持续的现实验证。”

    “这、这是谁发表的论文?”程露露尖叫,看清署名后更是发出一声惨叫。

    ——————————

    夜晚的医院是安静又不安静的,空旷的走廊上没有了白日的人来人往。灯光下,偶尔有穿白大褂的医生护士巡房检查。精神病室不同于普通病房。门前三道锁,门里三道锁。白大褂们身上挂着的皆是沉沉的钥匙。

    听见门铃声,护士把头一抬,摄像头外站着一个戴口罩穿白大褂的医生。她拿着钥匙叮叮咚咚去开门。

    “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有什么事啊?”

    “老师,我是实习生。白有份病历忘记写了,老师让我回来补一下。”

    护士打了个哈欠,叮叮咚咚拿出钥匙开门把他放了进来。

    “谢谢,老师。”

    医生捏了捏口罩,在医生办公室装模作样写了一会病历。

    夜越来越深,忙忙碌碌的护士进进出出。

    医生磨磨叽叽在办公室里溜达,趁着护士不留神,取了抽屉中的备用钥匙,往病房中走去。

    黑黝黝的走道,莹莹亮着黄的地灯。一路走过去,人的影子被拉得又远又长。

    他走到一间病房门口,摘下口罩。

    昏昏的月光下,张维白胖的脸染上一层冷霜。他心地把口罩折叠好放进口袋,然后开门进去。

    床上的齐心侧身躺着,呼吸均匀,临睡前的药物让他的睡眠沉沉如海。

    张维默默站在他床前好一会儿,发出一声古怪的笑声。

    “齐心,我没想到连你也会疯。”

    他轻声笑着,满脸得意,没有丝毫同情与怜悯。

    “也对,你的母亲有精神病史。你不犯病谁犯病?呵呵,呵呵呵——因果报应啊!”...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