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6 情敌 (2)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56 情敌 (2)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因为你太感情用事,心又软。陆西法大概也是害怕,你和莫缙云见面会把事情越弄越复杂,所以不如他快刀斩乱麻,免得夜长梦多。”

    “还有什么夜长梦多,都是你们杞人忧。我和莫缙云是万万不可能——”她着,突然像想到什么,停住脚步,向身边的季微雨严肃问道:“我和陆西法的事情,你和微澜为什么都没有告诉过我?”

    微雨低下头去,“对不起。那段时间我自己也是自顾不暇,所以……”

    有些事情开始是不想,后来是没法,最后是不能。

    “微澜也早就认识陆西法。”

    “嗯。微澜高中毕业的时候去西林度过整整一个暑假。陆西法很宠她,常常让她坐自己的私人飞机去香港、日本购物。你没发现,微澜一直很喜欢他?都是钱作祟。”

    微尘轻笑一声,对微澜的所作所为只有摇头的份。

    “陆西法,当年是我倒追的他。是这样吗?”

    “这——你都知道了?”

    “我真的倒追的他啊?”微尘惊讶地问。

    “嗯。”微雨点头。“凭一张照片深深爱上他,无法自拔。”

    “真的还是假的?”

    微尘不好意思皱眉,脸蛋烧得绯红。她虽然长着一副尤物的身材,内心却很传统和保守,曾经的自己居然会倒追男人!

    “微雨,你能和我讲讲吗?我和陆西法的事。”她拉住妹妹的手,“过去的事情我真是一点都不记得。无论我怎么拼命回忆,就是一点记忆的痕迹都没有。我——”

    “姐姐,”微雨紧紧握住微尘的手,“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有时候许多事情,不记得有不记得的好处。”

    ————————

    陆西法的车在路上飞驰,手机在口袋里震动。

    “喂——”

    “洛阳,是我。”手机那头的声音透出十分的疲倦。

    陆西法抬手看了看腕表,蹙眉道:“未然,你这个时间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是!我在公司加班,已经三没回家,身上都快臭了。呵呵——”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你明明知道我和泡泡不能回国参加你的婚礼,干什么还把结婚请柬寄来我家!你知不知道,因为我不同意她回国,她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和我话!”

    陆西法边听边笑,幸灾乐祸地:“泡泡是我学妹,我们不但是好朋友,她还叫我一声哥哥。按礼数我得给妹妹发张请柬?至于能来不来,就是你的问题!”

    大洋那头的屈未然差点气得吐血,陆西法啊、陆西法,简直精得如脱毛的猴子。

    “好好好,我现在没精力同你这些。我是告诉你一声,我提前把半个月的工作都做完了。明开始我就要休假——”

    “休假?休什么假!”陆西法这下慌了。屈未然一走,公司的事情不就全不都压在他身上吗?

    “我的年假啊,老板!我妻子都不理我了,我不要去安抚安抚她吗?我决定带上她和孩子们去新西兰的特卡波看星星当作赔罪。”

    陆西法的嘴角扬起一丝笑,梁泡泡是体物理方面的高材生,一生最爱的就是看星星。前不久,刚发现了一颗行星而得到命名权。

    “行。带着你的孩子老婆一起玩去,旅行的费用我全出。”

    “这可是你的啊!”手机那头的屈未然口气大有要敲竹杠的味道。

    “是我的。”陆西法笑言,一副财大气粗的土财主样范。

    “谢谢老板!我和泡泡先恭喜新人百年好合、永结同心、早生贵子、越活越年轻!”

    “谢谢。”

    “不能参加你的婚礼,我和泡泡在美国等你。到了这边给你大庆三!”

    “好。”陆西法轻松地笑着,“到时候到你家,吃垮你们。”

    “欢迎至极。”

    挂了手机,陆西法望着车窗外的阳光,嘴角始终带着笑意。

    ——————————

    江城大学

    校园从不是最后一方净土,大学也不是象牙塔。

    “郑教授,你别这样……求求你……”

    “怕什么,我就摸一摸。”

    “教授!你再这样,我就要喊了——”

    “好啊!你喊啊——你还想不想毕业!你的硕士文凭还要不要?”

    “教授……”

    张维为难地看了身边的程露露一眼,站在办公室门口低头捂嘴轻了几声。

    听见他的咳嗽,办公室里传来呼里哗啦一阵声响,不一会儿,一个女孩眼眶红红地低着头出来,快速地消失在走廊尽头。

    “要进去吗?”张维问身边的程露露。

    为什么不进去?

    程露露苍白着脸点头,至始至终做错事的人又不是她。

    她为什么要害怕、为什么要胆怯?

    就像刚刚逃走的女孩,满脸的通红和做错事后的惭愧。

    “进来。”

    “好。”

    张维将程露露领进办公室,里面一个消瘦的身影正背对着他们在架子上那资料文献。背影没回头,尖尖地发出刻薄的声音道:“是张维?”

    “是我,郑教授。”张维。

    “嗯。”郑教授慢条斯理地推了推金丝眼镜,“看到你新发表的论文。大体不错,就是比以前的内容少了一点新意,太老生常谈了。”

    “是,我最近也是太忙,课题研究得不够深入。写得不好。郑教授多指教。”

    “指教不敢当。不过是我们这些老家伙给你们年轻人的一点而不成熟的建议——”郑教授回过头来,眼神先是在张维身上转了一圈,再落在他身边的程露露身上时,气氛顿时凝结。气温回暖的初春,却让人如同回到飘雪的冬。

    程露露告诫自己不能屈服,不能露怯。两只眼睛直直瞪着郑先进教授,像火球恨不得在他身上烧出两个窟窿。

    对视之下,郑先进先撤回目光,极尴尬地放下手里的文献,低头讪讪走出了办公室。

    国内的医疗界有句私底下的玩笑话“北协和,南江大”。的是长江以北的医疗前沿是北京协和,南方则是江城医大。

    这句话当然夸张,解放前的话了,哪能拿到现在来。但至少江医大还是算得上是国内医科大学的翘楚。其中的精神科又是首屈一指的扛把子。多少有志学子慕名而来。

    郑教授是系里的学科带头人,也是出名的毒瘤。科研基金他拿,课题任务他分配,低下的研究生累死累活做实验写论文。到最后他拿过去改一改,堂而皇之挂上自己的名字做第一署名人。可恨的是,剽窃他人的劳动成果不算,第二署名人也不给底下的学生,比黄世仁还要黄世仁。

    男同学吃亏,不过是被占有劳动成果。女同学就难逃魔掌。他特别喜欢漂亮的女孩,摸手、捏臀、带着她们去各地参加学术会议。白开会,晚上……呵呵,不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学校里背后戏,念他研究生的女孩没一个清白。

    程露露即是郑教授曾经的学生,她的研究生挂了一年才毕的业,就是论文卡在老畜牲的手里。

    她是有骨气的女孩,虽然赋不高,多少师姐、师妹都从了。只有她一直一直倔着,不肯交出自己……

    最后实在走投无路,她只给过他一次,唯一仅有的一次。

    却足以成为她人生永远洗刷不掉的污点。

    “露露、露露——”

    程露露抬头,面对张维关心的目光,掩饰地苦笑。

    “我真没想到,这个人渣还在这里。他还妄图指导你的论文,真是不要脸到极点!”

    张维憨厚笑笑,自嘲地:“唉,现在就是这风气。社会上不是,教授的著作只需两步操作,复制加黏贴。”

    他的话逗笑了程露露。

    “你别自谦。别人的不,你的论文我倒真都看过。那些可不是复制加黏贴可以完成的东西。我觉得,以你的实力去国外的大学都绰绰有余,何必屈才在江大。”

    张维的脸涨得红红的,很享受美女的殷勤恭维和赞美,嘴上背道而驰地道:“你不会是特意来和我这些?”

    程露露眼波婉转,“师兄,知道你会不高兴。但我今来还是为了齐心和言师姐的事……”

    张维看着程露露叹了口气,指着办公室里的大椅子,道:“你先坐。我们慢慢。”

    “好。”程露露飞快地坐下。

    “齐心和言希叶的事情,你到底知道了多少?”

    “几乎是全部。言希叶因为遗忘试验变疯,他们在川城办的南庄。后来南庄被查,言师姐投湖,齐心发狂。这些我都知道了!”她像个好学生一样向老师做起汇报。

    张维沉默许久,缓缓而道:“真没想到,你居然会知晓这么多。事已如此,如果有什么事是需要我帮忙的,就尽管开口。”

    听到终于有一个知情者愿意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程露露别提有多高兴。

    “师兄,有些地方我想不明白。言希叶是你的老乡,你们又是同学。请问,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程露露迫不及待地想要拔开迷雾。...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