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9 归途(9)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29 归途(9)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什么东西?”

    “你的心!”

    完,一双骷髅般的手伸进她的腹部,血淋淋地在里面搅动。

    “啊——”

    她猛地睁开眼睛,胸口憋闷,喘不上气。

    “微尘,怎么呢?”

    “没事、没事。”她摸摸自己汗的额头,“做……噩梦了。”

    “一个噩梦吓成这样?”

    陆西法爬起来,把她抱在怀里重新躺下。

    “睡。”

    她点点头,梦都是假的,人不应该害怕自己的梦。

    “咳、咳——”

    “咳……咳……”

    噩梦醒来后,微尘的咳嗽声就开始连绵不绝地此起彼伏。肺像烂了的风箱,呼呼地响着。

    陆西法抚着她的背,担忧地问:“怎么,是感冒了吗?”

    “嗯。大概是晚上站在窗边吹了冷风。咳、咳——”

    “我去叫医生——”

    “不要,我躺一会就没事了。”

    到了下半夜,她咳得变本加厉,甚至难受得喘起来,躺都躺不下去。

    “这可不行,我还是去请医生。”

    陆西法下床,打开橘红的大灯。抬头一眼,不经意看见床头柜上的玫瑰,愣神三秒,立即按铃叫来佣人。

    “快把房间里所有的花都拿出去扔了!”

    “是。”

    “还有,其他的玫瑰花也都扔了。”

    “是。”佣人面面相觑,虽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依旧行动迅速地马上把桌上、梳妆台上、镜子上,所有的玫瑰快速清除。

    “怎么呢?”微尘不解地问:“陆西法,这些花挺好看的,你为什么让她们都扔了?”

    “你这么咳嗽,我想可能是对花粉过敏。”他走到窗前,把所有的窗户都打开。

    冷风吹来,吹散满室馥郁甜蜜的香气。季微尘打了个喷嚏,陡然觉得呼吸顺畅许多。

    “我过去没有花粉过敏症啊。”她有些不确定地。

    “单种花当然没有问题,但有时候某些花卉搭配在一起就会产生过敏反应。比如玫瑰和白丁香——好了,不了。你先躺下,看有没有好一些。”

    他把她塞到被子,心把被角压好。

    “你什么时候做起医生的?”对他的话,微尘将信将疑。

    不过来奇怪,自从漂亮的玫瑰花拿走之后。她很快沉入梦乡,没有气喘和咳嗽,梦魇也消失了。

    ————————————

    面对陆西法的怒气,农元有些战战兢兢。

    这位继承人真不是很好打交道。白换家具的事已经训了他一顿。听昨晚,季姐对花粉过敏。今一大早,又把他提溜进来。

    农元有什么办法,他心里也很绝望啊!不过是借花献佛,没想到踩到狗尾巴上。

    “花是张特助预定的,玫瑰配白丁香。她这两种花美国国宴都用过,最好看、最合适不过。我才——”

    陆西法眉头拧成一团,“她什么时候来的?”

    农元想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他的“她”指的是张特助。

    “张特助是星期二到的。”

    “谁准许她来的!”

    农元舔了舔舌头,心想:她是你的特别助理。你不知道她是怎么来的?

    陆西法的寒眸一射,农元马上道:“张特助是总裁行政特别助理,她来越郡亲自督查接待工作,我、我不好拒绝。”

    他是不能拒绝!

    农元偷觑着陆西法的表情,心里有些揣揣。

    集团内部的包打听告诉他,张特助是陆总的红粉知己。两人关系匪浅,六年前陆总刚到陆氏集团就把她带过来,空降特别助理位置。

    这样的交情,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

    所谓特别助理,重要的是当然是前面“特别”二字。

    陆氏集团的张特助,基本属于挂头衔,这几年几乎就是光拿钱,不干活,和陆总在国外悠哉。

    陆西法看农元一副“我也没办法,我也很无辜”的样子,心里无由升起一股无名之火。

    他也知道张水玲挂着特别助理的名牌,在陆氏几乎是畅通无阻。她想做什么自己给自己安个名目就行。

    微尘得对,他骂农元不如骂他自己。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你去请张特助过来。”

    “是。”

    “算了,还是我自己去找她。”

    “是……”

    农元刚走到门口,马上又被他叫了回去。

    “农主管,你父亲呢?我回来好几,怎么都没看见农老的人?”

    农元一愣,支支吾吾。

    “怎么呢?”

    “最近气冷,老头旧毛病犯了,咳嗽吐痰。张特助,怕老头把病传给安安少爷。让他暂时远着点……”

    “胡八道!”陆西法彻底怒了,“既然是老毛病,怎么会传给安安呢!让你父亲过来,我知道他一直很想见安安。”

    农元眼睛一亮,连连道:“是啊,老头就是想看少爷!他盼星星盼月亮,等这等了五年!我就去告诉老头去,告诉他——”

    农元跑着出去,大腿差点挂倒门口的矮柜。

    陆西法哑然失笑。

    他目送农元远去,在书房内思踱忖度。

    男人最难面对的除了母亲外,就是初恋。

    难以拒绝,也难以应承。尤其是早已经不爱的初恋,更是尴尬。

    他挨到再不能逃避,才去敲响张水玲的房门。

    “进来。”张水玲淡淡一笑。好像知道他会来一样。

    房间里正放着轻缓音乐,她褪去了职业化的套装,穿着一身素的长裙。松散的头发斜披在肩膀的一侧,上面别着一个白蝴蝶发箍。

    她的一切看起来是那么随意,好像所做所为都是无意的表现,她的优雅是骨子里的赋。

    只有及其熟悉她的人才知道,张水玲的一颦一笑从来没有随意的时候。

    她的一切都是后精心锻造的产品,从头发到指甲,从脸上的笑或哭都是对着镜子千百次演练的结果。

    学生时代多少同学在背后挖苦她,是死之前去火葬场也要化一个极美丽的妆才肯落气的人。

    “进来啊。”张水玲笑容甜美地又了一次。

    陆西法踌躇,他们之间有些距离还是保持比较好。

    “陈洛阳,怕我吃了你啊?”她发出一阵笑声,叮叮当当像风吹过冰凌。

    他终于走了进去。

    “喝酒吗?我这有一点点清酒。当然比不了去年我们去日本喝过的。”

    “水玲,对不起。”他打断她的话,决定长话短,“我希望你能离开越郡。”甚至是离开集团,离开他的身边。

    张水玲的手颤了一下,少少的酒液泼到高级地毯上。她从容地掩饰过去,“你是嫌我碍事吗?”

    “你明知道玫瑰加上白丁香会让微尘过敏,为什么还故意要准备这两种花?”

    “我只想试一试她是真的失忆了还是——”

    “无聊!”陆西法气愤地:“请问,你这样做,试出什么结果?”

    张水玲直直看着他,“她果然是忘了一切,连玫瑰和白丁香都忘记。她真是一个虚伪透顶的女人,为了忘却自己的罪过,把你和安安都舍下了。洛阳,遗忘就是背叛。你为什么还要执迷不悟呢?她不记得你,不记得安安,这样的女人值得你付出吗?她做过什么你忘记了吗?在这里、就在她下午呆着的房间,那里发生过什么?你真的都忘记了吗?因为她的自私死去的人不会瞑目的!”

    他闭紧了唇,喉头不断涌动。此时此刻,他有一种深深后悔。回到越郡也许是一种错误。

    往事不堪回首,也不忍再想。

    “洛阳……你想一想可晴和可仪。那么就失去父亲。都是季微尘的错,都是她。”

    “不要了!”他大声阻喝:“张特助,我以ceo的身份命令你马上离开这里。”

    张水玲难堪地把手里的酒杯放下,幽幽地道:“洛阳,我认识你这么久。你从没有用ceo的身份命令过我什么——”

    “凡事都有第一次。”他神情肃然,转身往门走去,“机票已经准备好了,时间紧张。张特助,我就不打搅了!”

    “陈洛阳!”...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