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9 浮生——幻梦(6)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49 浮生——幻梦(6)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西跨院里肃然悄静,闲杂人等统统被赶了出来。

    出了这样的大事,这样的静,反而生出一种诡异。

    女孩名节珍贵,一位外姓姑娘在家发生这样有辱名节的事,不管如何,维护渔儿的体面,给予她一个交代是最重要的。

    “你也不要跟我进去了,就留在这里。”无忧低声对身边的红柳道。

    有些事情,越少人知晓越好。

    红柳不高兴地嘟了嘟嘴,道:“少奶奶,你可自己要心。”

    无忧一个人穿花拂柳走过月洞门和花园,来到院外,半合的门轻轻一推就开了。

    采花贼陈展姚鼻青脸肿,瘫在椅子上。陈洛阳怒目而对,他的拳头突起处有新鲜的擦伤。

    可见,陈展姚身上的伤——

    看见无忧进来,陈展姚朝她咯咯笑起来,

    “混蛋!”陈洛阳劈手就是一掌,打在他的脸上,怒道:“你还有脸笑!陈展姚,奶奶把这件事交给我全权处理!我现在就要你滚蛋!”

    陈展姚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轻蔑地道:“陈洛阳,走就走。我陈展姚去到哪里都是一条好汉!不过,我要带渔儿一起走——”

    听他提起渔儿,陈洛阳提起他又是一顿狠揍。

    “洛阳、洛阳——”无忧冲上去拉他的手,“你这样会打死他的!”

    “打死就打死!”

    他疯了一样甩开无忧,忘了她的身体里还有一个人儿。

    “啊——”

    无忧向后倒去,腰身直直撞在桌角之上。

    他呆诧地惊住,马上气急败坏地道:“你跑过来做什么!滚!”

    无忧揉着撞疼的腰肢,咬牙直起身体。

    她深吸好几口气,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陈洛阳,这件事应该听听渔儿怎么?”

    “渔儿还是个孩子,根本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她父亲把她交给我,却被这个畜生给糟蹋了!”

    陈展姚哈哈大笑,破裂的嘴角一直在不停流血。

    “我糟没糟蹋渔儿还不一定!陈洛阳,你倒是千真万确糟蹋了康无忧!哈哈,哈哈哈——”

    听到这句话,他们的脸在一刹那间皆变得雪白。

    “来人!”陈洛阳吼道。

    “是!”

    两个家丁听见动静从外面进来。

    “把他扒干净了——”陈洛阳指着陈展姚,一字一顿道:“扔出去!再也不准他踏入陈家一步!”

    “是!”

    ————————

    今冬的一场初雪纷纷扬扬而下,无忧不能想象陈展姚被光溜溜扔在大街上的情形。

    对一位公子哥来,赤身的侮辱比凌迟还更可怕。

    陈展姚是可恶的,但陈洛阳的做法也太有点太过份。

    仆佣之间纷纷传言,对待渔儿,陈展姚也并非完全是霸王手段。只不过,他比渔儿要长许多,利用了她对男女之爱的一知半解。在爱情明暗不清的交界处,占有了这朵纯真的花。

    想一想,她和陈洛阳的开始不也是这样的浑噩吗?

    他待她难道从一开始就没有一点利用和心计?

    也许还是陈展姚得对,他不一定是糟蹋了渔儿,但陈洛阳却真真实实地毁掉她的一生。

    “林渔儿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面对无忧的提问,陈洛阳显然一愣。赶走了陈展姚,时间也不会倒流。渔儿肚子里的孩子不会消失。她是失贞少女的标签不会被撕掉。

    “我……可以娶她吗?”他底气不足,试探地问。

    娶她不是因为爱情,而是责任。是他把渔儿从八都源带出来,他无法把一个残缺的她送回船老大身边。

    “我只是想给她和孩子一个名份,希望他们将来能安身立命。”

    无忧笑了,笑得眼泪都快流下来。

    “我明白,我明白。”她主动地握住他的手,阻止他继续下去。

    她不想听他继续向她表白对另一个女人的爱意。他不知道,那又多残忍,像拿着刀在她心上扎窟窿。

    一个一个的血窟窿,慢慢流尽身体里的血。

    他欣慰地反手握住她的柔荑,为她的懂事和体贴。

    “无忧,你能明白就好。”

    她低着头,淡淡又一遍,“我明白。”

    真正不明白的人是他,爱——是自私和独享。

    ——————

    “哎呀,少奶奶,你怎么又站在窗口吹风?”红柳拿着药酒进来。看见她不听话地又站在窗户前,马上上前把窗户给严实。

    “少奶奶,你为什么就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呢?这腰伤还未好,再惹上风寒可怎么办?你的预产期克就在这个月!”

    无忧被红柳推着回到火炉旁,红柳塞一个汤婆子到她的手里,开始一边念叨一边为她的腰伤涂药。

    “渔儿还好吗?”她抚着手里的汤婆子声问道。

    “听,还是老样子,和平常一样。少爷——一直陪着她。”红柳抬头看了一眼无忧的脸,声道:“少爷也真是!明明少奶奶怀着他正经八百的孩子不管,去管一个怀着别人孩子的女人!这不是瞎了心吗!我还听,少爷正在联系外国的学校,好像是等她生了孩子后,还要送她出国念书。她去念了书,就会忘记不好的事。”

    “读书好啊。女孩子就应该多读些书。早两年,我也想去,只是现在不能了。”

    无忧轻轻笑了起来,原来真正的爱是送她高飞,而不是禁锢。她就没有渔儿的好命,一辈子困在牢笼里。

    “少奶奶,对不起。”红柳停下来,道:“我不该——告诉你这些的。”

    无忧抚了抚红柳的脸,“傻瓜,我要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让我再没有任何幻想。”

    大雪一场接着一场,前一次还未消融,后面的接踵而至。

    夜里躺在床上能清晰地听见雪花把树枝压断的声音,噗通噗通的坠雪之声像极了绵绵的脚步。

    无忧在床上转了一身,幽幽长长叹息。

    启明星的升起预示着新的一,无雪登门来探望姐姐。看到她的处境和颓丧的心情,不由地落下几滴眼泪。

    “你哭什么?”无忧笑着伸手。

    “姐姐……”无雪扑到她的怀里,哭着:“姐姐,我决定听爷爷的话和表弟结婚。”

    无忧怔怔地看着怀里哭得一颤一颤的妹妹,长长叹了口气。抚摸着她的长发,道:“也好。如果爱情注定是被伤害。和爱自己的人在一起,伤心也会少一些。”

    “姐姐……”无雪呜呜地在她怀中低泣。...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