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4 男人的友情(1)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64 男人的友情(1)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在外奔波一,人是很疲累的,特别又是在高度的神经紧张的时候。

    程露露已经记不得今和多少人过多少话或理智,或感性,或声嘶力竭……她不要理解,不要赔偿,只要一个公道。

    有人公道自在人心。

    不!

    一个社会有没有真正的公道,只有去问那些受到冤屈,受到不公正对待,处于劣势的人才能知道答案。

    如果自己都不为自己发声,那么世界上就再没有人能为她发声。

    她的被迫就会成为自愿,所有人都会默认程露露就是一个靠脱下裙子去获得一切的人。

    她把自己抛到柔软的床上,累得一动都不想动。

    很累,却不觉得脏,一切都很干净。

    房间很干净,床很干净,她的心也很干净……

    “叮——叮——”

    她拿出手机,是楼下的物管。

    “什么事?”程露露有气无力地道。

    “程姐,有一台白宝马,车牌h7863088的车在我们区门口绕了快两个多时了。有人,是你男朋友的车,是这样吗?”

    程露露从床上一跳而起,冲到窗前,她猛地拉开窗帘。她忘了从落地阳台上是看不到区正门的。

    她又跑到厕所,拿来椅子搭起板凳,踮起脚爬到墙上的窗口上。

    好久好久,终于看见一辆白的车影缓缓开过。也不知是不是他的车。

    今她一直没哭,面对所有人的轻视没哭,面对郑先进的辱骂没哭,哪怕是后来面对声援解救她的帮助也没哭……

    她告诫自己是在做一件正确,正义的事。没有丢脸的,不需要眼泪来博取同情或是申诉。

    此刻,看见楼下一闪而过的车影。她坐在厕所冰冷的瓷砖地板上嚎啕大哭,像个泪人。

    “程姐,程姐……”手机那头的声音不住传来。“我们要不要——”

    “不要……什么都不要做。”程露露擦了擦满脸的泪水,抽泣着道:“不……不要管他,等一会儿,他就会走……”

    她挂了手机,爬起来摸摸索索把房间所有的灯都打开。

    视线模糊,双手颤抖,好不容易发出一条朋友圈:

    谢谢大家的关心,我很好,明太阳照常升起!

    半个时后再打电话去物业,果然他和他的车都消失在黑夜。

    程露露黯然,不得不接受。

    莫缙云对她的关心终不过是如此!

    再急切也还有限,比朋友多一点点,远没达到奋不顾身的程度。

    陡然出现的莫缙云,让程露露哭过一场,也哭走她身体和心理的疲倦。她用冷水洗一个脸,把头发挽起来盘在头顶,开始工作。

    季微尘,齐心,言希叶,莫缙云还有一个未知的人。

    记忆,遗失,阀门,精神分裂。

    所有的千丝万缕,她要一层一层抽丝剥茧全理出来。

    ————————

    “微尘,微尘……”

    冰冰的手拍打在她脸上。

    “别睡了,快跟我来!”

    “去哪啊?叶子,这么早!”

    “不早,不早了。快来。”

    微尘知道这是在梦中。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做梦了,自从从越郡回来后。

    她知道这是个梦,清清楚楚知道。

    温婉的声音,轻柔绵软,又有不可抗拒的魔力。

    她掀开被子坐起来,顺着声音走去。

    屋外的空气新鲜得很,闻得到植物吐纳的香味。

    是昨夜里下过一场雨,地上泥土松软软的,像发胀的面包,踩下去就从她的趾缝间涌了出来,漫过洁白的脚掌。

    她不觉得脏,反而觉得很净。

    人都是从尘土中来,终也要到尘土中去。

    她跟着女孩走到一个大棚中,棚中的地上种着草莓。

    “微尘,你尝尝。”女孩蹲在地上,笑着递过来一枚鲜红的果实,“这是我和齐心亲手种的。他知道我喜欢吃草莓。”

    微尘接过红果子,拿在手上。

    真好,她心想:和爱的人在一起,无论做什么都是幸福。

    女孩满脸幸福的笑容,自顾地边摘边吃。

    如果人也能像植物这样简单就好了,种什么长什么,从不复杂。

    “叶子,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你想清楚了吗?”女孩把手里的草莓在白齿之间咬下,鲜红的汁顺着她的唇角流下,她闭着眼睛轻轻:“这种事是没有回头路的。”

    “我想清楚了,我一定要这么做!”

    “你——明明还爱着他啊!如还有爱就不应当遗忘,强行遗忘,你会受不了。”

    “不!如不忘却,我现在就会受不了。”

    微尘湿湿的眼泪滴到透红的果子上。

    “快别哭了,我最看不得人哭……”叶子悠悠长叹。“但你的要求我不能答应。”

    “为什么?医生的职不就是减轻病人的痛苦吗?我已经被这段感情折磨得生不如死。我想不出有什么办法来解脱。”

    “微尘,痛苦和快乐一样,是上给我们的财富。生命本来就不完美。只有体验过痛苦的人,才能体会出幸福。不要试图去逃避痛苦,要学会接纳……接纳自己的懦弱、胆怯、犹豫和自私。”

    微尘感到凉凉的,她低头一看,手上的果子在掌心中化成一滩鲜红的水……

    她陡然睁开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头顶的花板。

    周围的一切静悄悄的,身边人的呼吸浅薄而均匀。

    浮生若梦,若梦浮生。她快要分不清,哪一个是梦境,哪一个是她的浮生。

    —————————

    屈未然下飞机后,直奔陆西法的家。

    他的心里憋了一大团的火气要发出来,车速已经开得很快,依然嫌弃司机开得太慢。

    充满意境的枯山水庭院,他无心欣赏,踏过细软的白沙,大力踩在枯木之上。

    知道他要回,梁泡泡早已经站在日式的回廊上等着。

    看见他怒气冲冲地过来,迎上去的第一句话,就是:“未然,我错了。你骂我。”

    聪慧的女孩永远知道什么时候进、什么时候退、什么时候以退为进。

    她站在春风里,深情地望着他。伸手搂住他的肩,把脸贴在他的胸前。

    他本来脸阴沉,风雨欲来。她软软鸡心脸蛋一靠过来,心霎那间柔软下来,喷薄的怒火也变成似水柔情。

    那一年,劫后余生的重逢时,她也是如此静静地贴在他的胸前。

    他紧紧环抱着她,像环着世界的珍宝。

    屈未然低下头,揉了揉她的短发。

    她那么矮,在他怀里像兔子一样。

    “下次,绝不饶你!”算言之,这次就算了。

    梁泡泡抿嘴,知道这个男人永远拿她没辙。

    “我已经见过季微尘。”泡泡又:“她真不记得我了。”

    他“嗯”了一声,示意她把心里的想法出来。

    她把脸在他衬衣上来回地蹭,像狗一样。

    “未然,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好不好?她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不代表没做过。”

    泡泡有些气结,伸手在背后掐他精壮的腰,故意激他,道:“你这个人,就是不大度!”

    “她如果伤害我,我绝无多话,但她伤害的是你。”

    “我都不计较!”

    “我不能不计较。”

    “你——”

    梁泡泡踮起脚气鼓鼓捏他脸蛋,他像孩子张大嘴去咬她的手。

    两人你来我往,在回廊上嬉笑起来。

    “瞧瞧,瞧瞧,多黏糊的夫妻!”

    屈未然顺着声音望去,话的正是陆西法,他的胳膊肘里挽着一位美人。美人薄薄粉黛,粉粉香腮,飘逸的长裙直垂脚踝。

    屈未然扬了扬嘴角,梁泡泡拉了拉他的手。

    屈未然背过脸,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背,用只有妻子听得到的声音:“放心。我不会让你、让洛阳为难。”

    他转过头去,已然换上真诚的微笑,张开双臂和陆西法拥抱一下。

    “微尘,这是我的好朋友——屈未然。千里追妻从美国回来。”

    “什么千里追妻!”梁泡泡在一旁嚷道:“你别夸张!”

    “哪里夸张?未然真是应该好好教训教训你!既然敢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长途旅行。你讲,你是不是疯了?”

    “你才疯了呢!”

    衣香鬓影的三人从微尘眼前谈笑风生,这样的场景使人恍惚。她收回心神,最近是怎么呢?无论做什么,总有些走神。

    “你好。”她轻笑着向屈未然伸出手。

    “你好。”眼前的屈未然露齿而笑,眼梢带着风情。

    有些男人生下来就是为了颠倒众生,屈未然就是如此。秀眉高鼻,凤眼薄唇,比女人生得秀丽。精雕的五官,再加上得体的谈吐和衣着,毫无疑问,他就是上帝偏爱的宠儿。

    屈未然的目光在微尘脸上流连一会,笑着收回微凉的手。...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