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2 归途(12)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32 归途(12)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齐心的语速越来越快,像背书一样。两眼直愣愣地看着前方。

    “师兄,师兄——”程露露慌张地拍拍他的脸,企图使他冷静下来。

    齐心脸涨得通红,话速越来越快,快得像连珠炮。他跳下床,像疯子一样掀翻房间里的所有东西,振振有词地吼道:“实验第一步,完全复制经典条件反射,同时施加中性刺激和痛苦刺激于白鼠,多次重复后对中性刺激产生恐惧反应,然后——”

    巨大的动静招来了医生。

    “怎么呢?病人怎么呢?怎么下床了!”

    “快、快——”

    医生、护士齐涌而上。

    “放开我,放开我!”

    齐心挣扎着把控制他的人都甩开,他的眼睛直直地望着程露露。继续道:“然后给白鼠注射含有抑制蛋白质的药物,在对白鼠实施中性刺激,此时,白鼠没有了恐惧反应。这明,我们在提取记忆的回忆时对记忆进行了重新的构建,发生了记忆的消除。”

    医生们被摔得鼻青脸肿,高喊道:“快、快!病人躁狂了,快拿镇静剂来!把他绑到床上!”

    程露露脸都吓白了,跌跌撞撞向后退去,同时喊道:“这一切都是试验,是动物试验。”

    “第一次是动物试验,第二步就是人体试验。”

    “快、快把他压到床上!”

    “给他注射!”

    “是!”

    齐心被医生护士压到床上,白的丙泊酚缓缓顺着他的血管流入。

    “程露露、程露露!”他突然大叫大嚷,回过头看着程露露狰狞地道:“你绝不能让季微尘恢复记忆,绝不能!”

    “为,为什么?”

    “她会、她会——”

    “会——怎么样!”

    程露露毛骨悚然,感觉自己快疯了,她冲过去拨开医生,冲床上的齐心吼道:“齐心,你快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

    “阀——阀门——”

    “什么是阀门?阀门在哪里?”

    “不……在她……心里。”

    白的幽灵夺走齐心的意识,陷入黑暗之中,他还有一句话没。

    阀门一旦启动,就会在她头脑中引发崩地裂。

    “姐,请你快出去。现在病人的情况已经不适合探视了。”

    程露露看着床上因为昏睡而安静的齐心,着急地问道:“医生,他到底怎么呢?”

    白大褂的医生看了眼床头病历又看一眼她,“你是他女朋友还是妻子?”

    “都不是……”

    医生叹惋地道:“姐,我实话告诉你。这位病人有精神病史,精神分裂和抑郁症。他昨的自杀也是因为这两个病。如果你是他女朋友,我介意找他父母来。如果是你丈夫,则劝你早日把他送到精神病院。”

    ————————————

    黝黑深峻的暗夜里,她感到自己像踏在泥地里行走一样。

    深一脚浅一脚的泥泞,迈着不知道去往哪里的脚步。

    墙壁在燃烧,火在上面蔓延,它们烧过屋檐、烧过墙角,烧过她目所能及的一切。

    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飞来一群莹火,微微闪亮着向前方飞去。

    她伸手,萤火落在手上,变成黑的死亡之虫,僵硬着扭曲,化为灰土。

    “洛阳,洛阳——”

    幽幽哭声像暗夜的一点精灵,吸引所有的萤火向声音之源飞去。

    她顺着光点看过去。

    哭泣的女孩并不是求救,她无力地坐在地上,捂脸痛哭。

    “洛阳,求求你。我不为我自己,不为我的孩子。如果要有所牺牲,我情愿他们踏着我的尸体开始——强权之上还有强权,人性之上却再无人性……洛阳,世界为什么是这样?为什么有些人高高在上,有些人却生如蝼蚁……谁能保护我们,谁能拯救我们……”

    “鱼,你放心!我会去救未然的!我不会再眼睁睁看着任何一个人去死!”

    微尘一呆,一愣。

    陆西法的身影出现在萤火之中,他的脸被火光照得通红。

    “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亮白的刀光在她眼前闪过。

    长长的撕裂从他肩膀一直到臀,破开的伤口鲜血喷涌出来,涨满她的眼帘。

    他倒在血泊中,倒在殷红的血海之中。

    她的肚子好痛,像撕裂一样。

    伸手一摸,双手上沾满血液。

    “洛阳——”

    季微尘在噩梦中汗浸浸的醒来,手脚冰冷,浑身发抖。

    挥之不去的噩梦像魔鬼一样缠着她,断断续续袭来,整晚不得安睡。

    她左右一顾,没有看见陆西法的影子。

    他有晨跑的习惯。

    她摸了摸自己的唇,为清晰的梦境和脱口而出的“洛阳”惊讶不已。

    她是怎么呢?

    为什么做了一个这样的梦?

    更奇怪的是,醒来后,她没有遗忘。

    梦境中的真实像在她的眼前徘徊,仿佛还闻到空气中有被火烧焦的味道。

    她慢慢起身,不自觉又站在窗边眺望越郡山脊。二楼主卧视线最好,能看见山脉也能看见波光粼粼的镜湖。

    她的心还在悸动,总觉得……

    有种不出的难受。

    “夫人。”两个年轻的女佣轻轻敲门进来整理房间。

    望着年轻的女孩,微尘突然问到:“你们是本地人吗?”

    两个女孩抬起头来,一个微微摇了摇头,另一个眉清目秀的轻声道:“夫人,我是越郡本地人。”

    微尘一笑,冲那微微有些紧张的女孩道:“江南水乡养人,你们果然一个比一个漂亮。”

    女孩不好意思地低头,道:“夫人才是真漂亮。”

    微尘笑着,指了指窗外的越郡山,问道:“越郡山这么美,山上还有人家吗?”

    女孩走过来,踮起脚尖冲窗户外张望一下,摇头,道:“以前有,现在没有了。现在山上是一片废墟。”

    “废墟,为什么是废墟?”

    “夫人不知道,我们越郡出过的两大家。一家姓陆,就是我们。一家姓聂。陆家行商,聂家为官。在越郡可是花开两朵的并蒂莲。陆家的老宅在东边靠水的地方。聂家的老宅就在越郡山上。”

    “越郡山上可比这儿好啊!”微尘叹道:“可见经商就是比不上做官!”

    “是啊。”女孩笑道:“和九夷居一样,聂家的白屋也是百年的大宅。当年,越郡山圈旅游保护区的时候。所有人家都迁移出来。白屋是保护文物才得幸没有被拆掉。”

    “那么你的白屋现在在哪里?”

    茫茫山岗上,她没有看见任何一幢房屋。

    “几年前,白屋发了一场大火,烧得骨架都没剩下。现在只剩下一片废墟。”

    听到火字,微尘心头一凛。仿佛有滋滋的火苗贴着她的皮肤烧灼而来。

    “怎么起的火?”

    “这就不知道了,谁都不清。好像是——电路老化。反正火灾之后聂家后人再也没回来过。”

    女孩完,微笑着离开窗户,继续自己手中的工作。

    微尘沉默了一会,静静地转身也离开窗外那片氤氲的蓝。

    —————————

    微尘梳洗完毕,同时整理心情。她先去儿童房找安安,安安并没有在儿童房里。

    这么早,他会去哪里呢?

    随意抓住一个打扫的女佣,女佣回答,少爷在陈列室里。

    “陈列室?”

    女佣头如捣蒜。

    微尘将信将疑,安安怎么会去陈列室?

    像每一个国家都有历史博物馆一样,充满悠久历史的家族也有关于自己的历史。

    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的祖先曾经是如何生活、奋斗、努力,都在的陈列室里展览出来。也算是的一次爱国、爱家的民族教育。

    微尘走到陈列室门口,听着安安奶声奶气地声音从里面传来。

    “农爷爷,农爷爷,这些照片上的人是在干什么啊?”

    微尘透过虚掩的门,看见里面一老一的人儿正背对着她坐着。老者佝偻着身体指着墙上的一幅幅的黑白老照片道:“呵呵,他们在做买卖。那个时候交通不发达,买卖人要挑着货箱走街串巷去各家各户。”

    “农爷爷,你的是真的吗?”

    “怎么不是真的?从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开始,就是做买卖。那时候的生意还不叫生意,叫做买卖。老板也不叫总裁,叫买办。你看,这就是你爷爷的爷爷,他顶聪明,把茶叶、麻布一船一船卖到国外。当时是西林最大的买办之家。”

    “一船一船的买,外国人有那么喜欢我们的东西吗?”

    “当然喜欢啦!”老头呵呵道:“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是很厉害的人,什么东西都能卖出去。最有名的就是他打败了怡和洋行把茶叶卖到了欧洲,还把麻布送到了法国万国博览会!”

    “真的吗?”

    “当然!”农老头骄傲地:“家史上面全有记载。”

    “什么是家史?”安安又问。

    “呵呵,就是把家里面发生的重大事件记录下来的东西。”

    安安眼尖地瞥到门口的微尘,高喊一声,“妈妈——”然后,连蹦带跳地向她跑来,一头扑入她的怀里。

    “安安!”季微尘抱起安安,在他脸颊上狠亲了亲。

    “你在和谁话呢?”她笑着问儿子。

    “和农爷爷!”安安稚气地指着陈列室里的农老。“农爷爷每一个陆家的人都要来陈列室上课,而我是他最的学生。”

    听见他们的谈话,农老头颤巍巍地挪过身子。鱼目般的眼睛在看见微尘时发出惊喜,欣喜地嚷道:“啊,微尘,你来了啊。”

    微尘暗暗吃了一惊,身体硬得像一截木头。...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