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7 浮生——幻梦(4)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47 浮生——幻梦(4)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正如陈洛阳预料的一样,麻绣在法国的万国博览会上大获成功。古朴的麻绣作品在法国引发抢购风潮,修山洋行再一次挣得盆满钵满。

    通过麻绣陈洛阳在洋行的地位进一步稳固,从和陈展姚平起平坐到高他一头,到现在愈来愈有取而代之的趋势。

    论亲疏,陈展姚比不过陈洛阳,论能力,陈洛阳也比他强。老太太心里的平慢慢地开始倾斜。

    洋行的伙计也好,陈家生意伙伴也好,大家都认清一个现实。

    这个家是属于姓陈的,姓陈的人里面和老夫人最亲的就是陈洛阳。

    他回来了,陈展姚这些子侄辈的人就要往后靠。

    陈老太太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洋行的重心在一点一点往洛阳身上转移。

    陈展姚颇多不满,也无可奈何。

    西林对于林渔儿就是一个彩缤纷的万花筒,她喜欢这里的一切。沉迷在见也没见过的电影、咖啡、书本和美食之中。

    陈洛阳领着她在各个地方穿梭,洋行带她去过、咖啡带她喝过、电影带她看过、市里面的图书馆都带她进去过。

    渔儿喜欢看星星,他还特意领着她去圣约翰大学。大学教授告诉它们,研究星星的文专业,国内大学暂时没有。如果渔儿想要学习文学就必须要去国外。

    渔儿本来挺遗憾的,但听可以去国外又兴奋起来。

    她对于星星真有种执着的爱好。

    看她如此钟爱和喜欢,陈洛阳特意买了许多关于星空和星星的著作,还请老师在家帮助渔儿补习英文。

    他不避讳地对她施之以关爱,大家看在眼里,都在盛传,这位新晋的夫人势头很猛。

    所有人都搬来板凳在等着看两位夫人斗法。处于暴风中心的人却安静得出奇。

    无忧感到自己的心像死了一样,也许只有死了的心才能对这一切做到不为所动。

    渔儿超乎想象的聪明,学习的速度堪比光速。

    教她的老师个个夸她是才,加上本人十分用功,学习一日千里,让人刮目相看。

    暮气沉沉的陈家因为有了她而倍添许多朗朗的念书声。

    真烂漫的渔儿常来找无忧解闷,她毫无城府地把陈洛阳给她买的裙子展示给无忧看;兴致勃勃起和洛阳一起走家串户收购麻绣的趣事;在无忧面前念叨,洛阳如何在她父亲面前恳切地哀求帮助。

    到有趣的地方,她“嘎嘎“笑着,比划着父亲要洛阳娶她的话。

    无忧死了的心弥漫起一股历历在目的疼痛。

    原来他的心不是不会温柔,而是要看是对谁。

    寂静的深夜,眼泪沾湿了无忧的枕头。早上醒来,留下的不过是两行风干的泪痕。

    从不羡慕任何人的康无忧从心里羡慕渔儿,羡慕一个乡下来的什么都没有的赤脚姑娘。

    羡慕她能走到他的心里,而不像她永远都只能在他的心门外徘徊。

    气一日比一日冷,冬衣愈穿愈厚。无忧的身形不见臃肿,脸颊反而日渐消瘦。与此相加的是红柳的叹息一日比一日要多。

    “少奶奶,你要吃多一点。”

    “少奶奶,你要穿暖一点。”

    “少奶奶,少奶奶——你要照顾好自己,坚强一点。”

    无忧微笑着点头,明知道答应的事情做不到。

    肚子越来越大,身形越来越显笨重。

    日光晴好的早上,趁着晨起尚好的精神在花园中散步。

    渔儿朗朗读书声传来,无忧站在湿地里听她念诵着李白的古诗。

    “夫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会桃花之芳园,序伦之乐事——”

    无忧呆呆听了,不觉流下两颗眼泪。

    正感叹着,渔儿放下古诗又开始念洋文儿。叽叽咕咕大声大气,无忧听了几句,忍不住破涕为笑。

    她读得认真,发音却很不标准。和无忧在女校念书时的英语老师口音相去甚远。

    阳光正媚,她不知不觉往西跨院的书斋走去。

    晨光熹微,透过虚掩着的半扇窗户。书桌之前白毛呢大衣的娇俏女孩一手握着书,一手拿着笔。一抹长衫的男人,含情脉脉地正看着她。

    他的眸子凝成一汪深情,指着书上的洋文,道:“这里不对,音不是要吃进去,而是要读出来。

    “怎么读出来嘛?”她撒娇般地问。

    “这样——”他凑近她,亲自示范一遍。

    渔儿哈哈笑起来,伸出手贴在他的喉结处,嚷道:“你再念一次,再念一次……”

    水汽模糊了无忧的眼睛,她拼着最后一口气转身离开。

    ……

    红柳正在屋子里掸灰,看见她失魂落魄的回来,急急匆匆,汗水沾湿了脸颊和衣背。

    “少奶奶,怎么呢?”红柳忙放下手里的鸡毛掸子。

    她抓住红柳的手,稳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眼泪终于如瀑布一样坠下,无声无息,成河成海。

    红柳被吓坏了,抓住她的手,“少奶奶,你是不是要生了!我去请医生!”

    她抓住红柳的手久久不放,哭到身体都变干涸。

    “少奶奶——”

    “我没事……”她擦去眼泪,故作坚强,“躺一躺就好。”

    永远都是“躺一下就好”,仿佛所有的悲伤都会自动烟消云散。

    “好,我扶你上、床。”

    无忧这一躺又是一整日,茶饭不思,滴水不入。

    孕妇不吃不喝还得了!阖府上下都被惊动。

    入夜,陈洛阳来院看她。

    无忧知道,他不是来看她,是来看她肚子里的孩子。

    “为什么不吃饭?”他站在床边,在她干涸的眼睛中面目模糊。

    无忧眼睛热起来,什么也看不清楚,只觉得他身上的蓝衫蓝得刺眼、蓝得心慌。

    她转过脸去,把头对着床里的白墙。

    “你走!我不想看见你!”

    陈洛阳一愣,手立即就捏成了拳头。

    “如果你是这么讨厌我,那你还回来做什么?”

    “和你一样,为了孩子。”

    违心的话一出来,无忧便眼泪成行。她拼命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他身体一震,恨不得立刻伸手掰过她的身体,要看清楚她这句话时的表情和面目。

    但是看得清一个人的面目有什么用,他永远也看不清她的心。

    无忧默默向隅哭了许久,直到红柳蹑手蹑脚进来轻轻碰她的肩。

    “少奶奶,少爷走了。你想哭就哭……”

    “红柳、红柳……”无忧终于压抑而放肆地哭出来。

    她终于看明白,渔儿不是张水灵,她比自己更堪配洛阳。

    渔儿年纪轻,聪慧,甜美。最重要的是她的简单。

    她和洛阳在一起不像她一开始就充满算计和目的。

    感情一旦计较得失,爱就开始变质。

    如何能不伤心,不知不觉走到这一步,他们永远都好不了了!

    “陈洛阳、陈洛阳!你怎么站在这里?”渔儿拿着西式望远镜从陈家最高的塔楼之上下来。

    今星空灿烂,正是观星的好时辰。不想下来时在僻静的花园角落遇到陈洛阳。

    陈洛阳神落寞,冲着渔儿的笑容也是落寞的。

    “你又在看星星啊?”

    “是啊!”渔儿开心地:“今我看见了猎户座、大犬星、犬星!我指给你看啊——”她拉住他的袖子非要他看,他偏着头,把脸藏在暗处。

    “陈洛阳,你怎么呢?”

    “没什么。”他用手擦了擦眼睛。

    渔儿乐呵呵地笑着:“我知道,星星落到你的眼睛里,疼得流出眼泪来了。”

    陈洛阳被她真的话逗笑。

    “陈洛阳,你应该去找无忧姐姐,让她把星星从你眼睛中拿出来。”

    “她会吗?”

    “她会的。”渔儿认真地点头,“因为你也把星星放在她的眼睛。”...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