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5 浮生——幻梦(2)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45 浮生——幻梦(2)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陈洛阳惊叹地发现,少女身材纤动人,眼睛明亮如星。他脸上发红,轻轻道:“我刚才是听闻姑娘歌声悦耳动听,所以多看两眼。多有得罪,请姑娘海涵。”

    “哈哈,哈哈哈。”船老大声音洪亮地:“这是我的女儿,船上生,船上长,名渔儿,今年十五。渔儿,你不总嚷着要到岸上去看看吗?这几个月就跟着陈先生,让他带你去西林见见世面。”

    “谢谢,爹爹。”渔儿一甩长辫子,自动走到陈洛阳的身边。

    “陈先生,请多指教。”

    陈洛阳后退两步,尴尬地笑着道:“船老大,这不好?男女有别。渔儿总归是女儿家,将来出去……我倒不怕,就怕影响渔儿的清誉。”

    船老大豪气地大手一挥,“怕什么怕,我们水上人家没这么多瞎讲究。你要是看得起,就收了我这姑娘也成。”

    陈洛阳忙道:“使不得,使不得。我已娶妻。”

    “陈少爷,你这样的家世人品多讨几房妻妾是再平常不过。我们水上人家的女孩最心胸大度。绝不会干涉你。”

    渔儿咯咯笑着,脸上并无少女的羞赧,纯然一片真。挽着陈洛阳的胳膊道:“我不介意。哈哈,哈哈哈……”

    渔家儿女果然是不一般的质朴热情,陈洛阳不敢推脱太过惹恼老大,只能半推半受地笑着。

    船老大和陈洛阳把事情一谈妥后。渔儿马上摇着船带着他去八都源的各家各户去收麻绣。

    八都源是一条狭长的山谷,两岸悬崖峭壁,地形险要,交通不便。自古以来,这里一直是古越人的聚居之地。吃的是包芦,穿的是手织麻布。

    麻绣的制作工序十分古老,从种麻、剥麻皮、捻线?纺织直至挑绣,全是手工操作。巧手的八都妇女用脚踏手穿梭的木质织机织麻布,用桐子饼或炉灰水来煮漂白,连染用的靛青也是农家自种。每年农历十月包芦收获后至次年农历三月上山?火地之前。姑娘、妇女的主要工作就是织麻布、挑花。这里的女人,个个是挑花能手,人人身怀绝技。姑娘从七八岁起,就开始学着织布,并由母亲传授挑花技术。待到十七八岁出嫁时,挑花技术已十分娴熟。按当地习俗,新娘出嫁前要亲自为丈夫挑绣两条围布、两条饭袋、也为自己挑绣两条围裙。也有绣四、六、八、十条的。总之要成双成对。成亲之后,新郎出门干活,便围上新娘做的围布,背上新娘的饭袋。大家就以围布和饭袋的好坏作为衡量新娘巧笨的标准。因此新娘为出嫁做的麻绣总是别出心裁、精心挑绣。麻绣图案也不断翻新,争奇斗艳。

    陈洛阳有了渔儿这个助手,在八都源收购麻绣是如鱼得水。

    渔儿是八都源土生土长的水上人家,江上来浪里去,与妇女姑娘都熟。

    她四处对人鼓动这些麻绣是要坐上洋船去到欧洲的,不定就得了某位外国公爵的青眼。拿着这麻绣围布来八都源找媳妇!大家听了哈哈大笑,纷纷拿出自己最好的麻绣作品交给她去。

    他们走街串巷,不遗漏山窝窝里任何一户人家。七八里,就收了大量的麻绣,有壁挂、围布、饭袋、围裙、窗帘……这些麻绣白底蓝花、蓝底白花、青白相间的传统调,无论怎么看来都散发着古朴的东方迷人魅力!陈洛阳心里明白,这清新淡雅的麻绣一定会在浮华奢靡的巴黎刮起一阵古拙之风。

    通过这些日子的相处,陈洛阳也发现渔儿还只是个稚气未脱的丫头片子。终日嘻嘻哈哈,笑起来没心没肺。起要给他做老婆的话其实更像一句戏言。但是必须得承认,收购麻绣幸亏有她帮忙才能这么顺利。

    他们在八都源收完麻绣,连夜分门别类打包整理好,明早即坐船溯流到新安江后,再按来时原路返回西林。然后把麻绣交给洋行,再用轮船运往法国。

    收购麻绣的最后一,忙活下来,时间已经到了下半夜。已由油布的黑转成浓墨的深。终于歇下一口气的陈洛阳坐在船头喝着船夫的糙酒,看着船底的水光。

    “喂,你在想什么呢?”

    渔儿从船后咚咚跑过来,一双赤脚寒冬腊月也不穿鞋。朝陈洛阳背上一拍,一屁股坐在他的身边。

    用力过猛,陈洛阳嘴里的一口老酒都要喷出来。

    这姑娘做得兄弟,可做不得老婆。大大咧咧没影。

    陈洛阳还没话,渔儿自己道:“我晓得,你一定是想你媳妇儿了,呵呵……”

    “多嘴!”陈洛阳苦苦而笑,心里自然是想她的,这世上除了无忧,大概谁也费不得他半点心思。

    他费了心思又如何,并没有得她理解。她想他、她看他依旧是宛如看街上的青皮混混。

    “你媳妇儿是不是很漂亮?”

    “她是个大美人。”

    “真的!”

    渔儿很兴奋地:“有多美,比月份牌上卖雪花霜的女人还美吗?”

    她能想到的最美就是月份牌上的女人。

    “比她还美十倍。”

    “哇,真的!”听见他的话,渔儿眼睛都在发光。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收了笑容,转口道:“我不信,你肯定是骗我!情人眼里出西施。一定是因为你喜欢她,才觉得她特别的美。像我哥他就总是三姨家的芹妹妹漂亮,我就觉得很一般。”

    陈洛阳的手颤了一下,酒差点洒了出来。月光之下,渔儿的脸可媲美如皎月。

    他心想,渔儿真做不得老婆,太聪明。

    渔儿笑着,盈盈如湖水的眼睛望着东方泛白的空,喊道:“陈洛阳,你快看,启明星。”

    陈洛阳抬头,顺着她的手指确实看见一颗很亮的星星挂在东边的云雾之中。

    “启明星?”

    “对,就是洋人的金星。又叫做路西法。它升起日出的东方,象征着太阳马上就要升起,预示新的一即将到来。”

    “你喜欢星星。”

    “对!”渔儿趴在船身上,双手支着下巴,无邪地望着空。

    “喂,陈洛阳,你世界上有没有一种职业可以看星星?”

    “应该有。”陈洛阳含着一点醉意的道:“如果打渔能成为一种职业,看星星为什么不可以?”

    “哈哈,哈哈哈——”渔儿被他的话逗笑了,兴奋地嚷道,“这种职业在哪里有?招不招人?我可以去吗?”

    “应该在、在外国。”国人暂时果腹问题还未解决,哪里有心情研究星星。

    渔儿的眼神一阵失望,陈洛阳忙安慰她道:“不要紧,到了西林我帮你打听打听。”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

    收购好麻绣,陈洛阳沿着水路返回。此次去八都源,前后二十余日,不仅带回了麻绣,还带回一位渔家少女。

    陈洛阳前脚还刚跨入陆家的家门,红柳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少爷,你回来了!我去通知少奶奶——”

    陈洛阳一惊,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没错。”红柳笑盈盈地:“少奶奶回来了。是老太太亲自把她接回来的。”

    原来如此。

    陈洛阳热了的心马上又一点点冷下去。

    他脱下沾满灰尘的外衣交给红柳,道:“你先不忙着去通知少奶奶。帮我为这位客人选一处好院子安置。”

    红柳嘟着嘴,应了一声。满眼好奇地打量他身后懵懂的渔儿。

    陈洛阳知道下人素日有些跟红顶白的坏德性,对红柳不客气地道:“我这次收购麻绣,多亏这位林姐帮忙。你们可要给我细心侍候着,不得出半点纰漏。”

    大家一看,为了这个新带回来的渔家姐,少爷把少奶奶的丫头都刺落一阵。哪里还有人敢不心侍候?

    红柳莫名其妙受他几句不中听的话,心里大不高兴。

    她不解少爷在想些什么,刚走了一个张水灵,这里又来一个乡下的土妞儿。

    陈洛阳带一八都源的姑娘回来的消息,很快就传得府里人尽皆知。和对待张水灵的冷漠不同,陈洛阳对渔儿非常上心,亲自检点佣人侍候得用不用心,东西用得好不好。还带着她一同上街买衣做鞋。把她打扮得和城里的淑女一样光鲜。

    “少奶奶、少奶奶,这可怎么办啊?”

    红柳着急的在康无忧身边转来转去,“你不着急吗?”...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