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4 婚礼前奏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54 婚礼前奏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陆氏集团总裁大婚不是事,即使请了国内最专业的婚礼策划公司,配置一百号人的团队。需要季微尘确认的事情还是太多,忙里忙外,不得清闲。

    首先便是宾客的名单,罗罗杂杂一大堆,许多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要请到。

    她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客人!精简又精简还是远远超出预期。

    “这些人都是你的朋友?”她向陆西法抛出那几米长的宴客名单,“全部!”

    陆西法不为所动,趴在地上和安安做着手工木屋。

    “他们不是我的朋友,是陆氏集团的朋友,是客户、企业和关系户。大部分人我只有一面之缘,部分见面不超过三次。”

    他把头往名单上看过去,“我真正的朋友不在名单上。”

    “你没邀请他?”

    “他在美国,不方便过来。”

    “比你工作还忙?”

    陆西法笑着,“他叫屈未然,就是我聘请的职业coo。你想一想,他若是不在公司坐镇,我能潇洒地在这和你结婚。”

    “陆西法……”微尘哀嚎着投到他怀里,“唔,早知道办结婚这么麻烦,我们就旅行结婚好了!”

    “我是举双手赞成!”

    安安看见陆西法举手,马上站起来举手,“我也赞成!”

    望着一大一,声音、神态如此相像的父子。

    季微尘嘴角上扬,春风含笑。

    ————————

    康德:“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中唤起的赞叹和敬畏就会越来越历久弥新,一是我们头顶浩瀚灿烂的星空,一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法则。”

    美国新泽西州moorestown,连续几年被杂志评选为最宜居的镇之首。

    moorestown不但风景优美,住房漂亮,最重要的是适合养育孩子。镇上禁止销售酒精饮料,但是距此十五英里的费城夜生活非常丰富。

    莫里斯敦交通便捷,去泽西海岸只需要一个时,去纽约也不过九十分钟。

    屈未然下班回家,特意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

    一之中,他最喜欢的就是这个时间。黄昏的夕阳在他身后,灿烂的金红给云朵镶上金边。风轻轻扫过院角,院子里的樱花又到快要绽放的时候。

    世人只知道日本赏樱,殊不知每年的复活节华盛顿满城飞樱。飘扬过海的淡淡粉花,飞坠眼帘。

    如此美好的春,他常常在自家的樱花树下沉思,人的境遇是不清的,一半来自命运一半来自自身。

    穷人占领社会资源越少,选择的范围越窄。而一个有钱人,一个上层社会占领社会资源多的人,能选择的生活方式就太多了。

    陆西法的命是先抑后扬,苦尽甘来,屈未然则是先甜后苦,为了爱情自愿选择了一条艰难的路。

    艰难的路上有泥泞和艰险,也有风景和欢乐。

    他的前二十五年太顺遂了,出生名门,该有的不该有的应有尽有。圈子里的人提起他,莫不是感叹地道,屈未然啊——拉长的尾音意味深长。

    以前从没想过,这一辈子会沦落到为人打工,起早贪黑挣钱养家。

    有人问他,后悔吗?后悔也许还来得及。

    他,不后悔,没有什么后悔的。沦落又如何,也没觉得不好,反而心里有种踏实。

    靠自己的幸福是长青的松柏,战霜雪,傲严寒,靠别人的幸福是枝头的流樱,一年只有两周的花季。

    他站在自家的院子中做了两次深呼吸,推门就看见三个儿子在客厅各自玩耍。妻子梁泡泡则在厨房一边做饭,一边轻快地哼着歌曲。

    任何时候回到家,只要看见这幅融洽安详的景象,他就觉得疲劳尽消。

    “爸爸!”

    “爸爸!”

    三个孩子老大家谦五岁,老二家和三岁,老三家礼一岁,一水的男孩,站在一起齐刷刷地整齐模样。一样的穿着打扮,一样的纯净眼睛,光看着就让他心里幸福。

    “你回来了!”妻子梁泡泡在厨房嚷道,“等一会啊,我在做饭。”

    “宝贝,今过得好不好?”他走到妻子身后,深深把她拥住。

    “好啊。”梁泡泡笑着,举起手里的锅铲,“今——我做了你喜欢的牛排。”

    他抬了抬眉,梁泡泡的厨艺乏善可陈。牛排是她为数不多可以做好的菜之一。往往她做这道菜,就意味着……有求于他。

    “未然,”果然,牛排还没煎熟。梁泡泡就扭过头来,踮起脚,勾住帅气老公的脖子。

    “未然。”她娇滴滴地又叫一次他的名字。

    梁泡泡是理智卓然的工科女生,几乎很少向人撒娇。屈未然本不应该大意,但眼前撒娇的不是别人,是他心爱的妻子。

    “,你想要什么?”他的鼻子嗅着牛排油脂的诱人味道,手从她的背脊往下滑到她丰满的臀。

    “等工作忙完,带你去新西兰的特卡波。那里有世界上最纯净的星空,最适合你这种爱好观星的人。”

    “什么叫做,爱好观星的人?”梁泡泡嘟起嘴抱怨,道:“了多少次,我学的是体物理!”

    屈未然温柔地笑着,不和她争,叫什么还不一样?

    “未然,你是不会弄错了?”梁泡泡揪起他的衣领,道:“我们是去新西兰的特卡波吗?洛阳要结婚了,我们不是应该回国参加他的婚礼!”

    屈未然脸骤变,把回国一途当作了畏途。

    “怎么?你脸这么难看?”梁泡泡捧着丈夫的脸左右摇晃,突然叫道:“你——不会到现在还没定机票!你是不是根本没打算回去!”

    知夫莫若妻。

    “泡泡,你听我解释。”屈未然口干舌燥地扒拉下她的手,“我和洛阳一致认为,现在回国不行,条件不成熟。”

    “你,要等到什么才算成熟?”

    梁泡泡气急败坏地叉腰,跺脚:“屈未然,躲躲藏藏一辈子吗?”

    屈未然不知如何安抚暴怒的妻子,只好把孩子抬出来挡驾,“泡泡,我们不吵架,好吗?至少不要让朋友看见我们的不开心。”

    梁泡泡的目光转向客厅,大儿子家谦正从沙发上抬起头来打量厨房中的他们。

    “妈妈,你和爸爸怎么呢?”

    “没事,我们好着呢。”

    梁泡泡挤出一个比哭要丑的笑,气汹汹地扯下围裙甩在灶台上。

    “宝贝,你这是干什么?你看,牛排都快糊了。”

    屈未然用锅铲手忙脚乱地在平底锅中翻牛排,梁泡泡的厨艺差,他的更糟,完全不会。

    “我不管了,你爱怎么做怎么做!”梁泡泡生气地将手一推,转身噔噔噔上楼。

    —————————

    中国·江城

    “陆西法、陆西法,快醒醒……”

    春日的阳光照在季微尘身后,她站在院子里的树花底下,笑容明媚。

    安安站在她的身边,亦笑着向他挥手,“爸爸,快醒醒啊!”稚嫩的童音,软软糯糯。

    “汪、汪!”巴蒂在他们周围环绕着,尾巴欢快地快速摇动。

    阳光那么暖,一切都像梦一样——

    “陆西法、陆西法!你怎么哭呢?”季微尘吃惊地看着身边的陆西法,手不自觉伸过手在他脸上抚了一下,不敢相信他在梦中哭起来。

    陆西法努力睁了睁眼睛,窗外的阳光正强烈着。他的手指触到脸颊上的液体,果然是一颗眼泪。

    他是哭了吗?

    “爸爸,你是不是做噩梦了?”安安注视着他的脸。

    他盯着手上的眼泪出神。

    为什么哭?

    他已经不记得梦里面的情景,醒来后只记得很难过。

    “别担心,安安!”他抱起儿子,安慰他,道:“这不是因为噩梦吓出来的眼泪,是阳光太强。”

    他的解释很合理,微尘毫无怀疑。

    她走过来,在他脸上亲亲,挽着他的胳膊,“你忘了我们要做什么吗?快起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