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5 强敌(1)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55 强敌(1)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她走过来,在他脸上亲亲,挽着他的胳膊,“你忘了我们要做什么吗?快起来。”

    他又有一会失神,想起睡前发生的事。

    姜玄墨和季微雨从美国回来参加婚礼,他和微尘约好要去机场接机。

    “你真是未老先衰,刚刚的事情就不记得!”微尘似真似假的抱怨,拿过车钥匙,道:“你这样子,还是我来开车?”

    “不必。”他笑笑着抢过她手里的钥匙,道:“还是我来。”

    现在的他已经从初睡起的混沌完全恢复,梦里的情景他全不记得,也相信了自己醒来后的解释。

    微尘的手机恰时地响了起来,她拿出来一看,神凝重三分,匆匆握着手机往门外走去。

    “喂,微尘,是我——”

    莫缙云的电话让季微尘有点意外。

    “有时间吗?我们见一面可好?”

    “我……现在很忙……”

    “不会耽误你多长时间的,我想和你谈一谈。”

    “……”

    她在手机这头踌躇不已,站在门口不停踱步。

    莫缙云要见面的请求颇为强烈,她支支吾吾找不到拒绝借口。

    他跟在她身后出来,看她为难的表情。朝她用唇语,问:“是莫缙云吗?”

    微尘点点头,同样用无声的哑语回应他,“是,他约我见面。怎么办?”

    他沉思一会,用目光向她点头。

    “啊?”微尘意外极了,挂了手机,她叉着腰不满地道:“我现在哪里有时间去见他?我们要去接机!微雨和玄墨要回来!”

    “知道你挂念微雨。”陆西法笑着:“所以——我替你去见莫缙云。”

    “你——”

    “走!”

    他笑着在她耳边道:“有一种人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不回头,我要去点醒点醒他。让他别再惦记别人的媳妇!”

    “谁是你媳妇啊?”

    微尘甜蜜地靠在他的肩膀,声道:“你们可莫胡来啊!”

    她和莫缙云之间五年,没有爱情总有一点感情。无论谁出状况,她都会要难过。

    “放心。我只是让他对你死心。”陆西法的大手安抚地在她背脊上抚摸。

    初春的江城难得好气,没有阴雨氤氲,没有暴雨如注、更没有灰扑扑的满城雾霾。碧透的空,云朵都无一朵。隔着车窗玻璃向外望去,漂亮的阳光让人乍然以为是在夏季。

    迈巴赫在机场高速上飞驰,陆西法含笑看着身边的爱人。微尘怀抱着安安,两人脸贴着脸,唱着不成调的童谣。

    什么是岁月静好?

    这便是岁月静好。

    妻子、儿子还有前方幸福的未来。

    江城机场,送走微雨和玄墨仿佛还刚刚是昨的事,今又迎接他们的归来。

    陆西法和姜玄墨皆是一脸宠爱地看着姐妹两紧紧拥抱在一起,像孩一样开心地又蹦又跳。

    “微雨,在美国生活得怎么样?”微尘亲昵地抚了抚妹妹的头发。

    “还行!”微雨抬了抬肩膀,脸上的表情可爱又充满嫌弃:“总之一句话山好水好寂寞。我嘴巴淡得快出鸟来!只想赶快回来吃一碗地道的江城米粉!”

    “哈哈,哈哈——”

    原来最深的乡愁是吃。

    “微澜呢?她怎么没来?”微雨左右张顾,不见那最爱和她斗嘴的妹。

    微尘拉着微雨的手,笑道:“她的事情,我慢慢同你。你可别太吃惊,我们的这位往昔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大姐现在可是大转性了。”

    “她怎么呢?”微雨跟着微尘的脚步,好奇地:“是改邪归正做贤妻良母了吗?”

    “比那还让你吃惊。”

    “是吗?姐,你快和我——”

    “好。”

    望着两姐妹径直而去的背影,相视苦笑。这对姐妹花,完全忘记有他们的存在。

    两个朋友见面,同样也是亲亲热热。比第一次相见时亲热百倍。

    “安安,这个给你!”源源拿出自己做的手工。“是我自己做的!”

    安安惊喜极了,礼物是用铁丝缠绕而成的花朵,中间还穿了彩珠子做花心。东西虽丑陋,心意难得。

    “谢谢你源源,谢谢!”安安抱住源源亲了一下。

    源源一愣,扭捏道:“你干嘛呦!两个男孩子亲来亲去,羞不羞!”

    安安脸上一红,有些腼腆地缩回手脚。

    源源大概也觉得不好意思,推了安安,接着又笑着去拉他的手,“安安,快回家,我想曾爷爷了。”

    “嗯。”

    陆西法开车把一行人送回家,老爷子看见微雨、玄墨、孙孙源源一起回来,开心地不知如何是好。

    “二姐!”微澜一回家就给微雨一个大大的拥抱。

    微雨惊讶地发现,微澜现在地装扮活脱就是电视上干练的职业女性。一丝不乱的头发,笔直的西装腿裤,黑羊皮皮鞋。

    “微澜你——是改行做演员了吗?”

    此话一出,满堂哄笑。

    微澜娇嗔地道:“二姐,你别开玩笑,好不好?家里有你一个演员还不够吗?我现在是工作,是上班族!这样的衣着打扮很正常啊!”

    “你上班?”微雨的头摇的拨浪鼓一样,“不可能,哪家公司敢请你啊?”

    微澜拍着胸膛,骄傲地道:”爷爷请了我、大姐请了我、季氏的上百号员工同仁请了我!“

    微雨的眉头皱得更紧,口气严肃地对老爷子,道:“爷爷,您快辞了她!让她去祸害别人!微澜怎么能打理好公司!她是恋爱大过,只会吃喝玩乐!”

    “你才只会吃喝玩乐!季微雨,你别瞧不起人!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浪子回头金不换,你懂不懂?”

    季微澜叉腰挺胸,气势汹汹,一副老娘谁都不怕的架势。她下定决心要做一个自食其力的人,没想到微雨一回来就不留面地打击她。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她要狂怒,发飙!

    一旁的微尘看看微澜,再看看微雨,笑着道:“你看,我就她变了,你还不信。”

    “是啊。”微雨这才低头,“噗哧”笑了出来。

    微澜看看两个姐姐,叫道:“哇,你们两个坏蛋——你们居然耍我!”

    “好了,别生气了。”微雨笑笑着拿出礼物,“新款的爱马仕包包,特意给你买的!”

    “啊——”微澜捧着鳄鱼皮的包包,尖声叫道:“谢谢二姐、谢谢二姐!”

    “我就知道你是包治百病!”

    “没错!没错!”

    一家人其乐融融,满屋子欢歌笑语。

    —————————

    吃过午餐,陆西法看着欢乐的孩子们和姐妹,真有些舍不得离开他们。可又不得不走,距离莫缙云约好的时间已所剩不多。

    “你早去早回。”微尘笑笑着把他送上车。

    他在她腮边印下一吻,“别太累了。晚上等我回来!”

    故意把重音落在“晚上”,还让她别太累。简直一瞬间在她周围升起粉的暧昧泡泡。

    她的手指甲在他掌心掐了一下,媚眼如丝地回答:“嗯。”

    “你要这么看我,我都要等不到晚上了。”

    “快走!”她被他调、戏得哭笑不得,推他出去。

    他的车终于依依不舍驶离她的视线,微尘转身,惊讶地发现微雨即站在她的身后。

    微雨依旧喜欢风格强烈的衣着打扮,但目光中多了许多柔情。

    “陆西法赶着去哪?”

    微尘没有瞒她,很痛快地道:“他去见莫缙云。”

    微雨微微有些震惊,马上很释然,“由他去见莫缙云,比你去要好得多。”

    微尘一愣,也是吃惊。

    该什么,一句话而已,微雨就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她了解莫缙云远胜过和他相恋五年的季微尘。

    用心的爱和流于形式的爱大有不同。

    微尘轻叹,心疼地抚了抚微雨的头发,“莫缙云,永远不知道他失去了什么?你是他最不该辜负、最不该错过的女孩。”

    微雨咯咯一笑,坦然的笑声中没有不甘、没有愤怒。

    许多事情必须要亲身经历才知道是怎么回事,爱如此,恨也如此,她只庆幸自己终于走了过来。

    “你怎么认为陆西法去见莫缙云更好?”微尘勾住微雨的胳膊声问道,两姐妹在院子中闲闲散步。

    “因为你太感情用事,心又软。陆西法大概也是害怕,你和莫缙云见面会把事情越弄越复杂,所以不如他快刀斩乱麻,免得夜长梦多。”...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