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8 归途(18)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38 归途(18)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唔……陆西法……我……我……”

    她开始是轻轻的哭,渐渐变成很大的声音。

    哭声像海浪一波接着一波,宛如她心深处的恐慌层层累加冲刷着她的心灵城堡。

    总有一,海浪会冲垮围墙……

    “安安……安安……”

    她揪着他的衣领,根本不敢再问下去。

    “我们的孩子。”

    “我们……”

    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一年前

    德国·柏林泰戈尔机场

    陆西法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富人,不管他的财富数字如何秒秒都在递增。也不管财经杂志和新闻媒体对他的事业如何歌功颂德。

    许多时候,他依然觉得自己还是那个中国北方因为贫穷连早饭都舍不得吃的孱弱少年。

    贫穷是一种感觉,而不完全是财富。

    离开国内的这几年,他看过很多地方的云,走过许多地方的桥,也遇到过形形,的人。

    许多人没有钱,还是很开心。

    他们没有钱,骑着自行车也能穷游世界;他们没有钻石,也得到美好的爱情。

    他羡慕那些心灵富足的人,他们心里像有一台制造爱的永动机,爱人也被爱。而他匮乏爱这种难得的财富。

    他的钱能买到喜欢,却买不到深爱。

    想要买爱的人不屑于卖给他,愿意卖给他的人他又不屑于买。

    手机在口袋里振个不停,他躺在机场的长椅上就是不去理它。

    不用猜,一定是他的特助。

    这位张特助现在已经严重干涉他的私人生活。

    张水玲要什么,两人心知肚明。

    时间不回头,感情也不会!

    远离陆氏的日子,他尽量让自己成为一个普通人。

    普通男人、普通父亲,普通芸芸众生。

    他不请保姆,自己照顾儿子。

    他为安安下厨烹调食物、为他做手工玩具、生病的时候亲力亲陪伴照顾。

    人人都他是一个好父亲,只有他知道,自己的私心。

    希望将来有一再见的一刻,她能感叹他一个人把儿子照顾得这么好。

    再见亦是朋友,再见亦能聊,他的要求卑微得几乎没有。

    如果,她能不吝啬给他一个拥抱。他是否可以不让眼泪流下来。

    冬日来临,全世界的民众都在欢庆节日。欧美的圣诞,中国的春节,每一处机场都是回家团圆的人群。

    他无处可去,无家可回。带着安安四处旅行。

    从英国到法国、从西班牙到葡萄牙、从意大利到德国。半个月里辗转几个城市,看了几处风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兜兜转转干什么。

    他总马不停蹄地赶到每一处的风景,每次又马不停蹄地匆匆离开。风景如诗如画,看起来永远像缺一点。

    缺什么,没人能答得出来。

    心里有个地方空了几年。

    他总想把它填满,但又怎么也填不满。

    那个地方遗失的是一块拼图,不大不,恰恰是她的模样。

    巧合发生故事,故事则延伸精彩。

    离别后的四年,恰恰巧合的一、一刻、一分、一秒,在德国的泰戈尔机场。

    是巧合吗?还是缘份未完。

    在这座冷门,但他钟爱的充满自由精神和理想主义的六边形旧式机场里。他曾雄心壮志地要带她一起去参观的机场。

    看见她再一次走入他的视线……

    最美的六边形,她们再一次相逢在人和人的维度空间。

    她美丽的脸藏在大大的黑线绒黑白熊猫帽子下,和离去前的模样分毫不差。

    她正拿着登机牌左右张顾,找寻属于自己的航站楼。

    这是一次三姐妹的欧洲圣诞旅行,微尘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旧旧的老机场升起一种隐隐密密的奇异感觉。

    她感觉自己来过这里,对这里的一切感到熟悉。但她确定自己没有来过。

    突然之间,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撞到她的怀里。

    是狗吗?

    她的怀里的线绒帽子下露出一张脸,委屈的伸出手。

    原来是她手上的咖啡热液泼到他的手上,烫红一片。

    “对不起、对不起!”微尘忙不迭低下头为他擦试,情急之下忘记这是柏林,脱口而出冒出中文。

    “没关系。”男孩甜甜地笑了,一张使的脸孔。

    听见他也中文,微尘的心顿时柔软起来。

    “嗨,朋友,你是中国人吗?”

    她蹲下来反复检查柔嫩的手,真确定没事后,才舒了口气。

    “是。”

    “中国哪儿啊?”

    “越郡。”

    “喔!”微尘可不知道越郡在哪,她笑眯眯地摸着他的头,“你的爸爸妈妈呢?”

    “在你的后面啊!”

    安安的手一指,微尘回过头去。

    身后的男人像熊一样站着,直愣愣地看着她。

    他是熊一点不夸张,没有熊的雄壮,但有熊的毛茸和邋遢。

    头发乱糟糟、满脸络腮胡不知多少没刮过,脸上的灰尘多得起垢。灰扑扑的冲锋衣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身后背着一个比他头还高的登山包。

    他一动不动,出神地看着她。

    微尘被他看得发慌,忙站起来,歉意地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撞到他的。他突然跑出来,我不心——”

    “微尘、微尘!”熊男人激动地拽住她的肩膀,冲她喊道:“是我!”

    “先……先生,你,你是谁啊?”

    微尘被吓坏了,被他摇晃得头晕眼花。

    他陡然伸出手,抠住她的后颈,把她朝自己拉过去。

    “嘣”的一声,他们的额头猛地撞到一起。

    “啊——”微尘痛得尖叫,脑子里晃荡得直痛。

    睁开眼睛,他邋遢的脸孔近在眼前,一双猫科动物般的眼睛。摄人心魄的就在她眼前。

    “sr——”

    “季微尘,你需要和我装得这么不熟吗?”

    她有些哭笑不得。“先生,我们真的不认识你!谈不上熟不熟?啊——啊——”

    他的手劲加大三分,扭得她的脖子都要断了。

    她确定如果她再不认识,生命堪忧。

    “先——生,你快放开我!不然,我要喊了——”

    “你喊啦!”他暴躁地嚷道:“你就这么怨恨我吗?不管我的死活,也不认安安!你要多少钱,多少钱我都给你!”

    “你在什么啊?”微尘用力地推搡着他,高喊道:“help、hepme!”

    她的高喊引起机场警察的注意,他们吹着警哨嘟嘟过来。

    男人还是不放开她,他捏得紧紧的,用吻堵住她的高喊。

    一秒、两秒——

    “sr,letgoofthslady!”先生,请你放开这位女士!

    &amp;“llsaytagan,sr,letgoofthslady&amp;“先生,我再一次,请你放开这位女士!

    高大的警察抽出电棒在他脖子处用力一按,他倏然像前倒去。

    三五秒的时间,所有事情一气呵成。微尘跌倒在地,她的脑子里有十秒的失神。

    她不知道自己是失去意识还是意识放空了一会。

    耳边慢慢传来孩子的哭声、人潮的喧哗声,还有微雨和微澜在不停地喊着:“姐姐、姐姐!”

    她惊魂未定被两位妹妹搀扶起来,倒地的男人也清醒过来。他被警察拖开,眼睛还一直死死地看着她。

    微尘惊慌失措,顾自己还来不及。完全没有看见两个妹妹在看见那个男人时惊讶的表情。

    她们有多惊讶,就像……看见一个人死而复活。

    “areallrght,maam?”女士,你还好吗?

    警察端来一杯热咖啡给她,&amp;“doknowthsman?&amp;“请问,你认识这个男人吗?

    &amp;“no.&amp;“微尘坚定摇头,甚至没有勇气再看他一眼。

    听见她的回答,男人无力地嘶吼:

    “sheledandled!”她谎、谎!

    “shutup!”闭嘴!

    另一个警察过去狠狠收拾他一下。

    &amp;“ok,dowanttosuetheman?&amp;“女士,你想起诉这位先生吗?

    &amp;“no!&amp;“

    微尘讶异地回头,异口同声回答的是她身后的两个妹妹,微雨和微澜。

    “姐姐,你听我——”

    微雨和微澜果断分开,一个安抚微尘,一个和机场警察交涉。

    陆西法坐在椅子上,冷漠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他愤怒极了,也烦躁极了。

    深爱、深念之人,重逢之时如此冷漠、如此无情。

    她根本不认识他,眼神真诚得像没有谎言。

    连他都要怀疑,难道谎的是他吗?

    “dad,dontcry.”安安稚嫩的手抚上他的脸颊。

    他摸了摸脸,湿漉漉的全是眼泪。

    安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陪着他一起流泪,还安慰他,“爹地,不要哭,不要哭……”

    “安安……”他再忍不住,抱住儿子嚎啕大哭起来。

    季微尘,你能忘记我,怎么能把儿子也一同忘记?

    “姐,你看,都是中国人。他也许是一时伤心,情绪冲动。”

    微尘摸了摸脖子,唇上还留着一点属于他的温暖。

    她向后退着,一步一步走出那对父子的视线范围。...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