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6 归途(16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36 归途(16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微澜痛得跳起来,大叫:“大白的一个大活人能出什么危险!你不要神经过敏,好不好!喂,喂——”

    这几日微尘确实夜睡不宁。

    好几次,失眠的她悄悄起床,在昏昏的灯光下奋笔疾书。待到黎明时分又悄悄地溜回到他身边躺下。

    她在写什么?

    他在抽屉中找过,却一无所获。

    她越遮掩,越不让他知道,他越疑心。

    现在不知她又跑到哪里去了。

    雪后初晴,等待已久的大雪终于如约而至。一日一夜的纷纷扬扬后,皑皑白雪覆盖了地面上的一切。

    微尘站在聂家的废墟前,心有些惆怅。

    雪把一切都覆盖住了。

    这片废墟对她有种莫名的召唤力,让她离开越郡前,鬼使神差一定要到这里亲自看看。

    衰草枯杨间有什么、断壁残垣里有什么?

    绕着废墟步行很久都找不到答案,空气只有雪花散发在空气中清清的素凉味道。

    她蹲在地上,不死心地扒开白雪,企图在湿润的残骸上找出一点熟悉的线索。残雪下有的不过是一些断掉的柱子。

    “微尘,你在做什么?”

    季微尘一愣,惊觉自己的双手还在雪地里扒拉。

    “陆西法……”她像犯错被逮到的孩,面红耳赤地站起来,把手藏到身后。

    他从残垣上跳过来,掬起她冻得通红的手,放在双掌之间揉搓着。

    “你这傻瓜!疯了吗?”

    “不是。我——”

    他伸出手来把她抱住,用力抱住。

    “微尘你有什么事都可以问我,都可以对我讲啊!”

    她手足无措,看到他的担心,愈发觉得歉疚。

    “我,我只是,只是觉得这个地方很熟悉,总有一种来过的感觉。就想着过来验证一下——”

    “你想验证什么?”

    “我……也不知道。这里起过大火,而我最近总是梦到火。所以……”

    她语无伦次,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些什么。身体后知后觉的开始瑟瑟发抖。

    “陆西法,我头有些晕。”

    他心痛地抚了抚她汗湿冰冷的额发,打横把她抱了起来。

    “我们先回家。”

    “嗯。”

    他的步履咯吱咯吱踏在雪上,留下一串暗黑的沉重脚印。

    季微尘回到家后,佣人们立即端来热饮。喝一点热腾腾的可可,身体很快暖过来。

    “姐姐,你可真会让人操心!”

    微澜的抱怨让她深感今日的反常不该,“放心,下次不会了。”

    “还有下次啊!”微澜尖叫,“法哥哥都快把我骂死了!”

    微尘把脸藏在可可杯后,抬起眼睛不经意和他的对视一眼,忙又落了下去。

    她爱他,此时此刻更害怕拖累他。

    她的噩梦,她的感觉,还有她写下的的那些文字,都像如影随形的恶魔缠着她不放。

    吃过晚饭,陆西法在庭院中闲坐一会。回到屋内,又不见微尘人影。

    不等询问,微澜忙:“姐姐回房间去了。”

    陆西法回到房间,她又在伏案写着什么。

    看他进来,她吓一跳,赶快把桌上的东西扫到抽屉。

    “什——什么事?”

    看她紧张到脸都变了,他心里一阵抽搐。

    “没什么事,就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

    “去了就知道了。”他走过去拉她的手,变戏法样的用一条布带束住她的眼帘。

    “干什么啊?”她不安地想去拿。

    “别动,跟我来。”

    ——————————

    江城

    经过医院系统地治疗,齐心的病大有改善。

    当然,这种改善是看对于什么人而言。对家属而言,病人不吵不闹、不亢奋、不砸东西、不自残,不莫名其妙让人害怕的话就是治疗的成功。

    但对于病人来,这远远不是。他们所谓的安静和正常,不过是利用现代的药物让他们的神经系统处于抑制的状态。

    一半治病、一半损伤。它药物不仅抑制了亢奋的神经系统,更抑制住正常的神经系统,对病人健康的神经系统是摧毁和破坏。

    简单的,如果你是一个才,服用精神病药物后就会变成弱智。

    齐心的病情获得医学上的稳定后,院方开放探视。接到通知,程露露和莫缙云第一时间赶到医院。

    整洁的病房里,齐心头歪斜着,坐在床上。

    他表情呆滞,看着面前素白的墙壁念念有词,手无意识地翻动着腿上泛黄的书。

    “齐心,你看,谁来看你了?”

    白袍医生欢快地进来,热情地对床上的齐心,道:“今很听话,吃药的时候也很乖。”

    程露露迈前一步,心里隐隐作痛。同为医师,她太明白这样的治疗意味着什么。

    “齐心师兄。”

    听见程露露的声音,齐心歪着的脑袋终于抬起来。嘿嘿一笑,口水顺着他的嘴角流下。

    程露露退后两步,惊恐和错愕同在。

    “你们来了啊。”他很慢很慢地道,接着又傻起来。

    “是,我们来看你。”

    程露露迟疑很久,终于走过去,心地挨在他的身边。

    “在看什么书啊?”她低头瞥见齐心手里正拿着一本发了毛的童话集。

    “《格林童话》?”

    “嘿嘿,是啊。”

    “好看吗?”

    “嘿嘿,好看。”

    齐心一边傻笑,一边流口水。

    “你们慢慢聊。”临走前,医生悄悄在莫缙云耳边嘱咐,“虽然是主任特许你们来看他。但还是要心,不要刺激他。人身安全最重要!”

    “我们知道。”莫缙云点头,“谢谢费心。”

    主治医师的白袍消失在门口,程露露便迫不及待地拉住齐心的手,问道:“师兄,你觉得怎么样?”

    “好啊。”齐心的声音平缓无波,眼神呆滞。他的手在翻动书籍的时候微微发出不自觉的震颤。

    斜颈、震颤、站立不稳这些都是精神药物的后遗作用。

    现在的齐心和在县医院急诊室内和程露露滔滔不绝的齐心已经大相径庭。

    毫不夸张地,齐心现在就是一个在法律上没有民事行为能力的人。也就是老百姓口中的杀了人也不要负法律责任的精神病患者。

    一个傻瓜的话尚且不可相信,何况是一个精神病?

    程露露病急乱投医,也不管身边的莫缙云如何使眼给她,执拗地问道:“师兄,你上次的阀门是什么意思?”

    “啊……”齐心痴呆呆地看着她,双眼的焦距在程露露脸上慢慢凝聚。

    “露露,你别问了!”莫缙云拉住她的胳膊。

    “为什么不问?你看,齐心有反应,他听懂我的话了!”程露露甩开莫缙云的手,向着床上的齐心道:“你还记得上回在急救室吗?我和你一起分析季微尘这个病例,你到关于阀门的事,你还阀门在季微尘心里是什么意思?齐心师兄,你还记得吗?”

    齐心脸上的肌肉快速抽动起来,眼睛和鼻子挤到一块。斜颈的幅度更大,还在不停抖动。

    “露露!你够了没!”莫缙云怒了,把程露露拉开,“齐心是病人!”

    “齐心是病人,季微尘也是我的病人!”

    她不放弃一丝一毫的机会,加紧地又对齐心,问道:“师兄。阀门,阀门——”

    “阀门、阀门……”齐心声念起来,若有所思后又恍然大悟。

    他从床上起来,跌跌撞撞在房间里四处走动,整肃干净的房间里什么都没有。

    “阀门,阀门——”

    他在房间找不到合适的东西,便往外走去。

    “齐心!你去哪?”程露露和莫缙云忙跟上去。

    “阀门、阀门……”

    齐心不理他们,穿过走廊,不时冲病房张望。从一间病房出来又冲到一间病房。出出入入,不停来回。

    “齐心,你在找什么?”

    他不理程露露的阻拦,不停走动,嘴巴喃喃念叨,“我要去找阀门、阀门……”

    直到路过医生办公室,他看了一眼径直冲了进去。

    在人们的惊愕之中,来到饮水机旁把接水开关全打开,哗哗的水快速流下。

    他开心地站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

    “喂,你们干什么?”齐心荒唐举动立即被人阻止。

    他沮丧地站起来,转身看见壁角的洗手水龙头。模式化地走过去把它拧开,然后对一脸惊怖的程露露,道:“看,阀门、阀门——”...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