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0 小鱼,小渔(3)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60 小鱼,小渔(3)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他想起莫缙云的话,想起微尘在雪地的尖叫,腿像棉花那么软,软得挪不动步子。

    直到一只手轻轻在身后拉他的衣角。

    “uncle,”捏着薯片的家礼,正抬头看着他,“吃不吃?”

    家伙递给他一块薄薄的薯片。

    “家礼!”他把家伙抱起来,“你妈妈呢?还有你两个哥哥,他们在哪里?”

    “喏——”家礼胖乎乎的手朝后门方向一指。

    陆西法放下家礼,脚步虚虚浮浮往后门走去。

    莫缙云在季家大门外徘徊着,要不要进去呢?

    这是个问题——

    他很想进去探个究竟。

    但是微雨在、玄墨也在,上次的不愉快也还在。

    抬起的手从门铃上滑下来,无力地落在他的身侧,他拍拍口袋,发现自己并不抽烟。更不会用香烟来疏解郁闷。

    唉——

    他绕着大门又转了几个圈。

    干等着也是着急,不如进去。

    莫缙云刚抬腿想往里走,陆西法满头大汗,急急忙忙从里面出来。

    “微尘还好吗?”莫缙云冲上去问道。

    陆西法皱起眉头,退后两步,狐疑地看着他。

    “你快,到底怎么样?”

    “莫缙云,你是不是耍我?”陆西法的反问,让莫缙云微感吃惊。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微尘很好,她和梁泡泡已经见了面,没有任何异常。”

    “这不可能!”

    “这就是事实。”陆西法长舒口气,微风吹乱他的额发,他用手一揉,把它们揉得更凌乱。“我也是犯傻,被你三言两语给吓死。莫缙云,你走,别再来吓唬人。”

    “陆西法,我的一切不是吓唬你!它是真实发生又存在的事情。如果你不引起重视——”

    “我会重视!”陆西法斩钉截铁地:“微尘和我马上就要结为夫妻,关于她的一切我都无比重视!我会把微尘的资料送给最权威的心理专家,也会从国外最好的团队为她治疗!这不是第一次但是最后一次,请远远离开我们的生活。你对微尘最大的善意就是放开你的手!”

    完这些,他转身往家里走去。

    铁制的大门缓缓关上,合拢一扇门,关阻一个世界。

    ——————————

    有些女孩是用脸蛋决定人生,有些女孩用屁股,有些女孩则用脑袋。

    很显然,梁泡泡是属于后者中的佼佼者。

    生智慧型脑袋,从念书一路跳级,幼儿园里她的梦想就是做科学家。

    时候她都不知道科学家是干什么,但就觉得自己应该是。

    读大学选专业,她问爸爸,什么最难?

    她的父亲是个理发师,一手拿梳子,一手拿着剪刀想了半,不确定地道:“文?”

    遥远的孤独星球,广袤的宇宙,永远不能达到和触摸的边界。这应该就是人类能想到最远的距离,最深奥的知识。

    梁泡泡选择了乏人问的体物理。

    才的存在不就是为了推动科学的发展吗?学习最难、最枯燥的专业,就是为人类做贡献。

    所谓体物理学,白了就是既学习文又学习物理,它是利用物理学的技术、理论、方法来研究体的形态、结构、物理条件、化学组成和演变规律。

    光听一听,解释一遍就要脑子发晕的东西。梁泡泡一念就扎了下去。

    如果没有意外,她本来应该完成学业出国进修,硕士、博士、博士后再科研所一路下去,进入航局,最后走上诺贝尔领奖台。而不是成为一个家庭妇女,大量的光阴在不停的怀孩子、生孩子、养孩子上。

    屈先生安慰失落的太太,“孩子也是美丽的星星,你如果把他们当作星星那样热爱和具有爱心,就会觉得每一都很快乐。”

    梁泡泡不否认,孩子当然是美丽的星星,甚至许多时候他们堪比外星生物一样叫人抓狂,但她还是喜欢真正的星辰大海,喜欢无知的宇宙,奥妙的星球。

    不用,一个钻研书籍,钟爱科学的女孩,容貌和身材远远比不上经常打扮,精于修饰的季家姐妹。

    但谁都不能否认,梁泡泡有一双如星辰般闪烁的眼睛,晶莹剔透,乌黑发亮。里面盛满了智慧和诙谐及勇气。凡是和她交谈过的人,无不被她的睿智和聪明倾倒。

    星辰从不想着要颠倒众生,默默发散的光芒,自然吸引人类为她目眩神迷。

    三个孩子继承了她的才智,又继承了她先生俊逸的容貌。

    屈未然人中龙凤,举止优雅,在外形上强过梁泡泡数倍。

    传统的男才女貌变成女才男貌,可认识他们的人从没有觉得这有任何问题,一个女人能利用屁股让男人留下来一夜,脑子才会让他心甘情愿留下来一辈子。

    门口的喧哗惊动了屋里的人,大家被孩子的哭声吸引过来。

    “怎么回事?”姜玄墨从老爷子怀里拨开家谦的脑袋,“你们是谁啊?”

    “唔——哇——哇——”家礼在一旁哭得惊动地。

    微尘和微雨面面相觑,微澜看见行李、孩、女人,脑洞大开地道:“咦,这是——来寻亲的吗?是不是电视台在拍情感记录啊?”完,她夸张地到处找寻摄像机。

    安安和源源最后出来,一瞥见三个熟悉的身影,安安马上跳起来,嚷道:“家谦、家和、家礼!”

    “安安!”家和认出安安,马上高喊:“安安,快来帮我!这些坏人欺负我妈妈呢!”

    安安冲了过去,对着三兄弟大喊:“不,他们不是坏人,这是我妈妈家!”

    孩子们的对话显然是相识的,微尘拉住安安,问道:“安安,你认识他们?”

    安安掰着手指头,回答:“是,泡泡阿姨是爸爸的朋友,家谦、家和、家礼是我的朋友。我们去年还一起去新西兰旅行!”

    到这里,老爷子也从混乱中抽脱出来,嚷道:“这女的是陆西法的干妹妹——”

    微尘的目光移到梁泡泡身上,梁泡泡也正抬起头审视地看着她。

    她的眼神像要穿透人心,看得季微尘心里一阵鸡皮疙瘩翻涌。

    “你……好!请问——”

    梁泡泡走到季微尘面前,咧嘴一笑,突如其来的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微尘,真高兴我们又见面了!”

    微尘大吃一惊。

    她们认识吗?

    真的认识吗?

    心中没有熟悉的感觉,但眼前的拥抱温暖如春,她的笑声真诚爽朗。使人想起海边的风铃,用紫贝壳穿成挂在廊下,风一吹叮叮当当,让她欢喜又伤感。

    眼泪慢慢渗透在她的眼眶,无声地一颗一颗坠下。

    “鱼……你还活着——真好!”

    梁泡泡一呆,激动地叫道:“微尘,你认得我了!你认得我了吗?”

    微尘被梁泡泡惊喜的叫声惊到,从失神中恢复过来。

    她甩了甩头,脑袋中一阵眩晕,刚刚自己了什么吗?

    她摸了摸自己的唇,确定嘴确实是吐出语言,可那些话不是从脑子发出去指令。

    微尘的脑子越来越晕,她摇晃要倒的身体,呼吸紊乱。胸膛里有一股喘不了气的压迫感。

    “微尘,微尘——”

    梁泡泡的声音在耳边忽近忽远,她的脸也在她面前模糊成形。

    “我叫梁泡泡……梁泡泡……我是……学妹……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朋友……”

    微尘的手脚冰凉,像坠在深井。

    她大叫一声,“梁泡泡!”从陷入黑暗之前把自己拉出来。

    随着她的喊声,世界在她眼前渐渐清晰起来。

    梁泡泡的脸也从扭曲变得正常。她甜甜地笑着,“微尘,你记得我了?”

    微尘摇头。

    梁泡泡的脸上显出失望,很快她又开心地安慰着道“没事、没事——忘记过的事情,我们可以再补起来。爱情是这样、友情也这样。”

    “既然是陆西法的朋友,大家就先进屋再聊。”玄墨在一旁道。一个女人带着三个孩子,怎么看也不像是坏人。

    “好啊!”

    梁泡泡毫不见外,紧紧拉住微尘的手,笑容可爱。

    她的掌心又又软,让人心安。...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