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3 归途(13)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33 归途(13)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微尘暗暗吃了一惊,身体硬得像一截木头。

    “老……爷爷,你认识我?”

    她的话让农老头也迷惑了,打量她半晌,“你是——微尘?”

    “我是。”

    “那就没错嘛。”农老头笑呵呵地走过来,摸着安安的头,“时间真快,一晃几年。你们的孩子都这么大了。三十年前的泽阳第一次来越郡的时候也是这么大。像安安一样,可见我们如何不老!”

    提起陆泽阳,老头的话里充满了怅惘和惋惜之情。

    微尘润了润唇,闹不懂老头是老糊涂胡话还真有其事。

    她以前来过这里吗?

    她——

    “妈妈,你快来看,看这照片里面的大船!”

    微尘不及和农老多聊,即被安安拖拉着走到陈列室里。

    头顶的灯光明亮柔和,光影照在墙上,陈年的照片更显得黄而旧,带着徐徐往昔的尊荣和旧梦。

    季微尘被墙上的照片吸引住,黑白照片已经模糊,一个个黑马褂的男人白的脸,黑的衣,站在轮船旁摆出正经的姿势。

    “……陆一博,开创修山洋行,开创先河,打败怡和洋行的茶叶大班f.p.chlan,将茶叶远销德意志。慧眼独具,看中麻绣生意,将麻绣推到法国……”

    微尘觉得脑门一阵发紧,扶着墙壁才没滑倒下来。

    “妈妈,妈妈,你怎么呢?”安安摇晃着她的手,不解地抬头仰起脸。

    微尘只感到背脊上凉飕飕的。

    老,这也太,太奇怪了!

    《浮生若梦》里的情节居然,居然一百年前就存在于这陈列室里。

    不是空穴来风的故事,更不是——

    她身体麻麻的,眼睛贪婪地一遍一遍地读着照片下的文字。

    ——————

    “姐姐,一大早你让我看什么?”

    微澜打着哈欠被季微尘拖着来到陈列室。

    “微澜!你快看!”

    “干嘛啊!”

    微澜眼窝子底下还黑青着一片呢,就被姐姐连拖带拽地拉到陈列室的橱窗前。

    “你看——”微尘激动地指着照片下的字,“看到没有!”

    微澜的嘴唇嘀嘀念诵一遍,呵呵笑了两声。

    “这可?”

    “哪里是?”微尘不满地:“我真是觉得这一切好诡异。太奇怪了——你不觉得吗?”

    “一点点?”

    面对微澜的马虎眼,微尘尖叫:“哪里是一点点!”

    她感觉自己像在看恐怖片一样,突然自己就成了女主角。

    太可怕了!

    如果你幻想的一切一百年就真的出现过,你该怎么办?

    是一笑了之,还是彻夜难眠?

    “唉,你也别乱想了。”微澜安慰性地抱了抱姐姐,“太阳底下无新鲜事。巧合就巧合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微澜,我是不是……是不是以前来过这里?”微尘抚着额头,毛骨悚然,“可是我一点印象都没有,怎么都想不起来?”

    “好了好了!”微澜忙阻止她继续胡思乱想,“别想了,别想了。想多了又该脑仁疼了!我昨晚也一夜没睡呢,正头昏脑胀。头正好痛、好痛、痛得像炸了一样。姐姐,你陪我去看医生!”

    微澜的话成功转移了微尘的注意力。她马上从自己的事情上转到妹妹身上。

    “你头疼得这么厉害?”她关心地,“我陪你去看医生。”

    “唉,我们先出去,这里空气不好。这么多一百年前的死人看着,我头昏。”

    微澜抚着额头,赶紧把微尘带离陈列室。

    ———————

    “你要不要紧,真不要找医生?”

    “不用。我呼吸些新鲜空气就好。”

    “你昨晚干什么,怎么又没睡好?是不是还在想鬼哥和谷自新的事?”

    “姐姐,我能不想吗?”

    爱情和面包,千古难题。

    她一个二十出头,大学毕业,无多少人生经历和阅历的女孩能在这短短几想得清楚?

    “姐,我饿了。咱们下楼吃早饭去。”

    “嗯。”微尘回头,安安依旧牵着她的手,农老头则不见踪影。

    “姐姐,你还在看什么?”

    微尘无奈一笑,“没什么,一个怪老头而已。”

    他们三人来到餐厅,娇艳的鲜花已经全部撤下,桃红的桌布也不见了,露出里面桃木的桌面。

    微尘在餐桌边坐定,佣人马上奉上精致巧的糕点,长方形的原木桌子,银制的三层餐盘错落地摆着漂亮的点心。

    西式早餐,微尘只取了片草莓蛋糕。

    安安吃惯了西餐,她可是土生土长的中国胃,早上喜欢的就是汤汤水水的稀粥、油饼、面条。冷冰冰、甜的蛋糕真不太喜欢。

    微澜没胃口,要了一杯黑咖啡。她饮了一口咖啡,左右环顾一下,慢悠悠地问道:”今怎么不见张特助?”

    微尘的手一抖,草莓蛋糕差点掉下来。她没有话,继续吃着蛋糕。

    “姐姐。”

    “什么?”

    “没什么。”微澜悠然地端着咖啡,年轻的眼睛似笑非笑。

    “季微澜!”季微尘把手里的刀叉放下,正道:“你有话就,有屁就放!我绝对信得过陆西法,他和张特助是不会有什么的。比起张特助,我倒觉得你比她更可疑!”

    “我哪里可疑?“微澜嘴里的咖啡都要喷出来。

    “你——”微尘拿刀叉指着她到,“鬼鬼祟祟,话藏一半露一半。一遇到关键时刻就左顾言其他,还不可疑?”

    “姐,你不会怀疑我和法哥哥——”

    “那还还不至于。”季微尘摸着自己的脸,甚为得意地:“你没我生得美,也没我长得好看。陆西法没道理喜欢鱼目不要珍珠。”

    季微澜望她一眼,笑了出来。

    “确实是,确实是!我是鱼目,你是珍珠。”难得微尘幽默一回,她就勉为其难配合一下。

    两姐妹暂时忘却陈列室的不快,愉快地吃着着早餐。

    突然门外传来一声巨响,大得像是礼炮爆炸。

    两人刚刚交换一个眼神,佣人中已经开始骚动。

    “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不确定地:“是……撞车了吗?”

    “快去看看!”

    窗外有人影匆匆跑过,农元的声音焦急地传来:“呀,是张特助的车!”

    “人有没有受伤?”

    微澜放下咖啡杯,朝门外偏偏头,露出白牙,“我要出去看看?”

    “微澜!别去凑热闹。”

    “我就喜欢看热闹!”

    微澜不顾劝阻,离开餐桌,向着大门外走去。

    ——————————

    空阴蒙蒙的,要下不下的雨,盘在空之中,把都压低沉了。

    大门外的马路上,白的宝马直直撞在一棵百年古木上。车盖全翻了起来,车灯闪烁,鼓起的安全气囊后趴着一个人影。隐约可见是个女性。

    “她只怕是想死?”微澜双手环胸,声嘀咕。

    大道通,笔直的车道能直接撞到树上。

    不是找死是什么?

    “快,快把张特助抱出来!”农元在车外急吼吼地吩咐:“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打电话叫120啊!”

    “是,是。”

    人群间有些慌乱,好在训练有素,七手八脚把已昏迷的张水玲从驾驶室抱出来。

    “张特助、张特助!”

    张水玲紧闭着眼,一言不发,任谁呼喊都不回应。

    微尘在她身上上下扫视一眼,并没有看见明显的外伤和伤口。

    “农主管,张特助怎么呢?”微澜好奇地凑近了问:“她这是急急忙忙地要去哪啊?”

    “去机场赶飞机。”

    “她要去哪里?”

    “回美国。”

    农元苦着脸,忙着回答微澜的问题还要给张水玲掐人中,不停地在她耳边喊着:

    “张特助、张水玲,你快醒醒!”

    熟悉的三个字像热流激荡过微尘的脑袋,一刹那间,她几乎是被吓到。

    “农主管,你刚才叫张特助什么?”她抓住农元的手问道。

    微尘的反应把农元也吓了一跳,“就,就是张特助啊!”

    “不对!她的名字——”

    “张水玲!”

    微尘感到脑子一阵发黑,无知觉地问道:“哪个水玲?水灵灵的水灵吗?”

    “不是不是。”农元不耐烦地:“是喝水的水,玲珑的玲。”

    微尘的脑子乱了,刚才在陈列室里的恐怖感又回到心里。

    明明熟悉的东西,明明应该记住的东西。

    就是,就是——

    一片雪白!

    像她的房间,也像她走入过的内心深处,全部都是雪白,茫茫白雪……

    救护车呼啸而来,医护工作者把张水玲抬到担架上,呼啸着往医院而去。

    “散了,散了。大家回去!”农元像轰鸭子一样把围观的人驱散。

    “姐姐,姐姐——”微澜拉了拉微尘的袖子。

    她呆然地立着,“微澜,你刚才听见了吗,张特助的名字?”

    微澜点点头。

    张水灵、张水玲。

    “微澜,你觉得这还是巧合吗?”

    陈列室、张水玲还有她那些稀奇古怪的梦。

    “姐,你不要想那么多啦!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可多了,一两个重名的不奇怪!”

    “我不信所有的一切都是巧合!”

    “姐姐,你是不是想起什么?”微澜狐疑地打量她。

    微尘拼命地想、努力地想,费劲心力和脑力。她想要凿开心灵上的梏檺和藩篱,穿越那片墙。

    “陆先生来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