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7 归途(17)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37 归途(17)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微尘眼前一片黑暗,只能随着他的牵引。

    没有视觉,听觉和嗅觉的灵敏度直线上升。

    她扶着他的胳膊,温热的身体传来的体温如丝如弦。她几乎能听血管里血液流动的声音。

    微尘不陌生于黑暗,她常常徘徊在暗夜里,走在未知的道路,一半是火焰,一半是寒冰。

    他们来到户外,冬夜阴冷,未融的雪让气温比白日再陡然下降好几度。

    她骤然打了个寒颤。

    “冷吗?”他脱下外衣,拢在她的身上。

    “陆、陆西法,我、我们去哪——”

    寒冷和饥饿一样,都让人难以忍受。女人又比男人惧怕寒冷。

    他不话,默默地牵着她的手径直往前。

    她感到走了很久很久,行了一段平路,上了一段土坡,然后是鹅卵石的径。

    渐渐的,她听得到耳边的水声。

    “心台阶。”

    她被搀下台阶,脚踏在木板上发出悦耳的声音。

    再行了数米,蒸腾的热气让她感到一阵温暖。

    “到了。”他解开她脸上的布带。

    “这、这是哪啊?”

    温气腾腾的蒸汽熏热她的脸,她左顾右盼,发现自己正置身一座木制日式温泉屋内。屋内白雾缭绕,屋外挂着橘黄的暖灯在风中摇曳,似在招手迎接晚归的人。

    “你就是想带我来这?这是哪?”

    他含笑轻轻解她的衣扣,幽默地:“陆氏洗浴中心。”

    她咯咯笑了,抓紧衣领,“隔墙有眼!”

    “我早嘱咐农元,今晚这里就是杀人毁迹都不许靠近!”

    他得凶神恶煞,她则哈哈大笑。

    两人缠绵地吻着、亲着,抛却身外之物,投入温暖的池水之中。

    越郡号称温泉之乡,越郡的温泉比安宁乡的更出名。越郡的温泉含硫,微带一股刺鼻的味道,对皮肤特别的好,深得女性喜爱。

    九夷居也修有温泉房,古老的温泉房也是一百年前的建筑了。碍于当时的修建水平,温泉房和老宅还有一段距离,久而久之便已荒废。

    大兴土木重新修筑,引水入室不是不行,而是用处不大。陆西法索性修旧如旧,留得木屋,还得一份原始的趣味。

    “啊,陆西法!”

    季微尘双手撑在池壁上,为自己的娇滴亦感到脸红。他好像对温泉水池有一股迷恋,一到温热的水中就特别,特别热情。

    还一边在她耳边各种脸红耳热的情话,“微尘,你好软,好甜,好好吃……”

    “陆西法——”她低迷地呼唤他的名字,“我好热!”

    快要分不清了,是水热还是他的体热,一股一股地激荡着她的身体。

    他抱起她的腰,举起来,再放下。

    她尖叫着勾着他的脖子,身体像弓漂亮的向后倒去。

    不可否认,他们是最好的情侣,完美得简直如设地设。

    不知谁的,性是情人间最好的调节剂。一次不行,那么请来两次。

    亲热过后,微尘头都热昏了。趴在他的胸前,勾着他的后颈,被他不时轻啄一吻。

    有他在身边,一切都不重要。

    “微尘——”

    “陆西法。”她叹了口气,把脸窝在他的胸膛,“我知道我最近有点怪。但已经没事了。有你在,我就觉得安心。”

    水体温暖地包围他们,陆西法一遍一遍抚摸着她光滑的背脊。在她耳边轻轻问道:“微尘,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吗?”

    他的唇像羽毛一样刷着她敏感的耳垂。

    微尘咯咯笑着,一扫阴霾。

    “不知道,大概……因为你是狼!”她调皮地。

    他把她的湿头发撩到脑后,在她耳边低喃:“我的第一次就是在这里——”

    “什么第一次?”她开始不懂,会意过来,脸骤变。

    一股热血冲上她的头顶,脸红如血,心里面像打翻了油盐酱醋坛子五味杂陈,难过极了。

    “还记得……”他舔着她的耳垂,缓缓道:“她把我带到水中,拉着我的手一颗一颗解开衣扣。当时我的心都要从嗓子跳出来了,脸比温泉还要热。她——”

    “住嘴!”季微尘气得要命,在他脸上不轻不重地甩了一耳光。

    “我对你的情史不感兴趣!你这个混蛋!”

    不感兴趣是假的,真的是心里嫉妒的火焰。

    “你是对安安的母亲是谁一点不好奇吗?”

    “我、一、点、都、不、好、奇!”

    完,微尘推开他,爬上池岸,哆哆嗦嗦披上浴袍,吼道:“你真是无聊透顶!和我这些吗?把我带来和别的女人做、爱的地方!难道你想听我的初夜是和谁过的?”

    “微尘——”

    他像幽灵一样跃上岸,扯过她的手,狠狠吻着。

    是时候出一切。

    “你放开我!”微尘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视线变得模糊。“陆西法,你给我滚!”

    “微尘,相信我。我从来没有和别的女人来过这里,这屋自始至终来过的女人,你是唯一仅有的一个!”

    微尘呆住,他的话让她脑子短路。

    “你什么胡话,我——我今可是第一次来这里……”

    她心里乱乱的,比刚才听见他初夜还要不舒服,像有一千只蚂蚁蟑螂爬在手上,她只想赶紧甩掉。

    “陆西法,你这样的话,我会更混乱的。本来我就已经……”觉得自己有些不正常,他还有捣乱,她怕自己会真的——

    “微尘,我的都是真的!”

    他目光执着地看着她,捧起她花瓣样的脸,吻去眼泪。

    “六年前你引我来这里,吻我的眼、吻我的唇、吻得我毫无招架之力陷入你的温柔……”

    他的吻一个个落下来在她的眼皮、眉角、嘴唇。

    “让我明白,女人的温柔像。”

    “你不要了!再我就要生气了!六年前我还根本不认识你!”微尘在他怀里激动地。

    她越否认,越不安。越感觉蚂蚁从她的胳膊往上爬到心里面去了。

    他深吸口气,抱住她的胳膊把她转过身来。

    “你看我的手机——”

    “我不看!”

    “微尘!你看看这是谁?”

    手机快速地翻动。一帧一帧的照片在她眼前晃过。

    一晃而过的笑容,一闪而过的青春容貌,全部都是她的样子。

    “给、给我!”微尘冲动地抢过他的手机,不置信地看了又看。

    手机里的她女孩千真万确是她!

    垂肩的直长头发,稍稍还显得十分稚嫩的脸庞,是六年前年轻的她,一点没错。

    每一张照片中或站、或坐、或躺,都是几乎贴挂在他身上。最后几张,他们甚至是——

    “你、你在哪里合成的?”她把手机扔给他,仿佛那是个烫手山芋。

    “我能合成你我现在的照片,能合成你六年前的?”

    他的反问让她哑口无言。

    “可、可是——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

    她的声音中带着哭腔,夹杂着惊慌和害怕。

    “陆西法这是梦,对不对?对不对?”她不安地问。

    “微尘,你冷静一点!”他拉住她的手,把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摸一摸我的脸,是不是热的。”

    她麻木地点点头,“是……”

    “想一想,你写下的文字,如果不是来过越郡,来过陈列室。你怎么会写出和陆家先辈一模一样的情节故事?因为那些故事六年前就印在你的脑海。”

    是,如果照他的解释,一切就都解释得通。

    所有的巧合就不足为奇。

    她只有来过越郡,进过陈列室,看到那些历史,才能写出毫厘不差的故事!

    她雪白着脸,身体轻颤。

    该要相信,还是该要远离?

    既然爱过,为什么她会没有记忆!

    “如果你的都是真的,陆西法,我的记忆呢?它为什么没有……你!”

    微尘捂着嘴,流下眼泪。

    她害怕,害怕这陌生的一切,害怕自己的不同与遗失。所有人都她应该有的东西,她就是遍寻不着。

    无力感摧毁她的自信,不禁产生深深怀疑。

    她的一生中,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伪?

    如果记忆都不复存在,那么——

    “微尘!”他搂着她,用体温温暖她冰凉的身体,“微尘,过去的就过去。我们不纠结。我爱你,六年前爱你,现在也爱。没有什么能影响我们的感情。”

    “唔……陆西法……我……我……”...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