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0 归途(20)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40 归途(20)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他像在追寻更像是在等待,像孤雁、像风筝,四处飘荡。一个人如果没有方向,任何一个方向吹来的风都是逆风。

    赶在暴风雪之前回到纽约曼哈顿家中,陆西法修去毛茸茸的胡子,脱下脏污的冲锋衣,换上剪裁得体的阿曼尼西装,端上红酒拿上雪茄,和在德国柏林的他立即判若两人。

    从中央公园南侧的432parkave的95层鸟瞰下去,整个纽约美景尽收眼底,烟波浩渺的云朵好像就在唾手可及的地方。

    以这豪宅、空为背景无论从哪个角度截取照片,张张都能刊上杂志封面,引得男人嫉妒,女人尖叫。

    这是他的家又不是他的家,豪宅虽豪华,却无他的家人。有的是冰冷的家具和四面墙,灯虽光明,却带不了温暖。

    整整一个时,他的手指一直在桃木桌面上轻轻敲打着,富有节奏和韵律。

    他的coo坐在他的对面严肃地凝视着他,他目光沉静,表情镇静,谁也猜不出此刻他内心正在经受的汹涌澎湃。

    “我要回国。”

    他的对面,好友兼集团coo屈未然明显不满地皱了一下眉头,好像他做了一个愚蠢透顶的决定要把自己带往死路。

    “你还不死心?”

    “是。”

    “洛阳!”屈未然的声音陡然升高,痛心疾首地道:“一次两次地去找她吗?她如果真的对你有感情五年前就不会不来看你一次!不会签下协议连儿子都放弃!”

    “或许她有苦衷。”

    “苦衷?什么苦衷!”屈未然无力地把手撑在桌子上,叹道:“你——真是——无药可救。”

    还能什么?

    当一个人坚定不移地相信另一个人的时候,她做什么都是对的,即使杀人也能找到理由为她去圆。

    “未然,请你理解我。这几,我的脑海中一直回闪和她见面的情形。她眼神太干净、太清透。看着我的时候就像真的看着一个陌生人。我……”

    褪去最开始的怨怒、疯狂,他剩下太多的怀疑和不解。

    “洛阳,她可能是演戏呢?”

    “戏当然是由人演出来的,但她不是演员。而且再好的演员再遇到自己五年不见的儿子时也不会像她那样无动于衷,目光里没有一丝波澜,连多看一眼的**都没有。”

    “也许她本身就是冷酷无情。”

    “不是!”他激动起来,脸突然变得通红,“微尘绝对不是冷酷无情的人!恰恰相反,她喜欢动物,富有爱心。”

    话到这个份上,已无需再。

    屈未然拍拍他的肩膀,默认他的决定。

    “你是老板,你决定。到底这是你的感情私事,只是,你要回国,你自己同你的特助解释。不然,她回来知道我没把你留住,非把我家闹翻不可!”

    陆西法笑着:“解释什么?哪里有老板向助理解释自己的行踪的道理。”

    他的窗外晴空万里,柏林现在暴雪大风。

    等到张水玲从柏林回来,他的飞机早已经降落在江城。

    ————————

    来到江城,他没有急着去找微尘。

    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他首先需要一个耳报神和消息的来源,毫无疑问季微澜是最好的人选。

    要找微澜简直不要太容易,江城夜店一打听。季三姐的名号绝非浪得虚名。

    看见陆西法出现在她眼前,季微澜也一点不惊讶。笑嘻嘻的像花蝴蝶一样扑到他身上。

    “法哥哥,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

    五年前的女孩变成大女孩,什么都有变化,唯独不变的是她娇滴滴的声音和对人自来熟的热情态度。

    她和两个姐姐是那么不同,微尘是温柔如水的、微雨是寂寞高冷的、而她是扮猪吃老虎,爪子伸出来随时能把人挠得出血。

    夜店里灯光闪烁,音乐震。妮子靠在沙发椅上,交叉的长腿雪白修长。她笑盈盈地摇晃着自己的手指头,对他道:“一个问题,一个包!随我挑!”

    “公道。”

    微澜欢呼一声,向酒保要来纸笔,正正经经准备在纸上打正字。

    陆西法先点了杯酒,不急不忙喝下肚。不知是不是迷离的音乐和夜让他手心冒汗。

    他很紧张,非常。害怕听到的一切都如屈未然所言,一场空,通通一场空。

    “法哥哥,快问!”她已经急不可待地想要开始。

    “在泰戈尔机场,你姐姐为什么不认识我?”他单刀直入。

    微澜划下一横,轻描淡写,“因为她失忆了!”

    “什么?”他惊讶地像吞下的不是酒而是酒杯,“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会失忆的?”

    微澜低着头嗖嗖地划着,“就是从西林回来后半年,车祸。”

    桌上的酒杯打翻在地上,他脑子晕乎乎的。大有些后悔不该喝酒。

    “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也不是。只是忘了你和在西林发生过的事情。”

    他站起身来,往外走去。

    “法哥哥,你去哪?”

    “我要去找她!”

    微澜拉住他的袖子,把他拖住,“我姐姐有男朋友了!现在的你就是陌生人一样,你觉得她会接受你,然后相信你的故事?”

    “我和你姐姐不是故事!微雨和你都是证人!”

    微澜松开他的袖子,缓缓坐回沙发中。她的手指绕着蓬松的头发,淡淡道:

    “五年前,我和微雨去西林姐姐的时候,你的那位特助可是清清楚楚告诉我们,你已经死了。”

    陆西法都快要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什么?”

    微澜耸耸肩膀,“没听清楚吗?arealreadydead.”

    “no!”他喊道,脸和脖子连成一片血红。

    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他还活着为什么要他已经死了?

    微尘为什么又会突然发生车祸,把他遗忘?

    “微澜,你和他这些干什么?”

    “微雨?”

    他抬头看见季微雨站在他的面前,怒气冲冲,火气极大。

    “是我打电话给二姐的!”微澜撩起二郎腿,得意地对微雨道:“在飞机上,我就了法哥哥会来找我们的!”

    “多管闲事,你以为你做得对吗?”微雨踢开微澜的脚,拿起桌上酒狠狠泼到他的脸上,“人渣!你为什么不待在地狱?居然欺骗我们你死了!”

    “微雨,我没有欺骗你们!我自己都不知道!”

    “住嘴!”微雨的耳光毫不留情抽上他的脸颊,她气得发抖,牙齿都在打颤,“你知不知道,知道你死了。姐姐有多伤心,有多痛苦!我姐姐连抱都没有抱过孩子就和他分开。你们……你们……”

    到最后,她忍不住满眶泪水,狠狠抓起身边能抓起的一切东西向他身上砸去。

    “陆西法,你去死、去死——在德国的时候,我们正应该让警察把你抓起来!投到监狱中去!”

    他不躲不让,任微雨发泄。

    她们的一切,他都不知情。

    微雨抄起桌上的水壶要往他头上砸去,微澜吓得赶紧抱住她,“你这一咣当下去,可是要出人命的!”

    “人命就人命,反正他也是个死人!”微雨气汹汹地把水壶砸在地上,拉起微澜的手,道:“季微澜,我警告你,再不许和他见面,也不许把姐姐的事告诉他!”

    微雨正在气头上,微澜不敢反驳,鸡啄米似的点头。离去前,倒没有忘记把桌上的纸笔扫到包包里一起带走。

    ————————

    五年前发生了什么?

    是故事也是事故,是人性在强权下的无奈抗争。

    生命和生命相撞时,能活下来的一定是强大的一方。

    事情发生后,他受了很重的伤,康复之后,微尘已经离开西林……

    当时主持大局,处理善后的是陆老夫人,他的奶奶。

    老夫人是知情人,可早已故去,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她身上显然不公平,因为死人没有办法出来为自己辩解。

    他能做的,也许就是从头开始。

    重新接近微尘,让她重新接纳他。

    他登门拜访季老爷子,老爷子正悠闲地在温室浇花,微雨和微澜也都在。

    看他进来,老爷子一点没惊讶。看来,两姐妹已经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了老人。

    窗外是严寒的深冬,屋里温暖如春。

    “爷爷,我是陆西法。”

    老爷子透过镜片好好打量了他一番,“呦,真是你啊!和照片上一模一样。一表人才,难怪微尘会爱上你。”

    “爷爷!”微雨气得背过身去,觉得季老爷子和微澜一样,对他太宽厚。

    “爷爷,我想再追求微尘一次。”...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