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9 小鱼,小渔(2)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59 小鱼,小渔(2)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因为我现在也联络不上她!所以我什么都不能像你保证!”

    两个男人面对着面,陡然沉默片刻。

    “我必须要走了,微尘还在家等我。”他现在能做的也是回去守着季微尘,严防死守。

    陆西法才刚准备起身,手机又猛地响起来。这次,他没好气地道,“喂,谁——”

    “呵呵呵,是我啊!”隔着手机,梁泡泡的声音冲耳而来。

    “洛阳,你想不到?哈哈,我现在带着孩子们在江城——”

    “什么?”陆西法惊得站起来,手心出汗,脚心发凉,“梁泡泡,你你在哪里?”

    “吃惊、惊讶?哈哈哈,刚刚的飞机呦!从美国飞香港,再从香港直飞江城。现在就在你家门口。不对,是在季微尘的家门口。哇,我的记忆力减退了,愣是想了老半才想起微尘告过诉我的地址。不过,是她家没错,和她描叙的一模一样。红砖白泥的房子,黑的铁门,看得到里面的蔷薇花和温室——温室里有兰花,还有一个白胡子老爷爷——”

    梁泡泡视力惊人、观察力更惊人。

    听她的话,陆西法几乎身临其境站在季家门口一样。

    “你,你不是在美国吗?怎么会跑到江城来?”他浑身冰冷,脑子混乱,嘴巴还在不急不痒的提问。

    “来参加你的婚礼啊!未然太过份,不许我来!幸好我聪明。你看,没有他,我自己也能来!我把孩子都带回来了!我很厉害!”

    厉害、很厉害!

    陆西法的头皮一阵发麻,“泡泡,你暂时不可以进去!”

    “为什么?”手机那头的梁泡泡很不开心地:“陈洛阳,你到底怎么呢?奇奇怪怪,话吞吞吐吐!未然不许我来,连你也——”

    “不是,我不是不欢迎你!”陆西法急躁地解释,“因为——季微尘五年前出了一点状况,她不记得你了。”

    “我知道。”梁泡泡很镇定地:“水玲告诉我,微尘失忆了。”

    “是的,泡泡,你冒然出现会吓到她的。”

    “不会,我怎么会吓到她?”电话那头的梁泡泡很不开心地:“水玲都没吓到微尘,我就更不会了。”

    “鱼,听我的!马上离开。”

    “可是……我大老远回来,就是想见她。”梁泡泡悻悻地。

    “拜托,泡泡,你先离开。过几,我会安排你们见面的,好不好?”陆西法白脸急赤,嘴上还轻言细语地哄着。

    梁泡泡的一万个不情愿回答一个“好”字。陆西法才松一口气,又被她吊起心脏。

    “……洛阳,温室里的老爷爷出来,好像朝我走过来了……”

    季老爷子早发现门口的这个女孩不寻常,鬼鬼祟祟在他家门口徘徊。穿的什么衣服,花花绿绿,衣服像斗篷,裤子像灯笼。

    老爷子走近梁泡泡,才发现这个女孩身量,貌不惊人。圆圆的脸,乱乱的发,大大的眼镜后有一双灿若繁星的眼睛。

    套用一句俗气的话,从她的眼睛里看得到大海和星辰。

    老爷子惊讶地是,她的身边一字排开,跟着三个和她相像度甚高的男孩。更可怕的是,她身后的行李,大大堆得比她的身高还高。

    “、姑娘,你,你从哪里来?”老爷子指着她身后的行李。“这么多东西,不会是从美国来!”

    “老爷爷,你真聪明。我真是从美国来!”梁泡泡跳起来抱了季老爷子一个满怀。

    老爷子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热情的洋礼仪,他可不喜欢。

    “你,你是谁啊?找谁啊?”

    “我来找季微尘,我是——”梁泡泡想起陆西法的话,眼珠儿一转,道:“我是陆西法先生的妹妹。”

    季老爷子胡子一飞,哼道:“陆西法根本没有妹妹!也不可能有妹妹!”

    想骗他,没门!

    “不是亲妹妹,是干妹妹!”

    老爷子人老心不傻,从古至今,没有亲源关系的男人女人之间一旦扯上“妹妹”,不管干的湿的,总没有好的。

    “他没有亲妹妹,干妹妹就更没有,你走!”

    老爷子大手一挥,把来历不明的狐媚子扫荡出去。

    梁泡泡被推得差点倒退几步,差点摔到地上。三个孩子见妈妈受委屈都急了。

    屈家的儿子们虽,可在屈未然的耳濡目染之下,视保护母亲为男儿职。

    “妈妈,你没事?”最大家谦忙去搀扶梁泡泡。

    “你敢欺负我妈妈!”老二家和从学习跆拳道大叫一声,往老爷子身上直接撞过去。

    家谦看见弟弟发动攻击,自己也马上冲过去帮忙。

    两个孩子拼死力气,季老爷子虽是大人也招架不住。被撞得抵在身后的铁门上动弹不得。

    两岁家礼望望他们,“呜哇”一声大哭起来。

    “鱼,鱼——”

    手机那头嘈杂一片,陆西法脸骤变,他赶紧问身边同样紧张的莫缙云,“泡泡,就是鱼她回国了。她现在就在微尘家门口,我们该怎么办?”

    “啊?”莫缙云一脸惊恐,他能知道怎么办?

    “我……我们先过去再!”

    “好!你坐我的车。”陆西法用毕生最快的速度出门、取车、加足火力以两百码的车速往城南的季家赶去。

    “该死!”他咒骂,冲莫缙云嚷道:“微尘如果见到鱼,想起过去的事情会怎么样?”

    莫缙云的脸也是瞬间苍白,在几乎飞起来的车厢里开始语无伦次,“不知道微尘会怎么样?我只知道,当时,叶子恢复记忆时是——不停尖叫,不受控制歇斯底里的尖叫!“

    陆西法想起在越郡的雪地,微尘也确实是尖叫不断。

    “尖叫之后呢?”

    “晕厥。”

    “晕厥?”陆西法嘴巴发干,“晕厥之后又会发生什么?”

    “叶子醒来后会进入一段时间的恍惚和呆滞期,这段期间她对自己的行为出现否定和再否定,人格呈现多种改变,俗称精神分裂。再往后……人格分裂的情况越来越严重,行为越来越不受控制。”

    “为什么会这样?她只是恢复记忆而已,为什么会发生精神分裂?世界上有那么多失忆后又恢复的人,可从来没有听过恢复记忆会导致精神分裂!”

    “那些人和言希叶和微尘不一样。言希叶和微尘是人为的改变记忆,是对大脑的逆向压制。我和齐心后来分析,应该是大量涌入的片刻回忆在瞬间严重损害大脑的记忆系统。让大脑出现了器质性的损害!”

    “什么器质性的损害?你可不可以不要用那么专业的术语?”

    “就是记忆混乱,所有的记忆错杂地在大脑里重现,而不是呈现正常的线性。而且记忆在提取的时候又发生修改。你想一想,如果你在回忆某一件事情的时候,大脑每一次呈现的东西都不一样。你能不疯吗?”

    陆西法大骂一句,猛地拍击方向盘,“莫缙云,你他妈的当时怎么就没阻止她!”

    “你以为我不想吗?我是……等我知道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对,现在这些也是晚了!

    莫缙云的手紧紧抓住扶手,祈祷能快一点,再快一点。

    人的疯狂是没有办法治疗的,不管是自动还是被迫走上那条路的人,永远没有归途。

    ——————————

    陆西法把车飙得飞起,来到季家门口,车门都没锁上就往里面冲去。

    “微尘,微尘!”

    他一口气跑进大门,走入垂花门的客厅。温室的门轻关着,透过棱形花玻璃推门,兰花郁郁葱葱,老爷子的金鱼正在鱼缸中安逸地游来游去。

    一切都是那么安静,没有半点异常。不应该……安静得反常过头,激得他的害怕铺盖地。

    他想起莫缙云的话,想起微尘在雪地的尖叫,腿像棉花那么软,软得挪不动步子。...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