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8 浮生——幻梦(5)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48 浮生——幻梦(5)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气一日日越来越冷,冬日漫漫好像没有尽头一样。

    无忧的心也在冷下去,一寸寸心如死灰。

    她几乎终日也不出房门,窝宅在室内,连花园都不去了。这两连东西也不想吃了,一大早就歪在床上发呆。宛如一个宣判死刑的人,就等着最后的枪决。

    “少奶奶,东西你好歹多吃一点。”红柳端着热鸡汤哄着她,“不为自己也为肚子里的少爷。”

    无忧苦笑,所有的人现在都拿孩子来劝她。她不是不能忍耐,而是忍过了尽头。

    “少奶奶,你别伤心了。少爷就是一会子心情来了,觉得那土妞有趣。过一阵土妞走了,少爷还是会回来的。男人嘛,哪里有不花心的?”

    红柳的安慰听起来真是耳熟,张水灵入门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的。

    她是对了,张水灵是走了,但他回来了没有?

    走了一个张水灵,来了一个林渔儿,将来呢?

    走了林渔儿又来哪个?

    她真是心倦了也冷了。

    “红柳,你错了。”

    “我错了?我哪儿错了?”红柳不解。

    “你的少爷不是花心,他是动了心。”

    无忧不思饮食,倦倦寡欢,红柳不敢不告诉陈洛阳。

    少奶奶肚子里还有一个少爷,出了什么事,谁都担不起责任。

    听了红柳的转述,陈洛阳的眉就没舒展过。渔儿的事情已经够恼人,再加上她!这个家里还有没有一个懂事的人!

    他气得在屋里转来转去,冲红柳怒道:“去转告少奶奶,请她自己做好份内的事就好,我动不动心,为谁动心不劳她操心!”

    红柳唯唯诺诺,缩着脖子跑走。

    回到院,她当然不敢把这些话告诉无忧,无奈地继续劝无忧吃一点东西罢了。

    “少奶奶——”红柳正端着鸡汤劝着,陈洛阳怒气冲冲一个健步推门进来。

    红柳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叫了一声,“少爷——”

    无忧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看着他,干瘪的脸蛋上,两只眼睛格外地显得突出。

    “少爷——”

    陈洛阳一把掀开红柳,抓住无忧的两只手腕把她从床上用力提溜起来。

    无忧被他拽得生疼,还没会意过来,竟然就被他从床上提到了桌子旁的椅子上。

    她目瞪口呆,不知他要干什么。

    他拿过红柳手里的鸡汤,用汤勺舀了一勺递到她的嘴边,“吃!”

    这下,她才会意过来,下意识地偏过头去。

    “你聋了?”

    他掰过她的脸,用手掌的力量撬开她的嘴,把碗沿塞到她的嘴边上,狰狞地:“我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你肚子的孩子!你吃也得给我吃,不吃也得给我吃!”

    她狠狠地瞪着他,没想到他会使这种流氓手段。

    他像看穿了她的心,邪佞地笑道:“我本来就是流氓。还有许多手段你没见识过呢。”

    “我不——”

    他手一倒,鸡汤从她的嘴里灌了进去。

    无忧不料他真会动粗,鸡汤猝不及防地涌入她的嘴巴和鼻子。她挣扎着猛咳起来,难受得脸都憋红了。

    “少——少爷!”

    红柳扶过无忧时,她的脸上、身上、衣襟上全部都是鲜浓的鸡汤。

    “当”的一声,他把碗用力扔在桌上。

    “红柳,去厨房把鸡汤全端过来!”

    “陈洛阳,我了,我不吃!”

    “好啊!”面对她的执拗,他发出一声冷笑,“就看看是你厉害还是我厉害。我管不了你,但孩子我也有一半。”

    他张口闭口就是孩子,让人气结。

    红柳磨磨蹭蹭从厨房端来鸡汤,看着冒着热气的肥腻鸡汤,无忧眼神都慌了。

    “我来还是你自己吃?”

    无忧咬牙,好汉不吃眼前亏,没必要拿自己的身体和他这个没心没肺的人置气。

    “我自己吃。”

    红柳赶紧把鸡汤搁在她面前。

    她举起汤勺拂开黄澄澄的鸡汤,欣喜地发现汤里面不是老的发柴的老母鸡,而是鲜嫩肥美的菌子。

    她最喜欢吃和鲜汤炖的菌子蘑菇,只是这大冷的菌子难得。刚刚经过他那么一闹,自己一番折腾,确实也有些饿。慢慢地拿筷子挑着把菌子一颗一颗吃完。

    看着她肯吃东西,陈洛阳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但她一抬头,他马上收敛了笑意,仍是一板一眼的严肃。

    “我吃完了。”

    “好。”他起身,“我明早上会再来。”

    “你还来做什么?”她气急败坏地问。

    “监督你吃饭没有。你饿死不要紧,但不能饿着我儿子!”

    ——————————

    被人监督着做任何事都是难受的,哪怕是吃饭这种满足身心的愉悦事情,在另一双眼睛的凝视下,总会觉得不自在。

    他们这样相对无语的吃饭已经快有半个多月,无忧的肚子越来越圆滚,孕像也凸显出来。好几次,她都发现,陈洛阳望着她的肚子出神。

    “我吃饱了!”她把碗筷一推。

    陈洛阳收回自己的视线,夹起一个蟹黄笼包放到她的碗里。简单利落地道:“吃。我儿子喜欢吃。”

    无忧憋红了脸,闷不作声,重新拿起筷子把笼包的皮子挑开。

    她是认命了,知道和他怼起来,准没好处。

    陈洛阳吃完早饭起身,红柳屁颠屁颠跟在身后,问道:“少爷,你晚上回来吃饭吗?你要是回来,我让厨房做几道你喜欢吃的菜。”

    陈洛阳接过她递过来大衣,眼睛转向无忧的方向。

    “我无所谓吃什么,你让厨房做几道少奶奶爱吃的。”

    “是!”

    陈洛阳走后,红柳欢喜地跑到无忧身边。

    “少奶奶,你看,少爷多心疼你——”

    无忧的心头漫上来的都是苦涩,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后,她不敢再奢望什么。

    “多事的蠢丫头,他才不是心疼我,他是心疼孩子!

    “那还不一样吗?”

    “怎么能一样?”无忧偏过头去叹息,“永远是不一样的啊!”

    “少奶奶你别不承认。我看,最近少爷常过来吃饭。你的胃口也好些,精气神都足些。”

    无忧摸着自己的脸,悲哀地想,她终究是个女人,不管什么时候都在渴望爱情、渴望呵护、渴望黑暗中会有一双手紧紧把她牵住。

    “一日夫妻百日恩。少奶奶,你就别生气了。不管少爷是为了孩子还是为了你。我觉得,他能有这份心就是好的。等到你生下少爷,慢慢地一切都会好起来。”

    无忧恻然,无奈笑着,:“红柳,谢谢你。”

    ——————

    红柳不喜欢张水灵,也不喜欢渔儿,恨不得做个人扎她。谁让渔儿让少奶奶伤心呢!

    她等啊盼啊,或许是她的诚意感动了老,终于让她等到渔儿出丑

    这个丑——

    可真是有点大,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陈府里上上下下几乎都传遍了。

    “少奶奶,少奶奶!”红柳喜滋滋地跑去告诉无忧,“出大事了!”

    现在的陈家还有大事?

    陈洛阳几乎只手遮,没有什么事不在他的掌控之下,再大的事也不算事。

    “少奶奶!是真的!”红柳凑近她的耳朵嘀咕,“我听——林姐怀孕了,孩子是表少爷的!”

    无忧的脸从红渐白,直至难看。

    见她不信,红柳跺脚嚷道:“老太太都赶过去了。听,少爷气得不行!当时就把表少爷往死里揍了一顿!现在还不晓得要怎么办?搞不好——”红柳越越急,拉着无忧的手,劝道:“少奶奶,你也去看一下嘛。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她也要去吗?

    无忧踌躇一下,想来想去最终还是不能置身事外。她毕竟还是陈家的孙媳妇。这件事又发生在女眷身上,她有责任过问。

    话不多,她与红柳步履蹒跚地去往西跨院。

    西跨院里肃然悄静,闲杂人等统统被赶了出来。

    出了这样的大事,这样的静,反而生出一种诡异。...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