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1 不愿回忆的痛苦(1)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51 不愿回忆的痛苦(1)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你怎么还哭了?”

    莫缙云拿了杯温水递给程露露,这回他的眼睛里并没有嘲笑,“你还真是不适合做心理咨询。太容易对你的病人产生共情。”

    程露露接过水杯,撅起嘴道:“季微尘不去写真是可惜。我看她十分了解读者的心理,一个坑比一个坑挖得深。这像一个完结吗?怎么我感觉还像未完待续!你,陈洛阳和康无忧究竟死了没有?”

    莫缙云哈哈大笑,“你真是傻。”

    季微尘把续写的《浮生若梦》拿给程露露,程露露看完就交给莫缙云过目。现在她也不瞒他什么,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后,他们倒更像一绳上的蚂蚱。

    莫缙云淡淡一笑,走到阳台的落地窗前看外面的风景。

    暗夜茫茫,霓虹闪烁。从高楼往下望,世界就像微型玩具。

    “你着后面还有故事吗?”程露露不死心地跑过去追问。

    “《浮生若梦》是交织了微尘心路历程的投影,她写到这一步,不是情节和故事的需要。而是她的心路发展到这里。继续写还是不写,她自己都不知道,我和你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康无忧真死了?”

    如果康无忧是季微尘的投影,也就是她的本心。

    她为什么要把自己写死呢?

    莫缙云想了一会,“有时候死亡并不代表不好。一段关系的终结、一个再也不见的人,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就是一种死亡。而且也只有死亡才能带来新生。“

    “齐心师兄得真对。从一开始,季微尘的大脑就在欺骗我!《浮生如梦》那么长的故事里,把我的注意力全引到陈洛阳和张水灵的身上。但其实,真正让它痛苦和伤心的东西只字没有。”

    陈露露气愤地摇头,想一想人心和大脑真是复杂。

    “看来,我写的人物分析全作废了,完全要推翻重来。谁能想到张水灵只是一个过客样的人物……”

    她咬着手指喋喋不休地念叨,回头发现莫缙云坐在窗前的地板上发呆,眼神直愣愣地看着窗底下的车水马龙。

    “喂,喂——”她伸出手在他眼前摇晃。“莫缙云,回魂!”

    莫缙云瞪她一眼。

    “想什么?”

    他沉默一分钟,道:“我在想,如果这段故事是微尘潜意识中一直躲避的伤害。她为什么会突然把它写下来。是不是在越郡有什么东西触发了她?”

    “你是——阀门?”

    “不。”莫缙云摇头,“阀门一旦打开,所有的记忆就会像潮水涌来,收都收不住。她不可能这么正常,我想应该是和阀门有关的东西。我还是要去找她谈谈——”

    “你想去就去,何必找什么借口!”程露露偏过头去,一脸醋味。尖刻地道:“她马上就要结婚了,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去力挽狂澜。”

    “你以为我和微尘还能在一起?”

    “世事难料,季微尘是你床前白月光,是你胸口的朱砂痣,是你——”

    “你想什么就什么。”莫缙云冷着脸也不辩解。

    他的沉默勾起程露露的火气。

    贱人啊,季微尘都不要他了,他还是无时无刻挂念着她。

    他贱,她不比莫缙云更贱?

    备胎这么多年……

    想到这里,程露露暗暗发誓。真心不要再爱人,辛苦又没尊严,还要卑躬屈膝!

    如果他不愿谈感情,那么一个问题他没解释清楚。

    “莫缙云,我还有一个问题,始终想不明白。”

    “什么问题?”他谨慎地看着她。

    程露露努嘴道:“放心,不是季微尘的事!”

    莫缙云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尴尬。

    她望着莫缙云的眼睛,手指无意识地在《浮生若梦》上敲打。莫缙云知道她一旦出现这个动作,就代表她在怀疑、在思索。

    “你想问什么?”不谈感情、不谈季微尘,莫缙云对程露露容忍度大幅提升。

    他舒服地坐在地板上伸长双腿。

    “露露,你把你心里的疑问彻底出来,我们之间不需要拐弯抹角。”

    程露露在心里嘲笑,他们也许就只有在这样的事情上可以直来直往。

    “好。”既然他开了口,她也不必虚客气。

    “齐心师兄和言师姐本来在南庄疗养院好好的,你为什么要举报他们非法行医?齐心师兄和言师姐是你的好朋友,不是吗?”

    莫缙云的嘴动了一下,似乎想什么。

    上次面对这个问题,他可以选择避而不谈。今,程露露又再一次问出来。

    “你还是什么都不吗?”他的沉默让程露露真有些气了。

    莫缙云望着楼下的车水马龙,沉思许久。

    “我如果不讲,就要背着背叛朋友的恶名一辈子。但我出来,根本就不会有人相信。”

    “你啊,我信!”程露露马上道。

    他看着她,心里被她那句脱口而出的“我信”震撼住。

    打炮也能打出感情。没有想得到,最后对他深信不疑的人会是他一直看不上的程露露!

    “其实,真正举报南庄疗养院的是人是——齐心。”

    程露露讶异地张了张嘴巴。

    “啊?怎么……怎么回事?”

    “你不信?出来所有人都不会相信。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还记得三年前齐心来找我,那下了很大的雪。他从川城赶来,瘦得像鬼一样。站在医院楼下的雪地里等了我一个多时。见到我,就逼着我马上打举报电话给卫检局举报自己鸟衔枝一样建立起来的南庄疗养院。我拗不过他。打完电话,他马上就返回了川城,一刻都没停留。”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程露露喃喃自语。

    他低低一笑,自嘲地:“这就是我不愿出来的原因。因为我知道,谁会信齐心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出来只后所有人只会认为我是栽赃嫁祸给齐心。反正他和叶子,一个死了,一个疯了。我想怎么都可以。”

    程露露低头捋了捋腮边的头发,靠着他慢慢坐下。

    “齐心让你去举报南庄,你就没问他原因吗?”

    “问了,齐心这是为了救叶子,让她好好的活。”

    “你信?”

    “我当然信。”莫缙云用很不能理解的目光看着程露露,“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佩服的人就是齐心。他有才般的智慧,睿智的头脑。你从没有见过像他一样的人。简单、纯粹。醉心于心理研究,四季都可以遗忘。他的世界只有两个部分,一个是叶子,一个是心理学。他爱叶子,叶子病了后。他坚持要和她结婚,担负起照顾她的任务。他辛苦建立起来的南庄,也是为了叶子能更好的生活。他,是为了救叶子,我毫不怀疑,也不可能怀疑。”

    “齐心是我大学时代最好的朋友,是我像仰慕星空一样仰慕的人。你不知道当时他来见我时是什么样子,我无法拒绝他。我也不知道电话打出去会发生什么后果,我以为他都计划好了。没想到,叶子——”

    这话时,莫缙云的眼底都渗出了泪意。他痛苦地张开手掌,压住头顶太阳穴的位置。

    程露露心中涌起痛惜,莫缙云没有下去后面的事情,她已经知道。

    齐心始料不及,自己毁了南庄去救叶子,却变成叶子的催命符。

    叶子投湖,他也疯了。

    出于愧疚也好、出于补偿也好,齐心疯癫以后都是莫缙云在照顾他。陪他治疗进行治疗,出院后又租下江城近郊的农庄给他休养。

    这一切多么相似,拯救和救赎,一个连着一个像手拉手的木偶跳到深渊。

    程露露的心里涌起痛惜,忘了刚刚在心里发的再不要爱上任何人的誓言。

    她拥他入怀,揽过他的头搁在自己怀里,温柔的手抚上他的脸颊。

    “露露……”他靠在温暖的怀,沉溺温柔之中不可自拔。

    “缙云,你——齐心为什么要毁掉南庄来救言希叶?”

    “程露露!”莫缙云气急败坏坐直身体,美好的气氛被她破坏殆尽。“你可不可以停止?”

    “不行!莫缙云,南庄里到底是做些什么的,你去过没有,问过没有?齐心和言希叶——”

    “哎,你为什么要这样打破砂锅问到底啊!”莫缙云痛苦地叹气。...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