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1 归途(11)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31 归途(11)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程露露醒过来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四五个时,窗外大亮,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地板上。

    她睁了睁眼睛,僵硬的肩膀半晌也活动不了,只能硬挺挺地暂时趴在床上。

    “你倒睡得蛮香的。”

    程露露眼睛一瞪,直直地坐起来。僵着脖子和身体转过来望向声音的来源。

    齐心半坐在床头,手里正拿着《浮生若梦》和程露露写的分析报告。

    “齐——”

    “你们这些学生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齐心鄙夷地把报告扔到她的眼前,不等程露露话。接着道:“我看了你的记录和分析,大半年的治疗,每个星期两次。你能从她身上得到的讯息就只有这么一点点?如果你不是江大的学生,我真是要怀疑你是一个江湖流医骗子。”

    程露露腾然热红了脸,辛辛苦苦照顾他一夜,得到的没有一句“谢谢”不。醒来后立即就对她专业素养和人格进行全面攻击。

    他不愧是莫缙云的挚友,两人真是一模一样。

    齐心嘴巴毒辣,讥讽得程露露却连一点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在心理专业和建树面前,她连莫缙云都比不过,更不要厉害的齐心。

    被他骂,没什么不服气。

    “师兄,有什么指教?”她虚心地问。

    “我的指教怕你也领受不了,只有一点忠告。”齐心轻蔑地道:“程露露,我只能,你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机会。”

    “什么机会?”

    “打开季微尘心扉的机会。”

    程露露脑子呼呼转着,死命想着她哪时间错过的,什么时候错过的?

    她可一点没预料到啊!

    齐心专业而镇定地道,“第一次。季微尘来找你的第一次。”

    “第一次?”程露露眼睛直转,目光都快直了。她记得第一次来诊所的季微尘哭得要命,眼泪像溪那么长,醒来后止都止不住。

    她忙着安慰还来不及——

    程露露正在出神,突然眼前一个拳头袭来。

    “啊——”她大叫着退后,站立不稳差点摔到地上。

    齐心微微一笑,再伸出拳头来。这一次,程露露皱眉轻退,轻松躲开。

    “你闹够了没有!”她怒气冲冲地,“齐心,你想干什么?”

    “我是给你做个试验,看到了。就像挥拳攻击你一样,第一次是大脑最没防备的时候,你的反应也最真实。而越往后大脑就像经过训练,越来越有准备。而你,给了季微尘的大脑太多时间去准备。”

    “她的大脑准备了什么?”

    “准备组织语言、组织材料、组织事实情节来蒙混你。”

    “啊!”程露露不自觉地变了脸,“你是她一直在骗我?”

    齐心扯起嘴唇笑了。

    “你不要以为长在你身上的器官就是属于你的。你的大脑是属于你的吗?真的完全受你控制和支配?别傻了,大多数时候,我们的意识受到大脑的支配,你并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能控制它。而且大脑很聪明,它非常善于欺骗人。婴儿从三个月开始就知道通过改变哭声来吸引注意,可见伪装是它的性。”

    “大脑为了保护自己,会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把许多事情合理化。你看看季微尘这篇故事的名字《浮生若梦》。”

    齐心突然冷笑一下,“它是不是和南柯、庄周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它从一开始就告诉了你,全是假的,这就是场梦。你不过被它骗着白做一场分析。”

    “不可能、不可能……”程露露脸惨白,着急地道:“虽然《浮生若梦》很乱,但心理患者提供的信息本来就是杂乱无章,千头万绪。我们要做的就是去伪求真,找到千万点中的一点!”

    “哈哈,哈哈哈……”

    齐心大笑,“你觉得《浮生若梦》写得很乱吗?恰恰相反,我倒是看它结构条理上乘,逻辑人物严丝合缝。它把真正的季微尘牢牢包裹起来,你连一点缝都看不到。”

    程露露急燥地在病房里嚷嚷道:“师兄,你还是直接告诉我。五年前,季微尘和莫缙云去南庄时,你们到底做了什么事?”

    听到南庄这两个字,齐心的脸震颤一下,他低下头,手指把床单紧紧捏在手里。

    “你连南庄也知道了?”

    “是——”程露露不安地问,“师兄,微尘究竟去南庄干嘛,你们做了什么?”

    齐心的神情突然变得恍惚,语气也不似前时的镇定,而变得期期艾艾起来。

    “是,她是去了。接待他的是我的妻子……”

    “言师姐?”

    齐心点点头。

    “不管是谁接待的都好。总之,你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

    “我——”齐心不话,浑身肌肉紧绷,脸上的表情又开始陷入一种半封闭的自我之中。

    程露露怕再问下去,他会再次不受控制地发狂。

    “师兄,我们谈谈别的。”她意识到必须换一种提问的方式了。心翼翼地问,“平常你和言师姐在南庄主要是研究什么?”

    齐心的表情和缓一些,轻轻道:“潜意识。”

    “你能吗?”程露露显出很感兴趣的样子。

    听到聊“潜意识”,齐心的情绪明显好起来。

    “这也许是所有人类都不愿相信的事情,但是潜意识确实左右了我们的行为、思想。换句话,到中午吃什么,大到和谁结婚。所有人都以为这会是无意而随机的选择,其实它后面都是无时无刻不存在的潜意识在左右我们。”

    程露露点头,这个道理她懂。

    齐心突然很开心地问程露露,“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世上的许多人总容易犯相同的错误,在同样的水坑跌倒,爱上同一类型的坏男人,剁手党每月月月光?”

    “是因为潜意识在支配?”

    齐心淡淡一笑,“不错,还有一样东西。”

    他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这里,大脑。”

    “大脑它很懒,懒得动、懒得想、懒得费力。它听之任之把一切都让给潜意识去把握。”

    “你和言师姐做的就是激发人的大脑能力去控制潜意识,是吗?”

    “你答对了。”齐心的脸又抽搐一下,黯然地:“我们太真。大脑像陆地,潜意识像宇宙。以人类现在的思想和脚步根本无法丈量。”

    程露露观察他现在的情绪比较稳定,声问道:“师兄,季微尘到了南庄做了什么,也是去研究潜意识吗?”

    齐心的脸骤然剧烈地跳起来,肌肉在上面突突抽动。

    “季微尘找叶子修改记忆。”

    “修改记忆?”

    “是的。”齐心古怪地笑起来,笑得床垫前后摇晃,“你以为你的眼睛和大脑像摄像头一样把你所有看到的、听到、经历过、感受到的东西全如实记录下来,供你日后回味?你错了,人的记忆一半是真实,一大半是虚假。甚至在许多时候大脑还会对已经形成的记忆进行加工、篡改、捏造。你每次回忆一件事都是在重建它,确切地,你对一件事回忆得越多,这段记忆就会越不准确,它更多的变成你自身的某种体现,而不再是实际发生的记忆。因此,有一个荒诞的法,最安全、从未污染过的记忆,只存在于那些罹患了遗忘症的病人头脑中。”

    程露露为他的法感到毛骨悚然,口干舌燥地问:“你们是用什么办法让记忆被修改的?”

    齐心茫然地抬头看她,道:“20世纪70年代,诺贝尔奖获得者坎德尔,发现了神经系统中突触传递的分子机制。他通过对蜗牛神经元进行研究,发现了短时记忆和长时记忆机制。短时记忆涉及细胞之间突触的暂时改变,而长时记忆则是突触联结发生了结构上的实质改变。这就是记忆的基础……四十年后,一位年轻的博生后卡里姆开辟了记忆研究的新视角——记忆提取的神经机制。在他之前,我们常常认为记忆就是电脑中的硬盘内存。我们输入的东西,提取的时候依然还是那个东西。但是自从卡里姆开始,这个传统的观念就完全颠覆了!他的研究证实了一个震惊学界的新观念——记忆提取的过程会改变记忆本身。”

    齐心的语速越来越快,像背书一样。两眼直愣愣地看着前方。

    “师兄,师兄——”程露露慌张地拍拍他的脸,企图使他冷静下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