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1 这是真相吗?(1)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41 这是真相吗?(1)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爷爷,我想再追求微尘一次。”

    老爷子哈哈大笑,用喷壶把叶片喷湿了,用软布一点一点擦拭着。

    “你追就追,和我什么。”

    “我希望得到您的同意。”

    “我同不同意有什么要紧。”

    “爷爷,我知道微尘一向很孝顺您。如果有你帮我,我一定能事半功倍。”

    “我老了,不中用了……”

    “十前,江城刚刚产生的地王,如果我和微尘结婚,老爷子,它就是聘礼!”

    老爷子镜片后眼睛闪过精光,高兴地:“法你看着比那个姓莫的强多了!我不可能同意他,不同意你!”

    微雨气得脸都白了,“爷爷,你这是卖孙女!”

    得这么难听!老爷子把眼一瞪,凶巴巴地道:“微尘难道嫁给那个姓莫的就有幸福吗?他那子要什么没什么!如果不是——”

    他看了陆西法一眼,收住话头,嘀咕道:“你不也不喜欢他吗?”

    微雨被堵得一句话都不出,诚然,她是半点都不喜欢莫缙云和微尘在一起。可陆西法也非良选。

    “陆西法,我不管你和爷爷达成什么协议!但我告诉你,如果你敢伤害我姐姐,我绝不饶你!”

    完,她甩门而去。

    “爷爷,我支持你!”微澜嘻嘻完这一句,跳起来挽住陆西法的手臂,“法哥哥,你在酒问的问题还没付钱呢?”

    “你姐姐的男朋友究竟是谁?你爷爷姓莫的,是不是莫缙云?”

    微澜吃吃笑着摇晃两个指头,点头道:“就是莫缙云,你认识他吗?”

    “怎么会是他?”他实在不能相信。

    在他的记忆中,莫缙云是微雨的男朋友啊!

    微澜看他脸难看,越发笑得厉害起来,踮起脚凑到他的耳边,“法哥哥,我告诉你一件事喔……”

    “……”

    “你姐姐准备看心理医生?”

    “是啊!她还向我打听有没有知道的比较好的心理医生。”微澜笑得前俯后仰,“五年不能近男多可怜!我都心疼她了。你,她是不是在守身如玉地等着你。哈哈哈哈哈——”

    微澜没心没肺,陆西法心脏咚咚直跳。

    他抓住微澜的手,着急地道:“微澜,你给我三时间。我会心理医生的名片给你,你帮我给你姐姐!”

    “好啊!”微澜笑着在他手心写下一笔,“给我这个数,就行——”

    微澜财迷入骨,一夜之间收了200多个爱马仕,真真是拿包拿到手抽筋。

    微雨恨铁不成钢,几都不理睬她。

    “好姐姐,你就别生我的气嘛!”微澜撒娇地抱着微雨一顿猛揉猛亲,“看中哪个包就拿去,全拿走都没关系!”

    “我不要!”微雨气愤地:“你这是出卖,你知不知道?”

    “好姐姐,真没有那么严重啦!”微澜笑嘻嘻的,“晚上我还送了三个包包给大姐,她不知道多高兴。还一个劲地夸我长大了!”

    微雨听了她的话,简直快哭笑不得。

    “姐姐没问你,包从哪里来的?”

    爷爷是守财奴,每个月的零花钱虽有,但也不能支持她如此大肆购买。

    “问了,我炒股赚的!”微澜眨巴眼睛,回答得理直气壮。

    微雨拿她彻底无语。

    “微澜,你知不知道?姐姐为了我们牺牲了很多,她像妈妈一样的照顾我们。”

    “我知道啊!”微澜点头,“我知道,我能和自新哥哥订婚都是姐姐的功劳。她希望我得偿所愿,得到幸福。”

    “你知道还——”

    “正因为姐姐对我好,所以我也希望姐姐能得到幸福啊!你没发现吗?她最喜欢、最爱的就是法哥哥。现在法哥哥回来了,他们就应该在一起!难道你觉得姐姐和莫缙云在一起会开心?她连和他做、爱都不可以,痛苦得都要看心理医生了!谈什么往后的幸福呢?”

    “我觉得陆西法不可以?”

    “为什么?”

    微雨叹了口气,伸手拥了拥妹,“微雨,当我们太爱一个人的时候,往往就是失去他的开始啊!”

    ————————

    江城

    程露露觉得自己真是要疯了!

    长期和心理患者打交道的职业病就是随时随地觉得自己也有他们的症状。翻看书上的每一章,感觉描述的症状自己全都有。

    她已经在车上唉声叹气许久,想来想去,凶像毕露地看着身边的莫缙云。

    “现在,四个人里面,一个死、一个疯、一个失去记忆,只有你一个是正常人。你不觉得应该些什么吗?”

    完,她直接用手去掐他的脖子。

    “喂——”莫缙云猛打方向盘把车停在了路边。

    “姑奶奶,你疯了!我在开车!我们一起冲到田埂下面,看你怎么办!”

    程露露气哼哼地坐着,冷眼一扫,一个字:“!”

    莫缙云叹了口气,“很多事情我真不想——”

    “必须得!”

    “露露,很多事情根本不清楚!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四人中我还稍微正常一点的原因?”

    “是什么?这也是我好奇的!”

    “因为我自始自终是一个旁观者,是一个比你知道真相早不了多少的人!”

    “莫缙云,你放屁!”程露露气得张牙舞爪地挠他,“我给季微尘做催眠的时候,你就出现在她在川城的记忆里,你给她做暗示!让她以为你是他的男朋友!你这个卑鄙无耻的人!现在来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放手!”

    莫缙云抓住程露露的手,把她摔到座位上坐好。

    “你坐好!”他气急败坏地把了把自己被她揉乱的头发,“我承认,在微尘的事情上我是人了,但也是因为我真的爱她!”

    “狡辩!”

    程露露眼睛冒火地瞪着他,他无奈地道:“好,不跟你争这个。我错了,确实错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还要瞒到什么时候?齐心师兄都已经是这样了!”

    “具体的情况其实还是要问齐心!”他又绕起圈子。

    “莫缙云!”程露露火大得很!

    莫缙云见瞒无可瞒,只得老老实实道。

    “我和齐心、叶子认识是在大学。因为对心理学的爱好,我们组织了一个秘密社团。专门研究潜意识和大脑。社团里的人不仅学习最前沿的心理学知识,还翻墙去国外的站下载一些不被人们接受的极端实验来研究人在极端情绪和心理变化下性格的改变。这在当时是非常前卫和大胆的事情。”

    “我知道他们在学校里就做了许多轰动的随机试验,效果非常不错。”

    “对,但那些只是明面上的。我们真正想做的是要深入大脑,启迪人心。”

    “如何深入大脑、启迪人心?”程露露脑子电光一闪,想到齐心的话,“卡利姆的改变记忆理论!”

    “是。卡利姆的研究为改变记忆提供了理论基础。在白鼠身上的实验也可以在人体进行。”

    “疯狂!你们在季微尘身上试验吗?”

    “微尘是第二个。”

    “第一个是谁?”

    “言希叶。”

    “什么?”程露露像看着巨怪一样看着莫缙云,“师姐居然让你们在她身上试验!你们——你们——”

    她快要无法形容心里的感觉,有一种恶心,像吞了一只苍蝇。

    “很可耻,但也很幸运,试验成功了。”

    “师姐遗忘了什么?”

    “她把齐心忘了。”

    程露露闭上眼睛在心里呻吟,“你们都做了什么?让师姐把齐心忘了。”

    莫缙云的表情凝重得像雕像一样沉重。

    “总要有一个人先去吃螃蟹。谁能预料这个试验会不会像七十年前的额叶切除一样的轰动呢?”

    “你们真是疯了!”程露露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心里的感觉。呻吟着把脸埋在掌心,但她现在明白不是指责谁有错的时候。

    “言师姐真的忘了齐心师兄?”她不敢相信。

    “很成功。”莫缙云的声音没有任何开心,“她全忘了。”

    程露露不难理解记忆遗忘发生后言希叶是什么情况,季微尘就是最好的佐证。

    “然后呢?”她问。

    “因为我们并不是要叶子真的忘记齐心,所以很快齐心就为她启动了记忆恢复。”

    到这里,他久久的停住不言。程露露几番催促,他才慢慢接下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