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5 浮生——幻梦(3)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45 浮生——幻梦(3)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少奶奶、少奶奶,这可怎么办啊?”

    红柳着急的在康无忧身边转来转去,“你不着急吗?”

    无忧手里拿着绣线,面无表情地在自己头皮上刮了刮。

    心都死了,外界的一点点风浪又算得了什么?

    “少奶奶!”红柳着急地夺下她手里的针线,道:“你不为自己,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啊!他若还未出生就失爱于父亲将来可如何能好?”

    无忧心中一荡,手不由地滑到微微隆起的腹部。

    若不是因为有着这个生命在,她早就和微雨登船离开西林了。再不愿承认,心里还是存着一点念想的,才回到这个家来。

    只是他们之间的误会深如堑,何时才能转回得头来。

    陈洛阳不来看无忧,无忧亦躲着他。

    不过,同在一个屋檐下。许多时候再躲着、再避着,也有避无可避。

    饭桌之上,陈洛阳和康无忧各怀着彼此的心事。一个闷头喝酒,一个低头不语。

    在座的陈展姚知晓前因后果,后来的渔儿什么都不知道,大大咧咧,一个劲地盯着无忧的脸上瞧。

    无忧被她瞧得坐如针毡,忍不过问道:“林姐,请问我脸上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吗?你已经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了。”

    渔儿开开心心地笑着道:“洛阳你比月份牌上卖雪花膏的美女还漂亮,我就是想认真看看是不是真这样。”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陈展姚是笑喷了出来,低声骂一句,“土妞!”

    陈洛阳红了脸,无忧则有些尴尬和难堪。

    陈展姚捏着酒杯,问道:“那是不是真的比月份牌上卖雪花膏的还漂亮?”

    渔儿搜索了一圈,笑道:“漂亮是漂亮,但少奶奶就是不常笑。如果笑一笑,会更漂亮!”

    康无忧一愣,为渔儿惊人的敏锐。

    她落下眼帘,轻声:“这里最年轻的就是林姐,再过两年,林姐便会如玫瑰一样盛,开,谁都比不上你的美貌。”

    “真的吗?”渔儿害羞地捂住脸,“我真的会变漂亮,很漂亮很漂亮的那种?”

    “是……”

    陈展姚冷笑,“再漂亮也是一身土气。”

    陈洛阳一双眸子寒光迸现,“展姚兄,请你话客气一点。渔儿是我重要的客人。”

    陈展姚把酒杯中的酒一口喝干,笑得暧昧,“重要的客人?你是不是应该把客字去掉,光留下一个人字。哈哈,哈哈哈——“

    陈洛阳拍桌而起,和陈展姚剑拔弩张。

    “你们慢慢吃,我饱了。”无忧一推碗筷,扶着肚子慢慢站起来。

    等她站起来时,陈洛阳才发现,无忧的肚子已经这么大了。

    “少奶奶,我扶你回去。”红柳过来搀扶着她,一主一仆的两人慢慢往门口走去。

    陈洛阳突然觉得口干舌燥,她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他的啊!

    虎毒不食子。

    他和无忧有再多的恩恩仇仇,孩子他是爱和喜欢的。

    陈洛阳愣然片刻,匆匆跟着无忧的脚步而去。

    “他们是怎么呢?”望着他匆匆而去的背影,渔儿不解地问。

    “人家两口子的事,你管得着吗?”陈展姚不屑地道。

    他站起来准备离开,不想脚刚迈出去就被渔儿伸出的长腿勾住。

    陈展姚本来腿脚不便,一生就为这个自卑。

    没想到渔儿这么一勾,让他毫无准备摔了个狗啃泥。

    侍候的佣人们想笑不敢笑,赶紧扶他起来。

    渔儿不怕他,笑得前俯后仰。

    陈展姚拿起身边的文明棍站起来,怒不可遏,劈头要打她。渔儿一把握住他的文明棍,抬头看着他,理直气壮地:“活该!谁叫你刚才骂我是土妞!还骂了我好几次!”

    她的眸子像孙行者的火眼金睛,又明又亮,让人移不开眼睛。的身体像蕴含着无穷的生命活力,看得陈展姚心里发虚。

    康无忧刚才得很对,林渔儿这副身胚过两年将真是个美人胚子。

    陈展姚觉得自己的心脏像被人捶了一下,突然就慌乱地跳起舞来。在她的注视下,他的脸红了,气息乱了,声音也颤了。

    “你——这个丫头片子!”他费力地把文明棍中她的掌中拽出来,虚张声势地道:“你给我等着!”

    “等着就等着!”渔儿无所谓的耸肩,朝他吐舌头。

    陈展姚浑身一抖嗦,只觉得她那柔嫩的粉红舌头像毒舌信子滋滋舔着他的身体,吓得他扭头就跑。

    “哈哈,哈哈!胆鬼!”

    渔儿被他的慌张样子逗得乐不可支。

    ————————

    陈洛阳跟着无忧的步子缓缓进入她长居的院子。他有许久没来,感到满园萧索,冬日的寒露像凝在石阶之上,踏上去从脚底直凉到心里。

    “红柳,我有些腰疼,你拿一枕头给我垫垫。”

    “哎。少奶奶要不要紧啊,要不请个大夫——”

    “不要。我躺躺就好。”

    “少奶奶我给你沏杯茶。”

    “好。调一点蜂蜜放在里面。”

    “是。”

    红柳出来,正撞上站在门口的陈洛阳。她眉头拧起,刚想张大嘴巴冲里嚷嚷几句。不料,碰上陈洛阳一双深潭一样的眸子,话深深咽回心里。

    “少爷……”

    “去,烧水去。”陈洛阳压低声音吩咐。“没喊你,不许进来。”

    “是。”红柳嘟着嘴,一步一回地走开。

    红柳走后,陈洛阳立在湿漉漉的台阶上又站好一会儿。直听见里面传来轻轻的咳嗽声才掀开帘子进去。

    无忧倒在床上的软枕上,双眼微闭,一手支着头,一手搭在肚子上。听见有人进来,轻咳道:“红柳,把抽屉里的枇杷糖给我吃两颗。”

    “不舒服就去看医生。你现在的身体不能乱吃药。”

    无忧一愣,不消抬头,满屋里骤然丛生的寒气不是他来是谁?

    他就像一个移动的冬,到哪哪下雪。挨着他的人都冻成冰块。

    这些日子里,他还是第一次进她的院子。

    她依旧维持着原来的姿势,心里还痛着呢!

    他刚才为渔儿的冲冠一怒,让她的心像撕裂了一样。

    “放心。枇杷糖不是药,伤不了孩子。”

    陈洛阳静静坐到桌边的椅子上,远远地看着她,从她低头的柔美脸庞到起伏的胸部曲线然后是微微隆起的腰身腹部……

    他难道只是担心孩子?

    他是——

    唉,他们之间的误会有时候真是解释都解释不清楚,他又不善于解释。

    他把眼神转开,从她身上挪到灰的地面上。

    “莫凌云找到了?”

    无忧的手终于缓缓从支额的姿势放到被褥中,含糊地嗯了一声。

    其实莫凌云根本没有遭人禁锢或是绑架,不过是和几个同学去乡下玩了几。是无雪给错情报,让她误会了他。

    看她的表情,陈洛阳冷笑,道:“现在总算知道是把屎盆子扣我头上了。”

    无忧羞愧难当,立即回击道:“我把屎盆子扣你头上,你不也把屎盆子扣我头上吗?”

    他那些话难道就不伤人?

    那晚的决绝还留在彼此心里,思起来总有一道迈不过去的关卡。老话也有老话的理,一念堂,一念地狱,就看你怎么去做而已。

    两人静默地坐着,一个迟疑,一个惆怅。

    他努力想发出一些声音,她期待他能出一些她想听的话。都想靠近,又都在等待对方靠近

    “你——好好休息。”他起身离开。

    她想听的话他始终没给她听,也许能出转圜的话来的他也就不再是他。

    茫茫深夜,不过又是一次不欢而散。在彼此伤痕累累的心脏上再添一道伤痕。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