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0 浮生——幻梦(7)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50 浮生——幻梦(7)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姐姐……”无雪呜呜地在她怀中低泣。

    时间一一恍恍惚惚中过去,预产期越来越近,无忧的精神却越来越差。

    一日之中大约一两个的时是清醒的外,其余的时间大部分都是在睡。

    迷迷糊糊中,她总听见红柳的叹息、抽泣。

    傻孩子,一直在默默为她担心。

    那年冬,无忧已经记不得下了多久的雪,也许她的心中纷纷的大雪就从没有停止过。

    最大的雪来自那一日——

    风雪飞扬了一日,到了夜里也没有停歇的意思,绵绵地下到深夜。

    她睡得很浅,一点点轻微的脚步就把她惊醒。红柳还未靠近她的床榻,她就已经醒来。

    “少奶奶、少奶奶——”红柳急躁地嚷道:“我们快走!家里起火了!”

    听到起火,无忧混沌的脑子陡然清醒了七分。她忙扶着肚子缓缓起来,不遂灵活地穿上衣服。她现在的手脚都肿了起来,行动比正常人要缓慢得多。

    红柳不敢催她,心地服侍,不停张望外面的火光。不时有嘈杂的人声从院门外传来。

    “火是从哪里烧起来的?”无忧问,心里隐隐约约有些担心。

    “好像是祠堂。一定是哪个下人又在偷偷生火取暖的时候睡死了。”

    红柳扶起无忧笨重的身体往外走去,无忧走一步,就感到肚子里的孩子在踢她一下,肚腹一阵紧缩,双腿之间一阵湿润。

    “怎么呢?少奶奶!”

    “没事!没事——”她深吸口气,搭住红柳的手往外走去。

    院子外已经是人影憧憧,多少人在大雪里奔跑,洁白的雪地上压上许多来来回回脚印。

    无忧抬头望去,扑目的白雪把地都染成白。黑的烟雾和红的火光和白雪组成一幅奇异的图画。

    瘦的陈老太太坐在藤椅上,正被人抬着在院外的空地上指挥救火。

    姜还是老的辣。只见老太太在人群之中毫不慌张,从容地指挥着所有人。

    “奶奶!”无忧走了过去,满头大汗,手紧紧地护着肚子。

    老太太的眼睛在她的肚子上搜寻一圈,冷漠地道:“无忧这里人多手杂,让桃妈和红柳带你去安全的地方。”

    “好——”她冷汗淋淋,左右张顾,焦急地问道:“奶奶,洛阳呢?怎么不见他的人影?”

    不仅仅是洛阳,无忧发现,渔儿也不在这里。

    再看燃烧的火光,是从西跨院的上方——

    “啊——”无忧尖叫起来,差点跌坐地上。

    “少奶奶心!”红柳紧紧搀扶住无忧的胳膊。

    “把少奶奶带下去。”老太太轻轻一句吩咐,掷地有声。

    无忧慌了,奶奶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这个时候非要让她离开?

    她再看看那些仆佣,他们虽然慌张地跑来跑去,但没有一个提水、没有一个拿着灭火的工具。

    “洛阳是你的孙儿!”无忧冲老太太叫道。她肚子越来越痛,双腿间的潮湿感也越来越来多。

    “康无忧,不要真以为我老糊涂了!你们做的事你们自己明白!他是不是我孙儿,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无忧踉跄一步,脸惨白。

    “少奶奶!”桃妈过来扶起无忧的手,在她耳边声:“少奶奶,你也别瞒着老太太了。红柳在你的抽屉里看到过陈洛阳的出生证明。他不是少爷的种!”

    在无忧的注视下,红柳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嘤嘤抽泣着哭道:“少奶奶……少爷对你太坏了……我……我……”

    “住嘴!”无忧抽过手狠狠甩她一个耳光,打得红柳一个踉跄,“他对我再坏也是我们之间的事情!谁让你这么做的!你要他死不就是要我死吗?”

    “你们不去救他,我去!”

    “少奶奶,不要去——”红柳哭着过来拉她的手。

    “红柳别拦着!”桃妈过来掰开红柳的手,嚷道:“老太太念她是故人之女,给条活路她不走,非要往死路上撞。你由得她去——”

    “妈、妈——”红柳哭着在桃妈脚边哀求。

    无忧气得浑身打颤,滴水成冰的大雪里热得冒汗。

    红柳原来是桃妈的女儿!

    “对不起、对不起——”红柳跪在在地上,哭着向无忧道:“少奶奶,我不是故意告诉我妈的,是少爷待你太坏,我气不过——”

    “你还告诉他们什么?”无忧心里冷荡荡的。

    红柳声:“就——就是,少爷的收养契约。”

    “死囡仔!”桃妈狠狠在红柳脸上打一耳光,啐道:“一点时都做不好!看见契约那么久,现在才来告诉我们。把狼都养成了虎豹!”

    无忧无意再听桃妈训女,她望了高高在上的老太太一眼。瞬间明白,她眼前的路要不就是死,活下来也是生不如死。

    她冷笑一声,毫不犹豫地往火海最深处走去。

    ——————

    那是无忧一生中最后一次看到的模样,暗夜无边,雪花飘舞。空气中一边是雪花的凉一边是火里的热。

    她一边看着空的雪一边在口里默诵,“洛阳、洛阳——”

    原来他们早就连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渔儿住的西跨院中早已经燃成一片火海,插脚不入。

    “洛阳——洛阳——”无忧在风中一阵大呼。

    冰冷的雪花在空中扑飞过来,沾湿她的发梢,冲进她的口腔。

    她不顾一切往里走去。她不惧怕火舌的亲吻,只恐怕不能到达爱人的身边。

    命悬一线的生死时刻,剥开包裹在心灵上的所有苍夷和脓疮。

    她只想马上见到他,到达他的左右。

    告诉他,她是爱他的深深的爱着他。哪怕他并不爱她。

    “洛阳、洛阳——”

    焦灼的臭味蔓延入无忧的喉咙,黑的浓雾熏得她眼睛都看不见。

    眼泪如雨,已经分不清是烟雾的力量还是她心里的悲伤。

    ”洛阳!洛阳!”

    她呼唤的声音越来越弱,顺着墙根从院前一直找到院后,肚子里的绞痛几次都让她痛得蹲了下去。

    烟雾和火势让她的神志和视线都模糊起来。只能依靠着感觉向着心中的他不断前进。

    屋外的雪飘到屋里,四周静悄悄的。

    上的雪,地上的火,中间是她和他……

    她终于发现了他。

    “洛阳——”她欣喜若狂地叫道,泪流满面。

    “无忧!”他蹲在地上,脸被烟雾熏得漆黑,一双如星星夺目。“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来——和你在一起,生也在一起,死也在一起!”

    他笑了,虚弱地坐到地上。伸出手抚摸着她颈后的白肉。

    “洛阳,我们走,好不好?”无忧扑到他的怀里泪流满面,“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她不要任何一切,只要他!

    他紧紧抱着她,哽咽地道:“无忧,太晚了。”

    “不晚,不晚!”她慌张地直起身体,把他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想把他拉起来。

    他趴着没动。

    她低头一看,鲜红的血汩汩从他的腹部流出来。稍一移动,涌动得更快。

    “无忧,你走。忘了我,好好活下去。”

    知道,忘了他,她该怎么活下去!

    “不……”她哭着摇头,泣不成声。

    “他们只是想要我的命,我即使能从这里出去也会被外面的打手乱拳打死。离开我,你才有活路。”

    “我不要活路,我只要你!要死大家一起死!”

    火势越来越大,滋滋在他们周围燃烧。很快就要吞没他们。

    “不行!”他撑着站起来,两只眼睛充血似的把她往外面推去。

    “走、走!”

    她帅到地上,肚子里翻江倒海。

    “洛阳,你不要我,也不要我们的孩子吗?”

    “是!”他像野兽一样,用尽浑身力气把她往院子外面推搡

    ,“康无忧,我恨透了你!是你出卖我的!”

    “我没有!”

    “滚——”

    巨大的推力,让无忧从火海中抛了出来。

    “洛阳!”她尖叫一声,落在身后的人群中。

    陈洛阳消失了,他的身影在火海中化成一个黑点。

    肚腹中的疼痛阵阵袭来,下半身的潮湿,举起到眼前是鲜红的血……

    “啊——啊——”

    她在悲伤中大哭,跌坐在地上。

    四周静静的,雪花慢慢从头顶落下,一片一片覆盖住她的脸、她的肚子、她的身体……

    生命好短暂,既没来得及好好相遇,也没有来得及好好告别。

    昏死之前,无忧看见一片火海,一地血红……

    如果死亡,她想和陈洛阳埋在一起。

    做他的伴,陪他话……

    胖墩儿,坐门墩儿,哭着喊着要媳妇,要媳妇做啥?点灯,话,吹灯,做伴儿,明儿早起来梳辫。...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