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8 小鱼,小渔(1)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58 小鱼,小渔(1)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因为我本来要见的人就是你。”莫缙云的嘴角扬起一个不自觉的微笑,洁白的指搅着咖啡,看方糖在里面起起伏伏,“我知道,如果我要见你,你一定会推三阻四。但我约微尘的话,你就不会放心而要横插一杠。所以,我干脆打电话给微尘。”

    不经意着了他的道,陆西法脸黑黑。在揣摩人心方面,莫缙云占尽上风。

    猜度人心真是件有趣的事情,尤其是在看到预料的一切和自己的结果一样,就像买的彩票中了大奖!

    低缓的清音乐在他们身边缓缓流淌。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陆西法也不客气,坐下后点了份清茶。

    “莫缙云,你处心积虑约我来,究竟什么事?”

    “给你先看样东西。”莫缙云从口袋掏出十余张纸扔到陆西法面前,“你自己看看。”

    陆西法满腹狐疑,不知莫缙云搞的什么鬼。

    他展开纸张,《浮生若梦》几个字赫然出现。

    “你从哪里得来的?”陆西法边看边问,他以为这件事已经完结。怎么现在又开始?

    “是微尘拿给程露露的。还有——”莫缙云严肃地道:“陆西法,我要和你一个故事。关于我的一对朋友,齐心和言希叶的故事……你不要以为我接下来所的话是危言耸听。”莫缙云的语气中带着风暴后的无奈平静,“今,我所来、所作、所的一切都是为了微尘。你可以理解为是我的补偿或是救赎。我选择把所有的事实告诉你,是因为这条路上已经有人疯狂、有人死亡。而你是唯一能拯救微尘的人。所以我不得不来求你,虽然我万般不愿意。”

    陆西法愕然地听着,并没有打断莫缙云的话。他想过他们见面的各种情景,就没想到会是这种。

    杯中的清茶慢慢失去温度,茶汤之中泛起涩味,是便宜的老沫茶叶特有的廉价味道。

    好久好久,他们的谈话还是没有一个头绪和结果。

    莫缙云口中的故事,在他听来就像方夜谭。青白日之下,真难相信这种荒唐又没有逻辑的故事。

    不信,在越郡,微尘一系列的反常又如何解释?

    如果真像莫缙云的,他承受不了这样的风险!

    “人类,这浩瀚宇宙中孤单智慧体。它的探索的方向一是向外去了解世界,二就是向内了解自己。千百年来通过不懈地努力,我们终于可以去往太空,登月旅行探索宇宙奥妙,而向内面对我们的内心时,又有多少人能,他真的了解自己,认识自己呢?如果把人的心比喻成一张地图,我们谁都还不能真的,到达和了解我们心灵地图的十万分之一。”

    “莫缙云,你到底想什么?”陆西法的眉宇拧成了结。

    莫缙云沉默地看了陆西法好一会儿,“《浮生若梦》里的所有人物和故事,都是微尘潜意识的投影。现在只有你知道里面投影一个一个到底是谁?我怀疑启动微尘记忆阀门的就是里出现的——渔儿。你的身边有没有一个叫渔儿或者类似渔儿的女孩出现过。她现在在哪儿?在事情没弄清楚前,千万不要让她和微尘见面!你身边有没有一个这样的女孩?”

    陆西法揉了揉眼皮,叹道:“有。”

    “真的有?”

    “是,我大学学妹。她叫梁泡泡,十六岁就读滨江大学体物理系的超高智商才少女。鱼冒泡泡。大家私下为她取了一个外号,叫鱼。”

    “鱼、渔。就是她,一定没错!”莫缙云喊到,转脸又叫道:“你和那个梁……泡泡是不是——”

    “放屁!”陆西法知道他问什么,一拍桌子怒道:“梁泡泡早结婚了!她的丈夫是我集团的coo!我把鱼当妹妹看重。别把你那肮脏的思想套在我们头上。”

    莫缙云冷笑,“我肮脏?看看《浮生若梦》、看看微尘的潜意识,她的想法可和我的一致。空穴不来风,无风不起浪!你们恐怕不单纯!”

    陆西法被他的话激得羞赧,心里滋滋地像浇上一瓢热油。

    “微尘……是对我、对鱼的关系有所误会。”

    莫缙云冷笑,双手环胸,“是不是误会,我一点不关心。只要你能保证她暂时不出现在微尘面前即可。”

    “你大可放心,”陆西法:“梁泡泡在美国,近期都不会回国。”

    ——————————

    美国

    忙完休假前最后的工作,窗外已经接近午夜。屈未然伸了伸懒腰,疲倦地提起公文包下楼开车回家。

    他很疲惫,精神却很好。想到马上回家可以看见妻子和孩子,嘴角不自觉就扬起微笑。

    想当年,他可是风流无双的纨绔公子,哪能想到变成现在的正经八百的顾家男人。

    改变他的是爱情,是迷糊无比,智商超人的梁泡泡。他的妻子是暖人心的女孩,融化世间坚冰和阻隔。

    他把车停在地下车库,走到院子,惊讶地发现,客厅的窗前燃着一盏微亮的灯。

    他的心里顿时暖暖,已经好几没有和泡泡见面,心里早已经想透了她。

    “泡泡——”

    “泡泡,怎么不开灯?”

    屈未然摁亮客厅的灯,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她在沙发的光晕后面,脸模模糊糊,肩上头发松垂。

    不是泡泡,泡泡从来不烫头发,也不会穿正式的套装,她怕一切束缚。

    “张……水玲?”

    “未然,是我。”张水玲的脸在光影中清晰起来,像从水底浮上来的一样,干净,清透然后消瘦。

    屈未然没功夫管她为何消瘦,也无意询问她回国如何,甚至她的伤,他都不关心。

    深更半夜,张水玲出现在他家显然非常不合道理。

    他的妻子、孩子不在就显得更加不合理。

    “你怎么在我家?”

    张水玲落寞一笑,现在的她是有多讨人嫌,走到哪里都是多余。

    “屈未然,好歹我和梁泡泡做过室友,我来拜访老校友亦不至于吃闭门羹。”

    “泡泡呢?”

    “你鱼……”张水玲先动嘴唇,轻轻道:“她和孩子们现在应该已经在江城了。她,她一定要去参加洛阳的婚礼。你不带她去,她就自己去。”

    屈未然手里的公文包瞬间掉到地上,他愣了足有十秒,然后转身疯狂地奔上楼。

    主卧室没有、儿童房没有、游戏室、书房……都没有,打开衣柜整整齐齐空了一截,底下的行李箱也不见了。

    他觉得心里冷冷的,心脏像被冷冰碰了一下,缩在一起。

    张水玲跟着他上楼,靠在门框,看他蹲在空空的衣柜前发楞。

    “未然——”

    “不要叫我!”他怒道。

    “鱼就是这样,轻易就为洛阳的事情冲动。”

    “住嘴!”

    “你也不想她回去?为什么要去送上祝福?因为毫无必要地嫉妒,季微尘差一点就害死了鱼和家谦!置你和洛阳于危险之中!世上的好女子多如牛毛,洛阳找谁不比季微尘强?因为她,洛阳伤成什么样?现在一句失忆就把一切都抵消了。洛阳,真是真,鱼也是。”

    “张水玲,我了要你住嘴!”屈未然站起来,面对着她,两只冷眸在暗处闪着火焰。“你什么都没用,我什么也没用!洛阳如果能忘记季微尘早就忘了!他不像你,也不像我。他和泡泡一样,都是把感情藏在心里,爱也不,痛也不的人!”

    有些人生相信人性本善,有些人生崇拜人性本恶。

    善良是一种选择,真亦是。

    ——————————

    江城

    陆西法心情无比烦躁,口袋里的手机又跳了起来。

    “喂,未然,什么事?我现在正有些忙——什么!泡泡回国了!你确定?”

    听到一句“非常确定”的回答后,洛阳脸转青。半晌后,道:“你别急,既来之则安之。一切的事情先等你回国再。我会马上安排人去查她的航班。你放心,有我在,她会无事的。”

    “唉——”挂了手机,陆西法揉了揉眉心的鼻根,向着对面的莫缙云道:“对不起,我要收回刚才的话。梁泡泡已经回国。她要来参加我的婚礼。现在大概已经到了江城。”

    “什么!”莫缙云的脸抽搐着,眼角怪异地弹跳,“你刚刚还——”

    “刚刚是刚刚,现在是现在!我也是才接到的电话!我也不知道她会突然回国!”

    “你能保证她不去见微尘吗?”

    “不能。”

    “为什么?”莫缙云暴躁地问道。

    “因为我现在也联络不上她!所以我什么都不能像你保证!”

    两个男人面对着面,陡然沉默片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