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4 浮生——幻梦(1)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44 浮生——幻梦(1)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薇,给我倒杯水!”

    程露露探望过齐心回到工作室,刚推开门就嚷道:“我快累死了!”

    “程医生,你这是去哪儿了?累得像狗一样。”薇殷勤地倒上一杯蜂蜜柚子茶。

    可不是吗?

    康复中心远离市区,去一趟开车得两个时,若是再遇上早晚高峰的塞车,一的时间几乎都耗在上面。

    最烦躁地是,探病探病,病人能一日一日好起来,大家都欢喜。

    齐心这个病……

    好不好就只能这样了。

    “我不在的时候,工作室没什么事?”

    “没什么事,病人我都排后预约。对了——”薇敲了敲头,“刚刚季微尘来过。”

    程露露嘴里的茶快喷出来。

    “季微尘?”

    “是。”薇不等问话,花痴状地道:“她来送请帖的,结婚请帖。我偷偷打开看了一下,是她和那位帅哥喔。不是和莫医生。”

    薇笑得贼眉贼眼,程露露却很平静。

    季微尘和陆西法结婚是她意料中的事情,只不过比预料中的稍快了一点。

    “程医生,季姐还有一样东西给你。”

    “什么东西?”

    薇跑出去,手里拿着一个牛皮纸的文件夹又跑回来。

    “就这个!”

    “给我。”程露露忙放下手里的柚子茶,牛皮纸袋打开。

    是一叠打印的文字,清秀字迹的纸条端端正正贴在第一页。

    “给我的第一位读者:

    程医生,你好。

    我是季微尘。我们的治疗虽然早已经结束,但总觉得还有一些故事未完。最近我身上又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我深有感触。《浮生若梦》又续写了一部分,你就当我写的都是一些无病呻吟。

    无事的时候,打发时间。

    还有,我的婚礼请一定要来喔!

    再次感谢你对我的帮助。

    微尘”

    程露露草草看完,心情燥乱。微尘感激她的帮助,她为这句话感到脸红。

    她看到纸上,赫然的大标题:

    《浮生若梦——续》。

    心情一愣一愣。

    这是怎么回事?

    齐心明明《浮生若梦》是一篇大脑谎言,为什么季微尘还要把它再写下去?

    她飞快地看着《浮生若梦》的续篇,几乎是一目十行。看完之后,呆坐数十分钟,然后不相信地再次从头看起一遍。

    ——————————

    这一早,刚蒙蒙亮。

    陈洛阳便坐车从西林到杭州、再从杭州到建得、再从建得到淳安,然后坐民船进入八都源。

    渔船在青碧的新安江上滑行,两岸山泽流翠,如一幅流动的山水画卷流光溢彩。

    陈洛阳毫无心思欣赏美景,和无忧的分离他面上平静无波。其实难过得像在他的心上剜肉一样。

    他不敢再待在西林,怕听见关于无忧和莫凌云的消息。干脆来到八都源,麻绣的事情虽然迟迟没有进展,但他决定来做最后一次努力。

    他坐在船头,迎风而立。突然江面之上对面滑过来一挺舟,和普通渔家船比起来要富丽堂皇地多。船尾之上立着一穿锭青的渔家女,迎风送来一支山歌。

    “的鲤鱼红红的腮,

    上江游到下江来。

    上江吃的金丝草,

    下江吃的水青苔。

    过了几多桃花渡,

    过了几多钓鱼台。

    金的金丝草啊,

    水的水青苔……”

    歌声随着船渐行渐远,陈洛阳听得混身一个激灵。

    他赶紧回船舱去找船主,大声嚷道:“船家,我是西林修山洋行的少东家,要见你们九姓船家的船老大。我要重要的事要和他商议。”

    船家被他的声音吓住,一看这位少年相貌堂堂,衣着不凡,又自己从西林来,还是洋行老板少东家。不敢怠慢,忙把船浆一滑,把他引到船老大的渔船上。

    所谓“九姓船家”指的是在新安江上住的水上人家,即陈、钱、孙、林、袁、何、叶、许、李九家人。据,元末明初,他们的祖先都是陈友谅的旧部。战败后,明太祖朱元璋限定他们为“渔户贱民”,以船为家,不得上岸落户,不许与岸上人家通婚。即便上岸买东西也必须赤脚,不得穿鞋。一旦上岸穿鞋,被人告发,即要受砍断双足的酷刑。

    几百年来这九户人家一直漂泊在富春江和新安江上,以打鱼和载人为生。即便现在清朝都灭亡,他们的生活还是依旧离不开水。

    如今的九姓船家早不是过去的渔户贱民,他们垄断江面航运,通过江水把米面粮油,布匹生丝从零星的山庄里收购上来再运送出去。他们还自成组织,推举德高望重,有能力的船老大为领导,带领他们。

    船老大一定是九姓人家中的一员,如今这位姓林,是一位面堂黝黑,话洪亮的汉子。

    陈洛阳见到船老大后,迫不及待向他提出,要和船老大合伙做麻绣生意。

    林老大眉毛蹙成一团,大声问道:“请问先生,这麻绣生意怎么做?”

    陈洛阳朗朗道:“由九姓船家做担保,先挨家挨户把麻绣收购上来。等到运到巴黎参加博览会后得了货款,就可以连本带利还给提供麻绣的八都源家庭。我们再五五分账。”

    听起来真是上好的买卖。

    船老大哈哈大笑,脚下的船支晃晃悠悠,“后生仔,我看你是个脑瓜子灵活的人。这事听上去一本万利,但谁能担保你不过河拆桥。卖了麻绣不回八都源。你要晓得,我们水上人家是不落岸上生活的。更不可能去西林找你。”

    “船老大,你没听过我,总该听过修山洋行和它的买办陈展姚,他每年都来浙江收生丝,你们不可能没见过。陈家的大孙子前几年溺在河里,我就是他们家现在唯一的孙子。船老大帮我这一次,过两年洋行交到我手里,老大的好处应有尽有。”

    船老大黝黑的圆阔大脸在听到“陈展姚、修山洋行、收生丝”这些的时候肌肉微微颤了几颤。他扭头和自己身边人嘀嘀咕咕商量起来。

    过了半刻,船老大转过脸来,“后生仔……咳、咳、咳……”船老大捂嘴,改口道:“陈、陈少爷是。这八都源的麻绣,我们水上人家可以做你的担保人,先拿货,后付款。”

    “谢谢,谢谢!”听到麻绣的生意有眉目,陈洛阳精神一震,连两句。

    “但是——”船老大话锋一转,道:“你是提供了麻绣的销路,我们水上人家拿信誉担了风险。要你回了西林屁股一撅不认账——”

    “船老大,你放心。洋行生意最重要的是信誉二字。”

    “光无凭。”

    “您如何?要不我马上立一个字据给你。”

    船老大哈哈一笑,把手一挥。“我不识字!”

    陈洛阳犯了难,“那您如何办?”

    “我要派个人跟着你,从八都源去浙江到西林,一直把卖了麻绣后的钱拿回来为止。这个,你同不同意?”

    “这个简单,我同意。”

    “好!爽快。”船老大打了个响指,从船外进来一位少女,穿着青的麻布衣服,一根粗大的长辫,赤着双脚,裤腿挽到膝盖上。

    这就是刚才在船尾唱山歌的少女,她径直走到船老大面前,笑嘻嘻地唤道:“爹爹。”然后,扭头用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直盯着陈洛阳,道:“我认得这位先生,刚才在江面上一直盯着我看。”

    陈洛阳惊叹地发现,少女身材纤动人,眼睛明亮如星。他脸上发红,轻轻道:“我刚才是听闻姑娘歌声悦耳动听,所以多看两眼。多有得罪,请姑娘海涵。”...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